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於2019年5月5日按照北安派出所的說法到那兒去辦理身份證,卻遭綁架、關押。6月底在即墨區普東看守所,一直在絕食抗議的何立芳被抬出來進行所謂「庭審」;7月2日或3日,他被迫害致死,年僅45歲。

明慧網報道,7月1日,何立芳的家屬突然接到普東看守所的電話,說何立芳被送到青島市城陽區第三醫院(屬於一個鄉鎮醫院)。家屬當時就質疑,即墨區有好幾個大醫院,何立芳為甚麼被送到這麼一個小醫院去治療?家屬到醫院後,看到何立芳身上插滿了管子,不知道醫生給他往身上打一種甚麼針,每打一次,何立芳就渾身顫抖,像被電擊一樣痛苦萬分。

警察一直不讓家屬靠近何立芳,把家屬推到一個小屋裏,由幾個警察看著。

7月2日早上,青島普東看守所的警察撤走了,全部換上了即墨區北安派出所的警察,他們一來就強制把家屬趕出醫院。到7月3日上午10點左右,家屬被告知何立芳已經死亡。家屬提出要何立芳的屍體,被他們拒絕,說屍體由他們處理。

非法庭審

何立芳,青島市即墨區北安街道長直院社區居民,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近20年來,被即墨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控當地派出所多次騷擾、非法抓捕、非法關押,遭刑訊逼供,九死一生。

2019年6月25日,即墨區法院在何立芳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在普東看守所臨時佈置的提審室內對他進行所謂「開庭」。

何立芳被幾名法警從監室內抬出來,四五名法警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旁邊一名法警不間斷地給他擦拭鼻孔裏流出來的液體。

庭審過程中,何立芳神情呆呆的、沒有任何反應。他的老母親看到兒子被迫害得無法言語,就當庭提出讓兒子上醫院看病,沒人理睬她。

公訴人李霞為羅列所謂何立芳的「罪名」,把以下事例作為構陷何立芳的依據:

2001年,他外出懸掛 「真、善、忍」、「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橫幅;所謂的證人證言;2001年,因警察唆使在押犯人員對他群毆導致其生命垂危,他被接回家後仍被監視,因而被迫離家出走;2015年,何立芳全家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

律師針對公訴人的無理指控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並質疑了2001年年前所謂的證人證言的真實性。律師說,信仰是思想範疇內的問題,不會對社會構成威脅,要求當庭無罪釋放何立芳。

庭審過程中,法官高斐一直被人不斷地遞紙條、與人耳語,且言行失常。

生前遭受殘酷迫害

2001年的7月20日清晨,何立芳在出租房和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被即墨區朝海派出所的便衣警察綁架,後又被轉到即墨開發區派出所。

幾天的時間裏,他被銬在鐵椅子上刑訊逼供。在盛夏的大熱天,警察故意給他戴上一個棉頭盔,兩個20歲剛出頭的小警察為了折磨他,不時地用警棍敲打戴在他頭上的棉盔,並神經質似地一個勁兒強迫他辱罵法輪功,遭到他拒絕。

何立芳被轉送到即墨看守所後,警察唆使17名在押犯人對他群毆,他幾度昏死,被送醫搶救,醫生認為他已沒有了搶救的價值。

九死一生的何立芳被家人接回家後,在意識稍微清醒的時候,堅持修煉法輪功,身體由此好轉。中共人員發現他的身體狀況變好後,就佈置人每日24小時對他進行監控與騷擾,他被迫流離失所,戶口被非法註銷,沒有身份證。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沒有戶口,就意味著無法進行任何社會活動。

再度被綁架、關押

十多年來,何立芳一直沒有身份證。常年流離在外的他一直很想回家照顧年邁的父母。2019年5月5日前,他在一次回家探望老人途中,因為沒有身份證被即墨交警罰款2,000元。

何立芳多次委託親屬辦理恢復身份,派出所不予辦理。為了誘捕他,北安派出所所長堅持要求他本人去派出所辦理。他在5月5日去辦理身份證時,被警察綁架、劫持到青島普東看守所。

5月14日,他被非法批捕;5月23日,即墨區檢察院公訴人李霞將他構陷到法院。據悉,即墨「610」想以最快的速度趕快開庭,將他送進監獄。用他們內部人的話說:「知道沒有證據,就是想把他送進去。」

何立芳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即墨區普東看守所,一直絕食反迫害,被強制灌食,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6月5日上午,律師去青島市即墨區普東看守所會見何立芳,整整一上午時間,律師被普東看守所以各種理由搪塞、刁難,也沒見著他。下午,家屬又陪著律師再去看守所,才讓會見。何立芳被四個人用擔架抬出來,一動不動,律師跟他說話,他沒有任何反應,生命堪憂。

6月25日,在何立芳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即墨區法院仍非法庭審他。

7月2日或3日,他被迫害致死。

自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起迫害以來,何立芳一家人都遭受摧殘。他的大姐何淑榮,兩次被非法勞教,其中一次被山東女子監獄非法吊刑八天八夜,後於2014年4月26日含冤離世,年僅50歲。他的二姐何秀香於2015年6月被即墨法院非法判刑3年。

他的父母現年八十多歲,因修煉法輪功的兩個女兒及小兒子何立芳屢遭迫害,他們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何立芳在看守所命危時,兩位老人去要人卻遭驅趕,如今他們的小兒子淒慘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