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變形受到三峽下游民眾關注。住在三峽庫區,當年曾參加施工和監理的人士披露,混凝土因施工錯誤出現強度不達標等質量問題,工程存在層層轉包及腐敗問題。而中國的汛期臨近,下游的民眾表示不敢深想,「想想就太可怕了。」

自7月1日,有網民在網上發佈長江三峽大壩出現嚴重變形的地圖照片以來,中共官方先是聲稱反華勢力造謠,4日,發佈高分六號觀測衛星圖像進行闢謠,力證大壩「沒毛病」,可隨後改口稱,壩體確實會「漂移」,6日,中共國務院下屬三峽集團公司承認壩體確實已經變形,「變形處於彈性狀態」。

「人們只說壩體變形了,還沒說到其它的問題,中共相關方面就非常緊張了,所以專家出來說彈性變形,不就是變形了。」安徽民眾王先生說,「根據歷年經驗,只要專家出來闢謠了,這個事十有八九屬實。」

親自參與三峽大壩施工監理的劉姓工程師告訴本報,三峽大壩在施工澆築混凝土過程中曾出現嚴重質量事故,但消息被國務院三峽領導小組封鎖。

「就是混凝土的強度方面,因為失誤,沒有按照設計標準的要求澆築,一星期後突然發現這個強度不夠,因為拆除的代價太大,就是炸掉後要用人工用手慢慢挖出來,後經國務院下面的三峽小組討論研究,認為雖然是混凝土的強度低了一點,但因那個位置不是在很重要的部位就沒有拆,最後也就算了,只是當時相關人員受到處分。」

「而且這個事情是不能對外說的,必須要保密,所以,我也不能告訴你是哪個部位。」劉姓工程師說。

對此,從事建築工程、長期跟混凝土打交道的湖北武漢蔡先生對本報表示,這麼大的工程出錯卻沒有補救太可怕了,「混凝土的強度都是通過科學的計算得出的理論數字它要抗多少的壓力,那結果達不到設計的要求,沒按那個標準級別,那就是廢產品、豆腐渣。」

「那是太可怕的重大的安全隱患,關係到下游幾億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等重大問題。」

據資料載,混凝土強度不足會使抗滲能力降低,耐久性降低,更重要的會影響結構的承載能力。

工程層層轉包涉腐敗問題

湖北宜昌的石先生對本報表示,他們一家5口人都是葛洲壩集團的員工,參加了十來年三峽大壩的建造,他弟弟是最早一批在船閘開挖掘機的。他說,葛洲壩集團職工都知道,當初建大壩的時候,裏面偷工減料、層層轉包的現象非常普遍。

「當時最大的三個建設單位,第一是葛洲壩集團,第二是劉源的武警水電部隊,本來軍隊不能經商,但它有關係就去承包了,而且是主承包,再轉給葛洲壩集團,然後葛洲壩又層層轉包給其他私人包工頭,這都是我們親身經歷過的。所以,這個質量我自己都存疑。」石先生說。

「當時參加三峽大壩建設,除了葛洲壩集團,包括水電武警部隊、水利水電3局、7局、8局,我們作為央企員工都是作為管理人員,或者叫做技術人員,下邊的施工隊伍基本上都是包工頭僱來的農民工,層層轉包情況都有,大家都賺了錢。」劉姓工程師說。

東方網6月29日報道,葛洲壩集團公司爆出7億元(人民幣,下同)腐敗大案,報道說,本月以來,有關部門就葛洲壩「二手設備事件」展開調查。其中包括調查葛洲壩三峽實業公司原總經理戴蘭生和葛洲壩集團公司原主要領導人的腐敗問題。

據中國勞工通訊2002年6月發表的一篇文章《腐敗大壩》中說,如果三峽工程的動態投資額為157億元,三峽經濟開發公司經理金文兆一人就拿走12億元,中國葛洲壩集團的三峽實業公司總經理戴蘭生又亂花了7億元從國外進口一堆廢銅爛鐵,加上被貪污挪用的移民費5億元,一共24億元,佔工程造價約六分之一,這個工程還能再進行下去嗎?

汛期臨近 下游百姓擔憂

對官方稱「壩體變形處於彈性狀態,各項指標均在設計允許範圍內」,石先生表示,當年拍板建三峽大壩都有政績工程和利益驅動的跡象,決策機制都不透明,「所以,我覺得三峽大壩不可靠,我們一家人都很擔心,我們都住在葛洲壩集團、三峽大壩下面的宜昌市,大壩下來第一個就是我們,會首當其衝,宜昌市有400多萬人,湖北第二大城市。」

「三峽大壩變形的後果是甚麼呢?有一天100多米的大水下來了,所有的三峽大壩下游一直到南京以下這塊的居民,我也在其中之一,誰能逃生呢?」王先生說。

「現在大家都有一種莫名的擔心,會不會出問題,網上也看到很多人在擔心,現在三峽瀑布也停止接待遊客,老百姓現在說實話,真的搞不懂到底甚麼是真相,互聯網都是防火牆過濾的,不允許個人傳播一些評論一些說法,好多事情動不動就封號封群,說多了要抓人,很壓抑,看不到真相。」安徽的呂先生說。

蔡先生表示,網友發出大壩變形的谷歌圖片不是空穴來風,官方彈性變形的說法是安撫民眾的託詞,「在這個時間點關閉景點都是非常可怕的消息,證明大壩是有問題的,當然也不是馬上就要崩潰,如果這期間再傳出來放水,那可能就是壞消息了,民眾可能要恐慌。」

「汛期快到了,一天比一天緊張,武漢最近河水江水一直處於高位,接近最高警戒還差幾十厘米,如果這時趕著三峽放水,那就有點吃緊了,不敢深想大壩變形的後果,潰壩?想想就太可怕了。」蔡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