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項訴求未實現

反送中遍地開花

香港和中南海雙雙告急

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儘管特首林鄭月娥宣佈《送中條例》已壽終正寢,但示威行動依然步步升級,在港遍地開花,越加頻繁。
北京的中央政府也頻頻告急,習近平近日多次高調發聲要求高官把準政治方向,防範政治風險,堅持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稱關乎中共生死存亡。

專家認為,反送中系列運動下,因林鄭的港府近似癱瘓,而起決定作用的中央政府因高層博弈,令香港局勢更加混亂,已處於十字路口的香港很可能因此失控。

前中策顧問劉細良:港府近似癱瘓

香港民眾要求撤回《送中條例》系列抗爭,林鄭月娥先是漠視民意,重申不會撤回修例,且6月12日警方對佔領金鐘想阻止立法會二讀《送中條例》的民眾進行暴力清場,不僅使用催淚彈,並動用香港回歸之後首次機械將布袋彈、橡膠子彈射向示威民眾,更加激怒了港人。

導致6月民間反送中大遊行人數激增,出現100萬、200萬人街頭抗爭的壯觀場面。反送中也提出五項訴求,包括撤回《送中條例》、追究警隊濫用暴力及權力、收回6.12「暴動」定性、釋放被捕示威者並撤銷控罪,及林鄭下台。

林鄭面對洶湧的民意,僅只是回應「暫緩修例」,中共同時在大陸嚴密封鎖消息,反覆播放特定鏡頭,將示威者定性為暴徒,並稱得到外國反華勢力支持等等。

7月開始港人改變策略,將反送中大遊行移到港島外的大陸遊客多的九龍等遍地開花,傳遞港人反送中訴求和展現他們不屈不撓的抗爭,並希望帶動大陸民眾在大陸境內起來共同反對中共暴政。

香港民間抗爭勢頭越發上升,7月9日,林鄭月娥出席停擺3周的行政會議前見媒體記者,正式宣佈《逃犯條例》草案已「壽終正寢」。但就是沒有使用「撤回」兩字,同時對其它幾大訴求拒絕回應,包括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6.12事件。同時示威者在抗議活動中繼續被警方高調抓捕,林鄭表示支持警方的行動。

隨後港人舉行了更加頻繁的抗議行動:7月13日(周六)光復上水大遊行、7月14日(周日)沙田大遊行和傳媒工作者沉默遊行、7月15日(周一)絕食苦行、7月17日(周三)銀髮族遊行,及7月21日金鐘大遊行。

林鄭月娥不肯講「撤回」,前中央政策組成員、資深傳媒人劉細良認為,由於中共堅持不肯撤回修例,「撤回的話,就是對黨絕對權威的損害。這也說明林鄭月娥已無實權,而是中共的傀儡。」

他還認為香港社會現在撕裂到這種程度,「林鄭根本沒有能力,甚至是沒有權力去駕馭現在的情況。一直都用一個『拖』字。」

言下之意,港府實際上已近乎「癱瘓」狀態。

劉細良還表示,林鄭堅持不下台和她死不肯用「撤回」,都是背後的中共不讓她這樣做。

北京紅二代近日也向《大紀元》披露,「北京當局對香港亂局非常不滿,但不希望香港出現大變動。不到迫不得已時不會把林鄭換掉,要保她過關,把香港局勢穩定下來。」「對於港澳辦、中共駐港一些相關機關,十幾個人都受處分了,有的還被撤職了。」

2019年7月21日,民陣發起的反送中遊行,隊伍由寫有「獨立調查 捍衛法治 守護真相 」的大型直幡帶領。(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7月21日,民陣發起的反送中遊行,隊伍由寫有「獨立調查 捍衛法治 守護真相 」的大型直幡帶領。(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高層博弈令香港更加動盪

