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香港資深法官告訴路透社,香港司法體系的獨立性受到共產黨北京領導層的攻擊,對香港法治構成了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的威脅。

報道表示,儘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使香港的「反送中」抗議活動近乎停滯,但關乎香港未來的鬥爭卻在繼續。

香港的三位最資深法官告訴路透社,司法獨立是香港享有的廣泛自由的基石,但現在卻正在為其生存而戰。

路透社對香港法官、傑出律師和外交官的二十多次採訪顯示,北京對香港司法的干預是多管齊下。中共官媒已警告香港法官,不要為去年「反送中」示威活動中被捕的抗爭者「免罪」。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為捍衛司法獨立 與中共持續抗衡

路透社引述香港法官和律師的話說,有跡象表明北京正試圖限制香港法院對核心憲法事務進行裁決的權力。接近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士表示,馬道立必須與共產黨官員抗衡,因為中共官員試圖向他推動北京的觀點,即法治最終必須是維護一黨統治的工具。

去年9月,馬道立在首爾舉行的國際律師協會會議上談到法治問題(包括香港法律體系中廣泛的人權保護)時,這種緊張氣氛逐漸暴露出來。馬道立當時在講話中說,法官絕不能受到「政治等外部因素」的影響。

三名目擊者說,當馬道立完成講演時,中國律師事務所「錦天城律師事務所」(AllBright Law Offices)的一名代表衝上講台直呼馬道立的講話是「政治」演講。

馬道立今年1月在香港的一個公開露面中再次談到了香港的司法獨立。他反覆向記者強調,他無法討論北京領導人在講話中所提出的政治甚至是法律問題。

「法官既不看訴訟人的背景也不看他的政治立場。」馬道立說,「當法院認為並非所有人在法律面前平等,有些人則比其他人『更平等』的時候,法治就被破壞了。」

馬道立的幾位朋友和前同事表示,這位首席法官正顯示出工作壓力大的跡象,包括必須不斷地捍衛司法正直。

在1月的活動上,馬道立證實他將在明年1月退休,放棄了延職的選擇。

一些與馬道立關係密切的人士表示,儘管他沒有被施壓離職,但捍衛司法的持續鬥爭令他感到筋疲力盡。這些人說,他的工作包括與來訪的大陸法官以及中共駐香港官員打交道。

這些人士表示,中共法官和中共官員通過強調司法在捍衛中共的主權和國家安全中的重要性來不斷尋求推動北京議程。

一名了解這位首席大法官的人士說,馬道立厭倦了和那些中共骨幹份子接觸。這些人對共產黨的讚頌根本不留任何空間允許他談論香港的權力分立原則、司法獨立的真正意義和價值觀。

就在本月,駐香港的一名中共高官寫道,有必要加強香港的法律體系來「維護」中國(中共)的國家安全。

港人對抗爭者民主訴求的支持在增加

路透社表示,港人對北京干預香港事務日益加深的擔憂點燃了去年大規模「反送中」抗議活動。這場抗議是人們明顯感到香港司法體系受到攻擊而引起的。林鄭月娥政府提出修改《逃犯條例》,允許把北京當局認為的「疑犯」引渡到大陸去,使大量異見人士和人權捍衛者處於風險中。

林鄭的這一舉動引發大規模抗議活動。港人十分清楚,大陸的司法體系嚴格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控制。隨著抗議越演越烈,林鄭最終撤回修例,但為時已晚,抗議已經升級成為要求香港實現真普選等爭取更廣泛民主的運動。

路透社在三月份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儘管中共病毒大流行大大削減了香港的抗議活動,但港人支持民主抗爭者提出的訴求卻在增加。例如,支持香港普選的比率從去年12月的60%上升到68%。超過半數(58%)港人支持香港的抗議活動。

北京否認干預香港的統治,儘管如此,許多港人越發擔心,中共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時所保證的「一國兩制」正在受到進一步侵蝕。

香港法官擔心中共將更頻繁干預香港司法

報道說,香港的司法目前變成了爭取香港自治權的核心。香港法官的頭飾和禮服象徵著香港被移交時中共的核心承諾之一:港人依法享有公正審判和平等的權利。

香港這種獨立司法權是英國的遺產,在中國大陸不存在。這些權利被寫入香港的微型憲法《基本法》中。

長期以來,這些權利一直被視為香港作為全球金融城市的基石。最重要的是,其中包括香港首席大法官任命外國法官的權利。

但是《基本法》有一個說明,也就是,最終,香港最高法院「終審法院」的裁決可以由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重新解釋。北京上一次使用該權力是在2016年底,有效地阻止了香港幾位親民主的議員上任。與路透社交談的三名法官表示,他們擔心中共將開始更加頻繁地運用這種權力,潛在地削弱香港的司法。

去年10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為打壓抗議者,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香港高等法院隨後在11月裁決港府制定的《禁蒙面法》違反《基本法》。隔日,中共喉舌新華社就報道了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這項裁定的批評,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它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韓正暗示林鄭模糊香港的權力分立 遭港法官轟擊

習近平去年在共產黨雜誌《求是》上寫道,「社會主義法治必須堅持黨的領導」,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

路透社說,中共領導人已經明確了對香港的企圖。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去年在北京公開告訴林鄭,阻止「暴力」是香港政府、立法和司法的「共同責任」。韓正這樣說是模糊了香港的權力分立。中共一直將香港的抗議活動稱為是「暴力」行動。

在韓正的言論公開兩天後,香港法官高浩文(Russell Coleman)表示,香港任何司法人員都不會要求任何人來告訴他們,如何扮演好作為司法獨立機構一分子的角色。

高浩文說,司法機構是三權分立原則所承認的三大權力之一,也是《基本法》所保障的司法機構的獨立性,這確認了它與立法機構及行政機構的權力分開,因此目前本港社會動盪可能需要通過政治手段處理,亦只能以政治手段來解決。

強迫改變香港的法律體系並非易事

一位香港法官擔心,中共領導層會對香港司法體系失去耐心,會想辦法擰緊螺絲。

但也有一些香港人士認為,北京要想強迫改變香港的司法體系並非易事。

「普通法的根已深扎於香港,將不會容易被連根拔起。因此我認為,中國(中共)只能最終採取一種循序漸進的方式。」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楊艾文(Simon Young)教授說,「這些價值在這個體系中根深蒂固。」

他說,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和高浩文以及其他法官對香港司法體系的強有力的維護令他感到鼓舞。

香港新法官的任命恐受中共干擾

報道說,香港的一些法律體系的人士認為,中共將開始介入香港的新法官任命。

香港的終審法院目前有23名法官,其中15名是外國人。許多人來自英國、加拿大和澳洲。

馬道立目前正在物色至少一名新法官。新人選是由馬道立所領導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負責篩選。該委員會包括法官、資深律師和傑出的社區人士、一名政府代表以及律政司司長。他們被禁止談論自己的工作。

一位熟悉該委員會秘密審議的知情人士說,問題是當決定需要批准時,是否會有外部勢力會試圖干預。

這個任命必須得到林鄭月娥和立法會的批准。傳統上都會被批准。但該委員會在2018年的重大任命遭到罕見審查,當時一些親北京議員對兩位外籍法官候選人和審查程序本身提出質疑。

儘管這些任命最終獲得批准,但向馬道立和他的繼任者發送一個信號,那就是,在未來的人事任命上可能在立法會還會遇到挫折,特別是對外國法官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