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今年頭等大事科創板22日開市,首批掛牌25家公司,首日行情上演「僧多粥少」。

在科創板首日交易相關數據中,被最大關注的除了高漲幅,就是高換手率,25家公司平均換手率約77%,其中安集科技換手率超過86%,首日出現這樣的換手率不但極高,相對也是極值,即機構投資者上市首日都套現離場,說明甚麼也顯而易見,這些機構無意長期持有股票,而其原因不外熱衷炒作短線,以及對這些標的公司的長期投資價值心存疑慮。

此外,高換手率代表高波動性,科創板的高波動性不是一般投資者能承受的,其實大多數散戶沒有機會也是沒能力參與的。

媒體資料顯示,從股價走勢來看,多檔股票集合競價時股價陸續翻倍,在開盤後,多家公司股票皆因跌幅超過開盤價30%而臨時停牌,這就意味著,若有投資者在集合競價時衝入股市,那麼他盤中將會吃跌30%。以此類推,如換手率最高的安集科技,兩度臨停,股價盤中一度沖高至520%,收盤漲幅縮小為400%,那麼在峰值接手機構高拋的人會吃跌多少不難計算。

所以無論主板舊板還是科創新板,A股一級市場(俗稱打新,即發行市場)的參與者確實是暴利收益,特別是在新股上市(進入二級市場/流通市場)交易首日就套現離場,難怪被股民稱為「圈錢」。

A股一級市場的最大贏家,莫過公司大股東。如科創板現役龍頭──安集科技(上海安集微電子科技),起初備受質疑公司基本面平平,何德何能成為科創板首批過會企業,因其護航者是「大基金」、「張江科創」等國有大股東。

還有股價漲幅、換手率居第二的西部超導,雖然被曝業績連年下滑、邊募資邊大筆分紅,但無阻其衝刺科創板,因西部超導是有色金屬研究院(西北院)的子公司,西北院的實際控制人為陝西省財政廳,中興通訊等央企間接持股(透過深創投),西部超導與軍隊也關係密切,是軍用稀有金屬研發生產基地。

從西部超導還可知悉,首批科創板股票並非全部「新生」,不乏「轉學生」,甚至有的因涉訴從美股退市後轉戰科創板。其中備受議論的,要算西部超導等這類從新三板(準上市公司交易系統)退市來到科創板的公司,原因是市值對比,例如,嘉元科技:三板退市前市值26億,科創板143億。天准科技:三板退市前市值18億,科創板106億。西部超導:三板退市前市值僅僅47億,科創板242.66億。

還可參考另個對比數據,即股票也在港交所上市的,如科創板首日成交額最高的「中國通號」(央企)的兩地走勢:A股股價最多曾漲126%,H股股價創近4年最大跌幅,跌11%。A股、H股哪個市場易生泡沫一目瞭然。

西部超導、中國通號等案例,說得好聽是溢價,不粉飾的說就是泡沫,而且泡沫不小。

尤其科創板開張,滬市成交量嚴重失血,說明挖東牆補西牆,開張當天如果不是護盤,滬指會跌得更難看,換言之,滬指未來因科創板更失真,科創板25檔股票暴漲掩飾不了成交低迷的市場冷清。

所以所謂資本市場改革的科創板落地開張,不是完成任務,而是又在為A股製造大量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