上周對於全球風險資產市場,太平洋兩岸兩大經濟體的角力是主線,意大利政局是副線,國債市場重新評估風險,利率極度波動。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激起市場一陣恐慌反應,VIX指數飆升,股市遭到拋售。隨後人民幣匯率重新降到7樓下,市場稍微安心,美股帶領風險資產回升。

意大利執政聯盟破裂,孔蒂政府面臨不信任投票,意大利十年期國債利率一日暴漲27點,與德國同期利率之差拉寬到6月以來新高,資金尋求避險。

周五特朗普在推特對9月中美談判看法悲觀,股市經歷了又一輪調整。全球貿易前景不明朗,9月增稅期逼近,投資者對全球增長前景感到悲觀,資金流入債市,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大幅下挫,一周下降12點。美債收益率疲弱帶動美元匯率走低,黃金成為上周的贏家。

太平洋兩岸兩大經濟體的角力,已經由貿易領域蔓延到金融領域。美國宣佈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徵10%關稅,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度跌破7的關口,美國財政部隨即將中國標籤為匯率操縱國。IMF理事會認為中國並非匯率操縱國,人民幣匯率也升回7樓上,市場情緒稍有舒緩。

被標籤為匯率操縱國本身,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限,IMF調查一向是無牙的老虎,關鍵是美國政府會不會在此基礎上推出後續反制措施。白宮第三輪關稅制裁清單上的多數產品,中國具有很強的競爭性,美國商家很難找到適量適價的替代品,最終主要由美國消費者買單。

特朗普力排眾議強行加稅本意是將中國逼回談判桌,但是中國並沒有讓步,反而放慢了談判的步伐。9月1日徵稅日期逼近,美國農民和IT產業怨聲載道,美國的極端施壓戰術勢必需要作出調整,筆者相信金融領域的明爭暗鬥可能陸續有之。

這次在匯率問題上的交手,帶來的一個直接影響在於全球貨幣政策。美國聯儲之前已經挑明,目前所行的貨幣寬鬆,是針對周邊環境(尤其是貿易)的不確定性;歐洲央行則指出如果歐洲增長前景不見改善,它將動用政策工具箱中一切可動用手段。

目前央行們的糾結是,此類不確定性不可控,也無法量化,而且對經濟具有巨大的潛在衝擊,可能對市場構成震盪。基於此,貨幣當局在決策上寧可做多、做早,也不願意重蹈雷曼事件的覆轍。

聯儲距離下一次拍板還有一點觀察的時間,歐洲央行則必須在短期內啟動新的寬鬆政策。

筆者預期ECB儘量加碼放水動作,9月例會上重啟政府債券和公司債券的購買計劃,每月300億歐元,期限9-12個月,同時對銀行分級儲蓄利率再次下調10點。這些政策對實體經濟的效果可能有限,但是QE大王德拉吉在離任之前還是盡其全力再出一招的。

意大利政局再次陷入困境,聯合政府中的北方聯盟決定退出執政聯盟,並對現政府提出不信任動議。意大利提前大選的機會明顯上升,不過暫時還不是必然的。假定議會通過不信任投票,現政府解體後,總統會要求各政黨組織新的聯盟。

五星聯盟(M5P)現在只有17%的支持率(2018年選舉時為37%),它的第一選擇應該是尋找其它政黨組織新的執政聯盟。退出執政聯盟的北方聯盟的支持率則由去年的17%上升到40%,他們有動力重新劃分政治版圖。

意大利在第四季度大選的機會是大的,而此卻發生在意大利與歐洲談判財政預算的關鍵期。惠譽剛剛維持了BBB評級/負面展望,穆迪9月6日發佈最新評級,如果意大利被四大信用評級機構評為垃圾級,歐洲央行將無法購買意大利國債。此結果暫時不會發生,但是如果該國政局持續不穩,經濟進一步失速,明後年並非不可能發生的。

本周重要經濟資料不多,美國通脹資料和中國融資資料比較受關注。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