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全球《大紀元》唯一一份在中國境內的報紙,提供不過濾的新聞報道。此刻,《大紀元》在香港的存在非常有意義。」《大紀元》媒體集團副總編輯、《大紀元》香港分社社長郭君說。

在三十多年的媒體人生涯裏,郭君兩度在香港工作,親身體驗了97前後新聞自由度的落差。日前,郭君接受專訪,就「反送中」浪潮、國際局勢以及香港《大紀元》的關鍵作用等話題發表了看法。

郭君表示,百萬港人勇抗惡法,向世界傳送了積極抗共的勇氣,香港市民若要繼續抗爭,首先應抵抗中共的新聞封鎖,讓真相廣傳。「在這個時候,訂閱《大紀元》,支持《大紀元》的堅守,非常重要,把不過濾的新聞傳遞出去。中共邪惡政權,如果它不封鎖消息,不愚弄民眾,幾天都存在不了。」

《大紀元》報道「反送中」與港人同在

6月,香港百萬市民走上街頭,「反送中」行動舉世矚目。香港《大紀元》記者日夜追蹤報道,並與《新唐人電視台》協作,全程直播了兩次百萬人大遊行及不合作和平抗議行動,獲得好評。

「在前線的《大紀元》記者在事發這段時間睡覺時間很少,一直辛勤地工作。抗議人士包圍立法會遭清場時,有記者中了胡椒噴霧,《大紀元》記者把清場現場實況拍攝下來。」

郭君介紹,全球各地都有《大紀元》、《新唐人》媒體,多語種運作,其國際架構是獨特優勢。「這次百萬人大遊行之後,《大紀元》採訪了一些美國政要,把美國對香港的關注以及國際對香港的聲援及時地報道出來,使香港民眾受到鼓舞。這實際上是在凝聚全球正義聲音,一致對抗中共迫害。」

《大紀元》《新唐人》媒體直播6月16日香港200萬人大遊行,香港《大紀元》分社社長郭君(中)在直播室。(新唐人)
《大紀元》《新唐人》媒體直播6月16日香港200萬人大遊行,香港《大紀元》分社社長郭君(中)在直播室。(新唐人)

郭君表示:「200萬人上街遊行,意味著幾乎每個香港家庭中都有人走出來,震撼世界。」

她說:「在雨傘運動後,香港很多精英都移民了,剩下的很多港人深感灰心。在這次抗議行動中,大批年輕人自發參與,而且還帶動了父母家人。如此大規模的遊行,秩序良好,也沒有發生暴力衝突,最後眾人和平散去,向國際社會展現了香港人的風範。」

「人們看到,獅子山下守望互助、追求自由、不畏強暴的精神,並沒有因為一些精英的移民離去而消失。這種精神已經溶入每一個香港人的血液,根植於他們的靈魂深處。」

她說,香港民眾的抗爭,極大地鼓舞了台灣和東南亞等習慣性畏懼中共的地區。不少大陸人因為受中共黨文化的侵蝕,形成了一種「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的心態,而事實上「中共今天迫害法輪功,明天是基督徒,後天可能是天主教徒,之後迫害的幾乎是所有民眾。如果大家都只求自保,誰的日子都過不好。」

郭君認為,目前,港府暫時擱置修例,顯示出民眾的抗爭是有意義的。「中共用它自己的話說就是『紙老虎』。儘管中共看起來強大,但是柏林牆的倒塌,前蘇聯的解體,都發生得非常迅速。台灣人民反紅色媒體滲透等一系列事件,表明全世界正義力量在匯聚。」

自由為何珍貴

「過了深圳羅湖橋,你看不了YouTube,手機也上不了臉書。講話也要受限制,你帶的書可能成為禁書。在香港你可以煉法輪功,可是在大陸,你隨時都可能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抓。香港—大陸距離近,對比鮮明。」

郭君分析說,香港人反修例,「護我城」的行動,反映的是對基本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捍衛。上個世紀,大批大陸人因躲避中共的壓迫而逃到香港,香港人都不喜歡中共。很多香港人在大陸都有親友,也有人在大陸工作,每日往返兩地,他們清楚中共限制人民自由,不講法治,誰都不願意過那種生活。

「在香港,可以自由地上網,使用社媒,和國際接軌。我們可以講自己不喜歡共產黨,因為這裏是自由法治的社會。而修訂的《逃犯條例》將允許中國的法律來判斷你是不是違法,中共的執法機構無法讓人信任,由它來判定犯人,這對所有香港人都是極大的困擾,給他們帶來恐懼和不安。」

郭君表示,一旦受制於中共的法律,「人沒有信仰的自由,沒有新聞的自由。每個人都不願意失去自由的選擇,這就好比呼吸空氣那樣自然。所以香港人都上街了。」

《大紀元》媒體集團副總編輯、香港《大紀元》分社社長郭君女士。(陳柏州/大紀元)
《大紀元》媒體集團副總編輯、香港《大紀元》分社社長郭君女士。(陳柏州/大紀元)

《大紀元》獨立敢言 洞察實質

中共嚴密封鎖這次「反送中」的信息,大陸民眾目前還不知道香港發生了甚麼。中共官媒刊登香港70萬人支持《逃犯條例》的假消息,造謠手法與「六四」期間的做法如出一轍。

「中共一貫指鹿為馬,眼皮下面的事都造假。我們的責任就更顯重大,這個時候,需要更多的良心媒體,為真相和正義發聲。」

郭君還提到一件怪事,她在6月29日早上用谷歌搜索關鍵詞「大紀元」、「香港」,排在第一位的竟然是一條污衊香港民眾、指所謂「反華」勢力滲透的新聞,此消息和《大紀元》有甚麼關係呢?

