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港府未對《逃犯條例》有明確回應,香港的十八個行政區,近日陸續出現「連儂牆」,港民在地鐵出口、地下道等公共場所張貼大量含有抗議政府與為港人打氣字句的彩色便利貼、海報等,為「反送中」繼續發聲。#

大埔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大埔區連儂隧道。(余鋼/大紀元)

荃灣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片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片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荃灣區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沙田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
香港幾次反送中遊行後,近期「連儂牆」在全港十八區遍地開花,牆身貼滿市民心聲的便利貼。圖為香港沙田圍連儂牆。(余鋼/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