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1月中即將簽署。但是中共出爾反爾的歷史引發各界質疑:中共會遵守承諾嗎?

在第一階段協議當中,中共的承諾包括,尊重美國知識產權,停止操縱人民幣匯率,向美國購買2000億美元的商品。彭博社報道說,雙方將在1月15日簽署協議。

但是中共幾十年來,多次食言,多次欺騙美國總統。

鑒於此,特朗普及其幕僚採取了防範措施。白宮官員說,這一次,協議是可執行的。如果中共反悔,將遭到切實的、迅速的經濟打擊。

「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談判(結果)。我們認為它跟過去截然不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去年12月12日告訴記者。「在任何情況下,它們都是可執行的。」

但是白宮明白,硬骨頭還在後面。第二階段協議談判將涵蓋美國長期以來投訴的問題,包括國家補貼。國家補貼滋養了中國一大批跨國企業。

彭博社報道說,一些白宮內部人士懷疑第二階段協議能否成為現實。然而,更迫在眉睫的一個問題是:中共是否將履行第一階段協議的承諾。如果不,問題就變成:在大選之前,特朗普是否將有政治勇氣採取行動懲罰中共,即使那將震撼市場?

「(協議中)有切實的執法條款。」美國財政部長姆欽1月12日告訴霍士。「如果他們不遵守協議,總統有權力徵收關稅,包括已有的關稅和新的關稅。」

白宮在上個月說,它呼籲每個國家建立一個特別辦公室,來監視協議的執行和解決任何糾紛。如果衝突不能在90天內解決的話,美國可以採取「相稱的」行動懲罰中共,反之亦然。

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告訴彭博社,像他一樣的強硬派們將共產主義中國視為對美國的既有威脅。強硬派們對第一階段協議感到失望,認為它減輕了對北京的壓力。班農認為,第二階段協議只有在中共在多個方面受到「極度施壓」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簽署,包括被限制進入美國資本市場。

溫和派也對中共履行協議存疑。華府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告訴彭博社,已有跡象顯示,中共試圖無視它在第一階段協議中做出的承諾。

「有很大的可能性,我們將看到中共重複2001年加入世貿以來玩弄的技倆:在字面上遵守法律,但是在本質上無視法律精神。」布蘭切特說。

中共將把特朗普被彈劾、美國大選以及總統對付伊朗作為它乘虛而入的機會。

「他們嗅到了特朗普周圍的血腥味。」布蘭切特說,中共很久以來就有一個說法,特別是在特朗普被彈劾之後,這種說法更加盛行,那就是:「我們終於讓他落入了我們想要他落入的困境中,我們對他獲得了比過去更大的槓桿。」

曾擔任喬治‧布殊總統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政策主管的亨特(Rod Hunter)認為,沒有單個的協議可以解決中美之間巨大的利益不平衡問題,比如國家主導中國經濟。

自從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加強了對中共的反制,比如拓寬國家安全的概念,給予國防和情報官員在經濟政策上更大的話語權。這意味著更嚴格地遏制中國在美投資,遏制美國科技公司跟中國做生意的能力。最生動的例子就是去年將華為列入黑名單。

這些努力不會因為貿易協議的簽署而停止。實際上,它們在擴大。美國商務部將出台一項新規,限制美國進口中國電信設備,比如華為製造的設備。

而關稅,仍然將是美國的有力武器。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即使在貿易協議生效之後,美國對中國的平均關稅仍然將維持在19.3%的水平,這是2018年貿易戰打響之前的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