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州市工商局幹部、法輪功學員梁文德,2015年12月25日在家門口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5年6個月,於2019年6月24日在四川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64歲。

明慧網報道,醫院告知,梁文德突然腹瀉、嘔吐,吃不下東西,吃甚麼吐甚麼,經查是肺癌晚期。從「發病」到在監獄醫院救治僅一個月時間,她就去世了。一個健康的人是如何被監獄迫害得患癌症的?

梁文德先後被中共非法囚禁了12年。第二次被劫持入獄後,離冤獄期滿還有2年的時間,她沒能熬到頭,悲慘離世了。

非法庭審

2015年12月25日早上,梁文德在家門口被瀘州市江陽區南城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南城派出所,之後被關押到瀘州納溪看守所。

2016年7月11日上午,瀘州市江陽區法院在納溪看守所對被非法關押了半年多的梁文德進行非法庭審。法官不准律師攜帶公文包進入法庭,因而律師的工作受阻,無法為當事人履行辯護。

律師發出三條信息與法官梅益溝通,說明:他的電腦裏有本案的案卷和對本案的法律分析及法律法規,不准律師帶公文包進去法庭,限制律師的辯護權利是違法的。看守所外要求旁聽的民眾很多,旁聽完全被禁止,這是違法的;限制、剝奪當事人梁文德和辯護人的權利,是故意違反法律規定、故意製造冤案。

律師鄭重地勸誡法官說:「梁文德一案如果這樣審判,這是非法審判。在衝破法律底線的同時,請法官撫摸一下自己的良知。違背法定程序製造冤案,必將受到制裁。」

法官對律師的理智告誡充耳不聞,在沒有律師、沒有旁聽民眾監督的情況下對梁文德進行了封閉式的庭審。其庭審的構陷過程無人知曉。

庭審的當日下午,律師到看守所會見梁文德。梁文德委託律師為她遞交了她的控告書與辯護意見,律師也依法控告了法庭。

2016年12月13日,瀘州市江陽區法院誣判梁文德5年6個月,處罰款1萬元,梁文德不服誣判上訴。2017年4月20日左右,瀘州中級法院已對梁文德進行了秘密庭審,維持一審冤判。

生前自述遭受的迫害

梁文德在修煉前曾患有神經衰弱症、咽喉炎、十二指腸潰瘍、胃竇炎、乳腺增生等;1997年她修煉法輪功後不久,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飛。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秉公執法、不貪不佔,成為一名口碑很好的工商管理幹部。

然而,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梁文德多次被非法關押、洗腦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甚至被開除公職斷絕經濟來源等等。

梁文德在2015年控告了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自述其歷次遭受迫害的經歷。

1999年10月中旬,梁文德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單位扣發了半年的獎金,被下派到鄉鎮礦場工商所工作,作為對她的懲罰。

2000年僅5個月期間,她被非法關押了3次,每次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5月9日,她被單位強行開除公職,沒有了經濟來源。

2000年8月22日下午,她被騙到國安大隊辦公室後遭逼供,被輾轉到兩個看守所非法關押了30天。

2000年11月27日深夜,梁文德被綁架後非法勞教1年半,被關進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在那裏,她遭洗腦迫害,每天被逼看、聽誣衊法輪功的錄音錄像。每天坐軍姿,從早上起一直坐到晚上8點,不准說話、不准亂動、不准與外界接觸、不准午休等。

2002年9月10日,第一次非法勞教結束後,梁文德回家僅半年,再度被江陽區國保「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非法勞教2年半,被從看守所直接送到楠木寺勞教所迫害。在那裏她遭到更殘酷的迫害,天天面壁罰站、限制大小便、不准睡覺、限制食量,晚上餓得心慌難受,不能入睡。

在楠木寺勞教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堅守信仰、不妥協,被迫害致瘋、致殘、致死。樂山某廠大學生高燕、成都張鳳清、張四清、祝霞、廣安胡修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南充馬青春被灌大糞致瘋。江澤民,610

2004年8月,梁文德第二次被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後,向各級政府、公檢法機構遞交了申訴,控告瀘州國安、「610」無恥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揭露了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極其殘酷的、慘無人道的迫害。這引來瀘州市國安、「610」的極度恐懼,他們要對她下手,她被迫流離失所。

兩年多後,她回到家中,不斷遭到「610」人員的監視和騷擾。

2007年10月3日上午,她到家鄉瀘州市龍馬潭區雙加場上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遭綁架,後被關進看守所,於2008年2月26日被龍馬潭區法院誣判4年半。

2008年5月30日,梁文德被押送到簡陽縣養馬河四川省女子監獄。在那裏她遭受了長期的勞工奴役、強制洗腦、長時間罰站等迫害。熬過了3年10個月,於2012年4月從冤獄出來。

回家後約半年多,於2012年11月5日梁文德再次被綁架到洗腦班。

梁文德在控告書中寫道:

「我被迫害十多年來,被非法開除公職,經濟損失幾十萬元,給我經濟和生活上造成了嚴重的困難,給我身體和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姊妹、姨侄受株連,兒子受歧視。兒子在長期的恐嚇與歧視中,身心受到了一個孩子難以承受的傷害。

「有一次,在苦難中長大成人的兒子當著我的面放聲大哭,『媽媽,您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喲?』我強忍著不作聲,不然兒子會哭得更凶。」

梁文德自述自己遭受迫害的經歷到她第一次陷冤獄為止。她在四川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裏是怎樣被迫害致死的,情況不詳。有人說看見她低頭不語、身體變形。#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