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林大學金龍善教授在《高麗金石文研究》中指出,高麗時代貴族的平均壽命是39.7歲,高麗34位國王的平均壽命是42.3歲。這是根據320名社會上層人士墓誌銘分析得出的結果。相反,當時的僧人平均壽命達到70.2歲,比王公貴族長30年。

我們祖先表現年齡的詞彙非常有趣,70歲叫做「古稀」,77歲叫「喜壽」,寫成草書的話和「七十七」相似。88歲叫做「米壽」,把米字上下拆解開來,正是「八十八」。另外99歲叫「白壽」,是從百裏減一的形象表達。

人很難活到90歲,年紀輕輕英年早逝,死於癌症、中風、心血管疾病等的人很多。想活到一百歲很難,因為有勾魂三人幫在路上等著呢。

勾魂使者三人幫就是肺氣腫、支氣管擴張症和肺纖維化這三種疾病。

勾魂使者1:肺氣腫

首先,「肺氣腫」是一個見到肺細胞就要吞噬的貪吃勾魂使者。因此肺氣腫患者的肺泡壁受到破壞而失去彈性,肺泡永久性擴張,最終無法發揮正常肺功能。症狀嚴重的肺氣腫患者,甚至連距離15厘米的蠟燭都吹不滅。

勾魂使者2:支氣管擴張症

我們將「支氣管擴張症」比作是在滑雪場不斷造雪過程中死亡並變成惡魔的傢伙。從這一綽號可推斷,它是通過不斷製造白色粘痰,來妨礙呼吸。在人體肺部產生的黏液最先積聚在支氣管裏,然後隨著支氣管肌肉層運動導致的纖毛運動,將痰液排出口腔外。但是當痰液惡魔發狂時,即使產生了痰液,也會因支氣管彈性減退而導致痰液無法排出體外,從而積存在體內,最終引發呼吸困難。

勾魂使者3:肺纖維化

最後一個勾魂使者「肺纖維化」是將肺部組織變得堅硬如石的疾病。在顯微鏡下觀察可見,肺部就像發硬的纖維一樣,所以命名為肺纖維化。纖維化嚴重至末期時肺泡不能正常交換氧氣,從而導致死亡。

肺氣腫和支氣管擴張症通常病程發展緩慢且持續時間長,因而被統稱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相反,肺纖維化病程較急,嚴重時可危及生命,故被單獨劃分。

其實,肺氣腫、支氣管擴張症、肺纖維化都是破壞肺和支氣管的疾病。肺部被破壞時會引發肺炎,最終會奪去寶貴的生命。如果將健康的肺比作樹木,那麼患嚴重肺部疾病的肺就可比喻為乾燥的柴禾。樹木不會輕易被點燃,但乾燥的柴禾卻極易燃燒。雖然肺炎是由兩個「火」字組成的肺部「炎」症,但不會令「樹木」輕易燃燒起來,「樹木」能利用自生能力控制火勢的蔓延,但「乾燥的柴禾」卻會熊能燃燒,為勾魂使者的出現創造絕佳的機會。

氣腫惡魔、痰液惡魔、纖維惡魔這些「肺炎」死神的走狗一擁而上,會加快死亡的降臨。西醫把這三個勾魂使者看作不治之症,專業名詞叫「永久性病變」,意思是不可能回到原來的狀態,也就是不可逆轉性的疾病。

但我對此提出異議,這些兇惡的勾魂使者也有懼怕的東西,不是其它,就是「健康的扁桃腺」。通過清肺的方法清除肺內積熱,激活肺功能,也就令扁桃腺變得強健,繼而可以觀察到健康的扁桃腺令肺泡獲得再生。大約經過一年半之後,就可確認到消失的肺泡中有一半左右獲得再生。

對於肺氣腫、支氣管擴張症、肺纖維化這種疾病而言,使用「痊癒」這詞應非常謹慎,因為其患者5年內的生存率只有三分之一,正因為是如此可怕的疾病,我們只能以「不死」之詞代替計算百分率。

到目前為止,在我們韓醫院通過強化肺功能的療法,對來院就診的3萬2千名患者進行治療的過程中,我們確認死亡的為極少數。雖然根據年齡組別的不同會有所差別,但進行肺功能強化的療法,可預測70歲以下患者的生存率為97%以上,80歲年齡組別患者的生存率為90%以上,即使90歲年齡組別患者的生存率也在85%以上。

如果把肺臟比喻成「主」的話,扁桃腺就是主身邊起保護作用的侍衛隊長。扁桃腺再配上「扁康療法」這件利器的話,效果就更驚人,侍衛隊長就成為能擊退兇惡的勾魂使者的無敵將軍。(待續,文章節選自《扁康桃源》)◇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四十七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扁康療法案例】

十多年的肺纖維化 現在可以正常生活了

洪太太居住在溫度宜人的洛杉磯,曾在大學海洋生物系任講師,今年82歲。

她表示:「2002年得了肺炎,檢查發現肺纖維化。2016年7月又發現支氣管擴張。由於長期呼吸困難、咳嗽、心臟供血不足、心慌無力,講話費力,導致不願意講話。睡眠也不好,還經常便秘。感冒更是家常便飯,別人沒有感冒自己先得感冒,別人感冒都好了,自己還未好,每次感冒都引發肺炎。一米六四的身高,體重只有90磅,皮膚沒有光澤,臉色蠟黃,還有很多老人斑,說骨瘦如柴一點都不為過。痰的顏色是咖啡色,經常會感覺透不到氣,行路都沒有力氣。為此專程回大陸找很有名的中醫看,也未能醫好。」

「後來,在《大紀元》報紙上看到很多扁康療法患者的分享,他們的病情有的比我還重呢,我想他們都好了,我也會好的。從2017年7月底,我便開始進行扁康療法,使用第一個月時,明顯感覺氣力大了一些,咳嗽減少,可以控制住,不會一直咳不停了。」

「一直使用到2018年1月底,做CT檢查,顯示肺部炎症明顯減少,氣管炎有好轉。但到2018年的3月,出現睡眠不好的現象,大約持續了一個多月才好。到5月中時,耳朵又出現象打鼓一樣的響聲,晚上睡覺都會被震醒,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呢?因為那時我身體還不太好,每次出現甚麼困惑,我就叫女兒打電話給扁康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每次都會得到滿意的答覆。」

「使用到2018年7月時,身體恢復比較好了,體重增加了十磅,氣力大了,講話也流利了,但是皮膚出現了過敏現象,很癢。到2018年8月,變化就更明顯了,認識的人都說我看起來人很精神,氣色好,老人斑也變淡了,做CT檢查肺纖維化有好轉。」

「自從使用扁康療法後就沒有再患肺炎,現在不但喜歡講話,也喜歡行路了,每天都會去外面散步。痰的顏色也變淺了,體重增加到104磅,皮膚癢的症狀大約持續兩個月就完全消失了。現在使用中再有甚麼問題,我也不用麻煩女兒,自己就可以打電話諮詢扁康服務中心了。到2019年3月,我耳朵裏那種像打鼓的聲音也完全消失了,晚上可以睡得很好。因為我的情況比較複雜,還在繼續使用,但是已經可以正常生活了,真的是非常感謝扁康療法!」◇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