「第一次『反送中』遊行,只有《大紀元》和另外一家媒體在頭版刊發消息,其它媒體有表態支持條例的,也有視而不見的。此外,有關中國三億多民眾的退黨大潮,法輪功受迫害這類波及上億人的大事件,還有大陸維權行動等,香港其它媒體都不敢如實報道。」

中共鉗制香港新聞自由,《大紀元》中流砥柱,不僅真實敢言,大膽地揭露中共,而且致力於恢復傳統文化。郭君表示,這份報紙的存在,是香港民眾的福祉,對大陸民眾也有幫助。

「我們一直認為,中共不等於中國。《大紀元》曾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之後《九評》編輯部又推出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些著作向人們揭示,當今世界的焦點,就是傳統文化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間的交鋒。」

「共產主義對世界的危害,中共對中華民族的傷害、對中國文化的破壞,對於這些很關鍵的問題,《大紀元》在紛亂局勢下,把這個最核心問題點出來了,這對於每一個家庭,對人類的發展都有非常大的幫助。我們做的事情非常有意義。」

在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大紀元時報》詳實、客觀的報道備受市民歡迎。圖為2014年10月6日,在旺角佔領區集會,不少市民駐足觀看張貼的香港《大紀元時報》。(潘在殊/大紀元)
在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大紀元時報》詳實、客觀的報道備受市民歡迎。圖為2014年10月6日,在旺角佔領區集會,不少市民駐足觀看張貼的香港《大紀元時報》。(潘在殊/大紀元)

「我堅守 你支持」

香港《大紀元》創刊於2001年,從雙周刊發展到周報,2005年1月開始發行日報。18年的辦報歷程充滿了艱辛和磨難:「我們甚至找不到印刷廠敢印我們的報紙,我們的員工被跟蹤,受到人身威脅,廣告客戶被恐嚇,租用的會議場地被臨時取消,流氓暴力攻擊破壞印刷設施……我們堅守了將近20年,不放棄,為甚麼?就是要把真相傳遞出去,把國際對中國民眾的關心傳遞出去。」

報社員工面對中共的打壓、威逼,以巨大的付出確保報紙的正常出版,沒有一天停刊。2006年1月26日,香港《大紀元》用一台老舊的二手印刷機,印出了120萬份《九評共產黨》(報紙版),向公眾派發。很多香港民眾拿到後,把《九評》帶到了大陸。

2006年2月28日晚7時許,中共特務收買的暴徒砸碎了香港《大紀元》報社的玻璃大門,砸壞了報社新購買的電腦製版機。3月1日,香港版的《大紀元時報》準時出版,在首頁圖文並茂地揭露了中共的暴行。

香港《大紀元》堅持報道中共封鎖的消息,密切關注香港社會動態,幫助香港民眾認清中共的本質,與港人共同抗擊暴政和黨文化,守護自由。許多香港讀者深知《大紀元》的價值,珍惜和感謝《大紀元》。

「七一」大遊行前,郭君寄語香港民眾:「為了我們的後代,為了所有人能過上正常的生活,我們會堅守下去。希望更多人來支持我們。您可以訂閱報紙,刊登廣告,或是給予精神上的支持,或是傳播我們的文章。我們感謝各界對香港的支持,對《大紀元》的支持,理想一起去追。」

2019年4月起,香港《大紀元》報從免費轉為收費。圖為書報攤上的《大紀元時報》。(香港大紀元提供)
2019年4月起,香港《大紀元》報從免費轉為收費。圖為書報攤上的《大紀元時報》。(香港大紀元提供)


附:香港《大紀元時報》訂閱鏈接

影片:讓我們一起堅守

以下是影片解說詞: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往事絕不會如煙消散。自中共建黨之後,多少災難沉澱在民族的記憶中。

以史為鏡,可知興衰。

英殖時代的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卻是中國人逃難的避風之港。

中共接管香港之後,有人選擇再次出逃,有人選擇留港,「馬照跑舞照跳」。

當香港雨傘三子被判入獄、當UGL事件梁振英卻不被檢控、當沙中線紅磡站鋼筋造假而未受官糾、當中共強壓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港人開始意識到,香港已非以前的香港。

中共一直溫水煮蛙,用美麗謊言麻痺現實痛苦。

自由港,三個字道盡了香港的價值。璀璨的東方明珠,不僅建基於貨物和資金的自由,更重要地,是建基於港人行動、言論和思想的自由。

當言論自由不斷收窄,當思想自由開始萎縮,當媒體遭鉗制而選擇禁口不言,香港的自由必將喪失殆盡。

面對困境,有人卻選擇掉頭而去,《大紀元》選擇堅持。自由香港,需要我們所有人的守護和堅持。

2019年4月,《大紀元時報》已由免費報轉為收費報,面對強勢打壓,我們需要您的行動支持,繼續提供不過濾的新聞報道。每天只需10元, 於便利店及書報攤購買《大紀元時報》。

自由來之不易。

我堅守 你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