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習特會後,雙方貿易談判代表進行首次電話會談,中方除劉鶴外,參加通話的有商務部長鍾山,引外界關注。外媒披露,中方貿易談判代表劉鶴遭受中共黨內強硬派攻擊。 白宮官員7月9日證實,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商務部長鍾山進行電話會談,中美雙方繼續就解決懸而未決的貿易問題進行談判。

中共官媒也證實,7月9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通話,就落實兩國元首大阪會晤共識交換意見。商務部部長鍾山參加通話。

這是中方首次出現兩個談判代表,過去都只出現劉鶴一人的名字。

美國延續強硬態度

霍士新聞報道,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電話談判「進展順利」,並且是「有建設性的」。他並補充說,儘管兩國談判代表的(未來)潛在會談細節尚未解決,但他們「預計會有會談」。此外,庫德洛表示,面對面的會談將是符合邏輯的。

在上個月底的大阪習特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達成暫時停火協議,雙方同意重啟貿易談判。7月9日早上,特朗普發推表示,美國經濟數據非常好,增長潛力很大。貿易協議正在談判中。多年來,其它國家對美國的待遇非常不公平,但這種情況正在發生變化。

CNBC報道,庫德洛7月9日早些時候表示,特朗普和習近平達成協議,美方暫時不會向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但預計中國將繼續「善意」購買美國農產品,如大豆和小麥。他表示,特朗普政府認為,在談判進行期間,北京購買美國農產品「非常非常重要」。在CNBC資本交易所一次活動中,庫德洛說,中方購買農產品「沒有時間表」,並強調中美協議要的是質量而不是速度。

美國要求中方進行全面政策改革,以更好地保護美國知識產權,要求中方結束強制技術轉讓和盜竊商業機密行為,並遏制大規模國家主導工業補貼,允許美國公司進入中國雲計算市場,還有農業生物技術批准以及中國農業採購範圍等,這些均是雙方存在的分歧問題。另一個雙方主要分歧是(中方)承諾履行的執法機制。

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7月3日表示,美方想達到和中方的貿易關係是,讓中方按照美方所知道的國際貿易規則(行事),而不是他們那套做法。「這(中共遵循的規則)更像是零和遊戲,我們希望超越這一點。」

劉鶴遭受黨內強硬派攻擊

彭博社7月10日報道說,中美要達成協議的一個困難在於,美國要求在中共真正實施國企和知識產權改革前保留懲罰性關稅,而對習近平而言,接受不取消關稅的協議不具有「政治可行性」,因中共黨內強硬派正向他施壓,避免簽署所謂「不平等條約」。

報道引述國務院參事、全球化智囊創始人王輝耀的說法稱,中共內部傳閱協議草案時,貿易談判代表(劉鶴)遭遇來自其它部門,特別是軍隊和安全部門的反對,強硬派已經將主張達成協議變成了「政治不正確」。

之前有消息指,在中美矛盾激化後國內有人把對美談判代表劉鶴視為「投降派」,甚至出現了所謂「煮鶴」之聲,而習近平近期到各地視察,特意高調偕劉鶴同行,就是在以這種方式向外界昭示他全力挺鶴。

有分析指,中共高層和國際社會都知道,是習近平在阿根廷G20峰會上,向特朗普作出妥協的允諾,才換來特朗普推遲加徵2,000億美元關稅。劉鶴所做的都是習近平授意的,如今習近平的反對派揚言「煮鶴」,矛頭直指習近平。要直接煮了劉鶴,其實還沒有說出口的是煮了習近平。

王滬寧批「投降派」 逼宮習近平

6月4日,台灣媒體報道了汪洋在北京與台灣新黨主席郁慕明會面時就中美貿易戰的發言。當中汪洋提出,中方可以順勢借中美貿易戰這個外部力量,來減少內部的阻力,加快改革開放的速度。

6月6日,中共中宣部直屬《光明日報》刊登了《明辨崇美媚美恐美的奇談怪論》的文章,批中國親美派。

6月7日,習近平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全會上發言時,首次說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他的朋友,並稱中美不能完全分開。但習近平有關講話被王滬寧控制的官媒過濾,沒有出現在習訪俄的官方報道中。

當天,新華網發表題為《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的評論文章,稱對美妥協讓步的論調是「投降論」。

6月11日,《人民日報》再刊文批「親美派」,稱這些「極少數人的『恐美癥』『崇美癥』」是「投降派」,照著他們的主張,中共「只有投降退讓一條路可走」。

時評家陳破空認為,這是主掌中共宣傳系統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在反擊汪洋,同時也在警告正考慮與美國講和的習近平。「高層的路線鬥爭,走改革開放路線還是走『文革』老路,這兩條路線的鬥爭非常激烈。路線鬥爭背後也就是權力鬥爭。」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中談到中共官媒的詭異表現時表示:「(中共官媒)一直在主戰,他們在逼迫所謂這個主和派,他們認為的投降派,他們在逼迫他(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