處於亂局中的香港前途引發了國際輿論的關注,有外界認為香港的「一國二制」已經終結。

外界也有認為香港目前處於「十字路口」或懸崖邊上,港府實際上無權決定下一步動作,只能由中央政府的北京當局決定。

習近平上台之後為保權打反腐牌,得罪了很多權貴,也拿下很多江澤民的親信。習近平在黨內樹敵眾多。

北京紅二代表示,現在香港亂得不行了,有利於反習近平的勢力,「有些人想通過這個運動製造事端,逼習近平犯錯誤。希望北京下命令開槍,搞一次香港『六四』。因此有人鼓動武力解決、鼓動動用部隊、鼓動軍管,這些都是幫倒忙。」

他還表示,對這一招,習心裏看得很清楚,要求3條,不管在甚麼情況下「不准流血、不准動槍、不准動用駐港部隊」。

曾慶紅當年在香港培植了很多的中共地下黨,紅二代認為,實際上這部份人仍在曾慶紅的掌控之中,這輪反送中運動,香港警方和示威者中都有曾慶紅特別安插進來的人,他們的介入令香港局勢更加動盪。

他強調,「香港的事情複雜就在這,中共黨內兩大派系還在較勁、較量。」

評論認為,香港的民間抗爭遍地開花,而且越來越頻繁的情況下,如果中共各派呈膠著狀態,甚至想利用香港攻擊對手,局面很有可能失控。

警方與民間示威者之間的對峙、衝突,已經從街頭蔓延到購物中心。7月14日,十多萬港人在沙田舉行反送中大遊行,晚上示威者很多人沒散去,警方突然清場,將示威者逼進沙田的新城市廣場,並陸續有防暴警察衝入商場,揮動警棍追打示威者及噴辣椒水。事後警方為沒事先知會商場有關人員擅自闖入而致歉。

中共政權陷入重度危機

7月7日,習近平在北京召開的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建會上,要求中共中央和國家機關官員帶頭「提高政治站位……,堅定政治立場」,維護當局的權威。並要求官員「決不能把反腐敗當成不擔當、不作為的藉口」,不做「昏官、懶官、庸官、貪官」。

7月16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上刊發習近平的有關黨建的文章,要求中共各級官員,尤其是高官要把準政治方向,防範政治風險,提高政治能力云云,並稱這事關中共前途命運、興衰成敗。文章還要求將堅持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作為黨建的首要任務。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習近平現在遇到了執政危機,經濟下行和民間不滿導致很多社會動盪的兆頭出現,他想讓官員抱團、政治上站隊。

有北大的學子認為,「這也反映出最高當局對當下的內外危機束手無策,拿不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只能靠一直喊加強黨領導的口號給自己壯膽。」

另外,習近平政權除面臨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尷尬局面外,也遭遇自己體制內部的人和媒體對其的「高級黑、低級紅」。

2019年中共兩會召開前,中共中央也發佈一份加強黨建的意見中,要求黨員要以「正確」的認識、「正確」的行動做到「兩個維護」,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

當時中美兩國最高領導人即將於G20峰會期間舉行雙邊會談前夕,中共官媒卻在批判說在中美貿易戰中,國內有人向後方扔「手榴彈」。

北京一名要求匿名的女紅二代當時向《大紀元》表示,官媒批「手榴彈向後扔」的人,肯定是有所指的,向後扔就是窩裏鬥唄。

她強調,中共高層現很亂:「中共內部有人給習挖坑,有人和習不一心,有人支持貿易戰,有人反對。」

此前劉鶴作為中美談判的中方首席代表,和美國談了好幾個月,協議將要完成前夕,腹部受敵。一夜之間被徹底否定,就差說「賣國賊」了。

中共當時為加入WTO而做的承諾至今沒有一條做到,遭到美國特朗普政府和西方各國反彈與抵制。劉鶴作為習的特使參與談判,一時無法施展。

目前不僅港府日子不好過,無法主掌局面,北京習近平政權同樣日子不好過,面臨日趨嚴重內憂外患。

知名網絡作家荊楚認為,現在的中共當局還堅持搞甚麼黨建,這完全與時代相違背、與歷史發展相違背,它當然會出現一系列的亂象。「當前明智之舉應該是解體共產黨,把這個惡魔從中國大地上驅除,中國人民才能過上一個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