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彼思最愛系列回歸!胡迪、巴斯率領新舊朋友陪你展開刺激好玩的嶄新歷險!大家最喜愛的一眾玩具角色如胡迪、巴斯光年、翠絲、三眼仔、薯蛋頭、彈弓狗都會全數回歸,更有全新角色加盟,包括帶出故事新發展的小叉「Forky」、英文版由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s)聲演的勁爆公爵(Duke Caboom),還有久違了的牧羊女寶貝Bo Beep以全新形象再度出現,新舊角色大堆頭陣容,一齊展開一段刺激好玩的嶄新歷險!

在彼思動畫製作室旗下的眾多動畫作品中,《反斗奇兵》(Toy Story)系列可說是其中最受好評之一,且在第三集有了催淚、感人的美滿結局,如今再度推出新作《反斗奇兵4》(Toy Story 4),可說是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不過相信在觀賞過電影後,這種疑慮一定能一掃而空,且再度獲得的感動不亞於前作。

電影簡介

故事來到第四集,胡迪、巴斯光年等玩具們的小主人邦妮這回開始上幼兒園,在幼兒園的美勞課中,邦妮將一支被棄置的塑膠叉子加工改造後,對成品十分滿意,馬上就將它視為最喜愛的玩具,並命名為「小叉」Forky。然而小叉卻對當孩子們的玩具感到相當不樂意,甚至還在主人旅遊的途中跳車逃亡,弄得胡迪不得不跟著跳車,設法將它帶回邦妮身邊,一場趣味冒險就此展開。

「戲」說新語

新玩具老想逃跑 成趣味亮點

新角色小叉(左)抗拒做玩具而一直想逃跑,一向對主人有責任心的胡迪(右)扛起把小叉抓回來的重任。它們回到主人身邊的過程,自然不可能一帆風順,難免遇到插曲。
新角色小叉(左)抗拒做玩具而一直想逃跑,一向對主人有責任心的胡迪(右)扛起把小叉抓回來的重任。它們回到主人身邊的過程,自然不可能一帆風順,難免遇到插曲。

在電影的前半段,小叉對於玩具身份的抗拒,成了相當有趣的看點。在它眼中,自己早已是個被丟棄在垃圾桶的垃圾,陪伴孩子玩耍絕非自己的使命,因此非但老想找機會從邦妮身邊溜走,而且跳車前的每次流亡都堅持以垃圾桶為目的地。這種具獨特偏執的角色塑造可說是相當有趣味,還創造出一種讓人哭笑不得的娛樂效果。

一向對主人相當有責任心的胡迪,自然不會允許邦妮失去最心愛的玩具,從而傷心難過,因此自然自願扛起把小叉抓回來的重任。這樣你跑我追的情節,為《反斗奇兵4》帶來了不少歡樂。儘管重複的戲碼上演多次,但在導演的精心設計下,並不會讓人因審美疲勞而感到厭煩,且還是電影前半段最重要的趣味來源。

胡迪與牧羊女「寶貝」重遇。
胡迪與牧羊女「寶貝」重遇。

胡迪與牧羊女「寶貝」重遇。
胡迪與牧羊女「寶貝」重遇。

而在小叉與胡迪接連跳車後,如何再度與邦妮團聚便是電影之後的重頭戲。此前小叉逃亡的決心如此堅決,怎麼讓它改變心意,接受玩具的新身份,自然顯得關鍵。電影對此的安排也頗具合理性,能夠善加利用兩個玩具流落在外的情境,讓胡迪有機會好好開導小叉,讓小叉的心態轉變不會讓人感到突兀。

胡迪與小叉回到主人身邊的過程,自然不可能一帆風順,難免遇到插曲。這部份情節,與多年前胡迪與名為「寶貝」的女公仔被迫分離有關。兩人在分離前就已像情侶般,因此久別重逢的歡喜自然特別強烈。在電影的設定裏,玩具們雖然宛如活的生命,但無法像生物般生兒育女,因此僅能發展柏拉圖式的戀情。不過胡迪與寶貝這對玩具情侶的對手戲所洋溢的情感,可說是不亞於眾多真人演員詮釋的愛情片,是《反斗奇兵4》的一大亮點。

