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港人堅持不懈的抗爭,一貫傲慢的林鄭月娥終於低下了頭!

據媒體報道,香港特首林鄭月娥7月9日早上召開記者會,一改早前傲慢的態度,首次承認《逃犯條例》修訂完全失敗,並強調這項草案已「壽終正寢」。

林鄭說,「我們今次的修訂工作是完全失敗,我早前已為此致歉。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工作做得不好,我們對社會的脈絡掌握得不夠,我們的政治敏感度很有偏差,這種種都構成了今次修例工作的失敗。」

她表示,明白港人的憤怒失望,以及對政府的不信任。修訂工作已徹底全面停止下來。「我今日再清晰講明,修訂工作,這條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草案已死亡。」她又以英文重複說一次「the bill is dead」。

林鄭還表明願意與學生代表進行公開、沒有前設的對話,並會儘快安排。

雖沒明說撤回修例,但林鄭公開承認完全失敗,並強調修例已「壽終正寢」,其實也等於變相撤回了。換句話說,香港反送中至此取得了重大勝利。

不言而喻,林鄭低頭其實也意味著中共低頭。而他們之所以低頭,絕不是也不可能是因為認識到自己錯了,是因為他們被香港人民捍衛自由的決心和勇氣打敗了。

今年2月13日,香港政府宣佈修訂《逃犯條例》。從這一天起,到7.7大遊行,香港社會度過了主權移交後困難及激情的146天。這期間,有超過200萬人站出來,義無反顧的向中共和港府說「不」。

我想,歷史一定會記住這些閃光的瞬間:

3月31日,香港泛民主派發起反修法遊行,約有1.2萬人參加,這是反送中運動首次遊行。

4月28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抗惡法」遊行,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這次遊行有13萬人上街。

6月6日,香港法律界約3000人走上街頭,身穿黑衣靜默抗議修例。這是香港回歸以來,參與人最多的法律界黑衣遊行。

6月9日,香港爆發了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規模最大的遊行,103萬人高舉「撤回惡法,反對送中」等標語,走上街頭示威。

6月12日,凌晨起,上萬人包圍立法會,要求停止二讀,撤回修例。

6月15日,參與反送中的35歲粱姓男子,身穿黃衣,在身旁掛著「反送中」字樣布條,於太古廣場墜樓身亡。民間隔日發起了追思活動,手拿白花紀念他。

6月16日,200萬人參與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大遊行,提出五大訴求:撤回惡法、不要檢控示威者、反對定性暴動、追究開槍責任、林鄭下台。這次遊行人數之多再次打破香港歷史記錄。

6月21日,為抗議港府不回應民眾的訴求,香港民間自發進行不合作運動,萬餘名民眾包圍警察總部,並丟雞蛋抗議。

6月25日,港人發起募資,於G20前夕在台灣、日本、南韓、美國、英國等9個國家的主要大報上,陸續刊登反送中廣告,向國際社會表達訴求。

6月26日,G20舉辦前夕,民陣號召萬名港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呼籲參與G20的各國領導人向中共施壓。

7月1日,延續香港自主權移交以來的傳統,香港民眾於當天上街大遊行,主題是「撤回惡法,林鄭下台」。當晚,部份示威者衝破立法會的玻璃門,一度佔領立法會議事大廳。

7月5日,數千名香港媽媽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聲援此前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呼籲政府接納香港民眾的訴求,同時也勉勵年輕人堅持下去,不要輕生。

7月7日,港人首次舉行「九龍大遊行」,示威者從尖沙咀的梳士巴利花園出發行進至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附近。這次遊行之所以選在九龍尖沙咀、高鐵站附近,是因為港人想讓當局知道,他們的目標已經轉向對大陸同胞宣傳香港價值,希望反送中消息透過高鐵,傳遍大陸每一個角落。

一名叫妮珂的示威者面對媒體道出了港人的共同心聲:「這一次我們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對面的、真正的抵抗這個共產黨。不是哪個人、哪個團體,個個都有份。因為共產黨,我們都知道它不可信。這個條例通過以後,它可以抓人,想怎樣就怎樣。我們覺得還是抵抗它,留我們的三權分立。這次香港人非常齊心,很難得。大家都不想香港死。他一定要過,那我們就魚死網破!」

146天的反送中運動,可謂波瀾壯闊,高潮迭起,充份顯示了香港民眾團結一心,共同捍衛自由民主的決心和勇氣,讓肆無忌憚的中共及其代理人最終不能不望而生畏,自認失敗。

林鄭月娥低頭是香港人民的勝利。當然,如果沒有全世界正義力量的支持和聲援,要取得這樣的勝利也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同時也是全世界正義力量的勝利。

這個勝利打破了中共不可能被推倒的神話,為大陸人民爭取民主自由樹立了可靠的榜樣。台灣立法委員黃國昌說的好:「不管在任何一個角落的中國人民,看到這樣的景象,他們都會問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如果香港的人民,都已經這麼勇敢站出來,爭取民主自由、爭取他們自己的未來的話,那目前還生活在中國共產黨高壓統治的我們,甚麼時候才能夠站起來,爭取自己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