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等幾名香港青年近日與美國外交官埃德會晤一事,被中共官媒炒作為一場居心叵測的「密謀」,埃德還被中共貼上了「顛覆專家」的標籤。對此,有法國媒體發表署名評論文章,分析了中共把一次正常的會晤抹黑為「密謀」時出現的漏洞,並指出中共的目的是要混淆視聽,激起大陸人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憤怒,為林鄭當局的失誤尋找「替罪羊」。

當地時間8月6日,香港眾志的核心成員黃之峰、羅冠聰等4名青年與美國駐港領事埃德(Julie Eadeh)進行了一次交談。事後黃之鋒對外表示,他們這次與埃德會晤,只是談論了「香港人權民主法」的立法進程,並促請美國停止向香港警察出售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的問題。

黃之鋒並表示,自己以前曾經到訪華盛頓,直接跟美國議員交流;羅冠聰今年5月間也曾經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過面。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交流,這次與埃德的會晤也並沒有甚麼特別之處。

然而,這樣一次正常的會晤,卻被親中共媒體描繪為似乎居心叵測的「密謀」,埃德的家庭情況等個人資訊還遭親中共媒體公佈出來。

日前,法廣發表的一篇署名評論文章,針對上述事件進行了細緻的分析。文章開篇就質問中共:黃之峰等人在萬豪酒店大堂與埃德見面的照片現在「傳的全世界都是」,何密之有?在香港這樣一座國際城市,幾個青年代表與「外籍人士」會面原本是很正常的事,何必大驚小怪?

文章針對親中共媒體對此事件的抹黑式描述一一進行了反駁。文章指出,就算親中媒體所描述的「網民見證」屬實,黃之鋒等人的表現也屬於 「合情合理」的反應。

文章分析,黃之峰和羅冠聰等年輕人既然是專程要與美國女外交官見面交流的,當他們看埃德走進來隨即站起身來,並表現得「非常恭敬」,這是很正常的反應,「難道人家來了還要坐著不動,非橫眉豎眼不成?」雙方在酒店的大堂見面寒暄幾句後再找個地方談話,這也很正常,「難道非要站在大庭廣眾發表宣言」 ?

但親中共媒體卻以爆料的語氣說,黃程鋒等人見到埃德「就像見到了大老闆一樣」,兩分鐘後眾人又「轉場」到其他地方繼續「密斟」,這樣的描述顯然意在激起不明真相讀者的厭惡感。

此外,親中共媒體為了加深這場所謂「密會」不可告人的色彩,還大曝埃德曾前往中東等地以人權民主的名義「策劃顛覆活動」,指其是掌握了多種語言的「顛覆專家」。

文章表示,看上去中共早已為黃之峰等人這次與埃德的會晤準備好了罪名。就像三十年前中共當局抹黑天安門學生運動那樣,中共看來正在為香港這場泛民主運動尋找一個「罪惡的替身」,比如「外國黑手」;賦之以一個罪惡的名義,比如「港獨」。

文章並進一步分析指出,香港爆發的反送中運動的起因,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北京支持下強行修訂旨在向中國大陸遣返疑犯的「逃犯條例」;實質上是因為香港人對中共在大陸實施的「黨大於法」的法治系統毫無信心;更深層的原因則是港人對中共不斷蠶食「一國兩制」 ,剝奪香港的「高度自治」權早就「積怨已深」;加之2014年以真普選為宗旨的「雨傘運動」遭到中共鎮壓,所有這些怨恨這次都爆發出來。

文章稱,這些都是港人親歷、親身感受,親身參與的事情, 「何必故意說這樣一場傾城而出的抗議運動,是受了美國人或者某個外國勢力操縱、發動、煽動?」

文章表示,面對香港人的憤怒抗爭,中共對香港民眾的訴求卻絲毫不讓步。他們既不願意讓林鄭辭職,也不答應直選,只是一味恫嚇威嚇,再加上發生了黑社會元朗打人事件,導致這場反抗運動的規模越來越大,「一發而不可收」。但是顧忌到香港這座國際金融中心與中共本身的利益也密不可分,所以中共也不敢出兵毀滅香港。現在中共「似乎找到了一個比較容易的靶子」,用一個「港獨與美國顛覆專家密會」的現場描述來轉移大陸人視線,激起他們的憤怒。

然而,埃德這次與香港青年的會晤,在美國政府眼中只是外交官的正常工作。中共掌控的媒體卻把美國女外交官的家庭照片、孩子名字等私人信息都抖露出來,這令美國政府十分憤怒。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日前對媒體表示,只有 「流氓政權」才會這樣做,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是不會這樣做的。

對此,文章提醒北京當局:香港是一座國際城市,西方國家在香港都有外交機構。在全球媒體的聚焦之下,難道北京還希望外國機構對香港發生的事「視而不見」?文章最後建議北京當局,「應該抱著誠意,傾聽示威者的訴求,早日化解香港危機乃為上策,到處找黑手,深挖港獨分子於事無補。」#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