巴斯光年眼見胡迪久去未歸,自告奮勇獨自外出尋人。
巴斯光年眼見胡迪久去未歸,自告奮勇獨自外出尋人。

巴斯光年(右一)在尋人途中結識了兩隻絨毛玩具阿得(Ducky)與賓尼(Bunny)(左邊上及下)。這兩個新角色提出的難題解方相當有娛樂效果,每每能為電影帶來歡樂。
巴斯光年(右一)在尋人途中結識了兩隻絨毛玩具阿得(Ducky)與賓尼(Bunny)(左邊上及下)。這兩個新角色提出的難題解方相當有娛樂效果,每每能為電影帶來歡樂。

除了久別重逢的戲碼外,胡迪與小叉在外頭自然也經歷了一些具威脅性的挑戰,如在古董店裏遇到的女娃娃嘉比嘉比,就成了一大阻礙。而巴斯光年眼見胡迪久去未歸,自告奮勇獨自外出尋人,也為這段冒險帶來額外的觀賞性,它在途中意外結識的兩隻絨毛玩具阿得(Ducky)與賓尼(Bunny),便成了意想不到的亮點,這兩個新角色提出的難題解方相當有娛樂效果,每每能為電影帶來歡樂。胡迪、巴斯光年、寶貝等要角在外頭經歷的冒險,也被塑造得觀賞性出色,雖然可能難以超越《反斗奇兵3》中玩具們逃離陽光托兒所的經典戲碼,但已足以讓人滿意。

值得一提的是,前三集的《反斗奇兵》系列,總是有角色擔綱邪惡的反派,為電影營造正邪對抗的戲劇張力,但這回首度改變了此套路。嘉比嘉比一角乍看之下很像反派,但隨著劇情發展,就會發現它只是個一直渴望得到人類垂青的可憐玩具,自身也並未真正做出邪惡的事。而它的悲傷處境,更有暗喻許多人渴望愛情而不可得的失意與無奈,故事的發展,也頗有鼓勵情場失意人的味道。這樣嶄新的安排,自然為本系列增添了新意,以起到了鼓舞人心的效果。

結尾感人肺腑 提升電影高度

《反斗奇兵4》的冒險故事娛樂性相當出色,不過真正奠定本片價值的,在於結尾的安排。電影一開場不久,就透過一個玩具的處境,寫實刻劃了任何玩具都有可能面臨不再受孩子們喜愛的窘境。堅持忠誠於主人,固然是種高貴情操,但若已無法再帶給小主人快樂,繼續堅守在玩具箱裏是否有價值,也成了令人深思的問題。

《反斗奇兵4》片尾安排了贈送玩具情節,表達當過往的堅守已不再有實際價值,那麼勇敢嘗試新道路也是值得嘗試的選擇。
《反斗奇兵4》片尾安排了贈送玩具情節,表達當過往的堅守已不再有實際價值,那麼勇敢嘗試新道路也是值得嘗試的選擇。

本片最後的安排,不捨與感人的程度幾乎不亞於《反斗奇兵3》片尾,安弟將玩具們贈送給邦妮的時刻。這集雖然同樣運用了分離這項元素,但背後代表的意義完全不同。上一集更偏向於隨著主人長大成人,玩具們使命已完成,因此透過被饋贈的方式繼續發揮餘熱;《反斗奇兵4》則代表了當過往的堅守已不再有實際價值,那麼勇敢嘗試新道路也是值得嘗試的選擇。

《反斗奇兵3》曾留下了座難以跨越的高山,讓很多人擔心《反斗奇兵4》是否會面臨難以為本系列取得突破的先天難題,但本片終究透過極具內涵與動人效果兼具的故事收尾,創造出比肩經典的出色質感,成功讓電影不負《反斗奇兵》系列長久以來的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