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詩‧踏盤曲/沈遼

湘江東西踏盤去,

青煙白霧將軍樹(1)。

社中飲食不要錢,

樂神打起長腰鼓(2)。

女兒帶鐶著縵布,

歡笑捉郎神作主(3)。

明年二月近社時,

載酒牽牛看父母(4)。

(1)

湘江:又稱湘水,為長江的主要支流之一,是現今湖南省境內最大的河流。傳說這條河的守護神是舜帝的妻子娥皇和女英,舜帝的去世讓她們悲痛萬分,她們悲傷的淚水甚至將此地的竹子染紅,所以當地的竹子又稱為湘竹。

東西:近旁,旁側。唐代薛濤《十離詩‧馬離廄》:「雪耳紅毛淺碧蹄,追風曾到日東西。」宋代歐陽修《四月九日幽谷見緋桃盛開》詩:「念花意厚何以報?唯有醉倒花東西。」

將軍樹:高大的樹。《後漢書‧馮異傳》:「每所止舍,諸將並坐論功,異常獨屏樹下,軍中號曰:大樹將軍。」後世就以「將軍樹」借指大樹。

(2)

社:祭祀活動,分為春、秋。在春耕前祭祀土神,祈禱豐收,謂之春社。

社中:舉行春社活動的期間。

樂神:娛樂祭祀眾神之意。

王逸楚辭章句:「楚國南部之邑,沅湘之間,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樂鼓舞,以樂諸神。」

長腰鼓:民族樂器,最早流行於中國陝北黃土高原一帶,後來也用於民間秧歌舞,形式多樣。瑤族長腰鼓長約二尺二寸,跳舞時掛在腰間,可上下敲擊,可配有踢腿、跳躍等動作,節奏歡快。

(3)

女兒:猶言女子。

鐶:一種女子的首飾。

縵布:沒有彩色花紋的絲織品。

明 張翀繪《春社圖》局部(公有領域)
明 張翀繪《春社圖》局部(公有領域)

(4)

近社:春社快到時。

在靠近湘江的地方一起跳著踏盤曲,在高大的樹下,河面上泛起白霧輕煙,景色如此宜人。

這裏正進行著春社祭祀,在這裏吃喝不需花錢。大家開懷暢飲著,跳著腰鼓舞祭祀神明。

女孩們戴著首飾,穿著樸素的衣裙跳著舞,歡笑間選擇自己的心上人,請神見證彼此的婚姻。到了明年快到春社時,夫妻二人再牽著牛載著酒,回娘家看望父母。

沈遼(西元1032年—1085年),字叡達,錢塘(今浙江杭州)人。他擅長書法,喜好讀《左傳》、《漢書》,曾擔任轉運使、奉禮郎的官職,王安石變法期間,因與王安石不合,遭到罷免。

貶官後的沈遼縱情山水,專心著述與作學問,與沈括、沈遘合稱沈氏三先生。著有《雲巢編》十卷傳世。

《踏盤曲》選自《全宋詩》卷七一九,描述的是瑤族進行祭祀活動,少男少女愉快歌舞的場景。瑤族是中國一支古老的少數民族,主要居住在山區。瑤族人民非常尊敬長輩與老人。在路上遇年長老人要主動讓路並打招呼,即使是騎馬也要下馬行禮。瑤族也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這作品的背景正是瑤族的長鼓舞。

宋代文人周去非在《嶺外代答》有此記載:瑤人每歲十月旦,舉峒祭都貝大王,於廟前會男女之無實家者,男女各群連袂而舞,謂之踏瑤。清代詩人屈大均也有「瑤俗最尚歌,男女雜踏,一唱百和」的詩句。

這作品體現了瑤族舞蹈的特點:在湘水的兩岸,高大的樹下四周籠罩著清煙薄霧,未婚男女一起進行春社祭祀,女孩們戴著漂亮的首飾穿著長裙,與男孩們高興地跳著舞,在這裏吃喝著祭祀後提供的飲食,在活動中女孩們選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讓神靈見證他們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詩作的祭祀背景有兩種來源,一是祭祀瑤族的始祖盤王。傳說上古時期,盤王出外打獵不幸意外身亡,現場只留下了獵物羚羊。之後的人們就將羚羊的毛皮製成長鼓,在每年的正月十五載歌載舞祭祀盤王。

傳說娥皇、女英兩人的靈魂成了湘水之神。文徵明《湘君湘夫人圖》軸(局部)(公有領域)
傳說娥皇、女英兩人的靈魂成了湘水之神。文徵明《湘君湘夫人圖》軸(局部)(公有領域)

另一種是祭祀湘水之神湘靈。上古聖王堯帝的兩個美麗的女兒娥皇、女英,都嫁給了舜帝做妃子。傳說中舜帝南巡,準備收服在當地作亂的九條惡龍,雖然成功擊敗惡龍,但舜帝卻傷重不治而死,葬在九嶷山下。

二妃聞訊連忙趕至湘江邊上、九嶷山下。她們二人相擁哭泣九天九夜,最終悲慟而亡。她們的血淚染紅了身旁的青竹,身形化作了娥皇、女英兩峰,美麗的靈魂則成了湘水之神,繼續保護著附近的人民。

屈原詩作〈遠遊〉篇有一段: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意思是在湘水邊聽到湘靈彈奏瑟的樂聲,旋律美妙動人,使得河神馮夷都不由自主地跳舞。

其中講述的「湘靈」,便是指娥皇、女英,她們代表的是對愛情的堅貞、妻子對丈夫同生共死的信念,在這首《踏盤曲》中的「神作主」講述的就是希望神來見證當地年輕男女的婚姻。

這首詩作平鋪直敘,簡樸自然,用語活潑,不單展現了瑤族純樸的風情,也隱喻了古時神諭婚姻的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