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國政府釋放信息,意在更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或凍結其在美國資產等。中國律師讚賞,美國這一「重拳」出擊,打到中共要害,世界各國都應仿傚,形成全球效應。

6月4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對媒體表示,她已向特朗普總統提出將中國人權和民主問題納入和中國的貿易談判中,並且特朗普總統表示已這麼做了。  

同一天,美國聯邦眾議院無異議通過一項決議, 譴責北京當局對人權的持續限制。

6月3日,美國駐華使館微博發佈《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相關介紹。法律規定,實施人權迫害的官員和打手均可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制裁方式包括限制其簽證以及凍結其在美資產等。

5月31日,美國國務院要求絕大多數的美國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媒體帳號。非移民簽證申請表DS-160也要求申請人填寫社媒帳號。表格中列出的社媒包括臉書、Instagram、推特、優酷、QQ、新浪微博,騰訊微博等。

同一天,美國明慧網公告:「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還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

「這些信息像一顆炸彈,在華人圈子裏起到連鎖效應。」去年輾轉到美國的上海維權律師李明說。

據他所知,這個信息在國內也引起巨大反響,最直接的反應就是,中國大陸很多過去以「五毛」、「小粉紅」等所謂「愛國主義」身份出現的人在網絡上大量消失。

曾為弱勢人群維權而遭當局報復打壓的李明將這一現象稱之為「麻雀效應」:有食時,麻雀成片聚之,無食或有任何動靜時,瞬間,成群散之,跑無蹤影。「非常可笑」。 

中國維權律師李明為弱勢人群維權、依法辦案卻遭上海當局打壓,他後來輾轉到了美國。(大紀元)
中國維權律師李明為弱勢人群維權、依法辦案卻遭上海當局打壓,他後來輾轉到了美國。(大紀元)

「美國政府的態度,是隨著中美貿易戰、外交戰或心理戰之後,出現的人權征戰。」李明說,「從中共(1989年)六四鎮壓學生,30年之後,特朗普政府將維護人權的意識重新喚醒。這個重大信息,雖姍姍來遲,還算恰如其分。」

「現任美國政府的做法是抓到了問題的關鍵,找到著眼點,打蛇要打七寸,牽牛要牽牛鼻子,這是中共最害怕的。」曾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李明說,「對中共邪惡政權的殘暴統治,用任何方式限制、懲罰或打擊都不過份。」

他表示,歐洲、亞洲、拉美、非洲等國都需要加入美國的行動,「對中共形成群起而攻之的效應。暴政統治不得民心,持久不了。」

他認為,1989年六四(天安門運動)學生遭屠殺後,(時任)美國總統老布殊和中共領導人鄧小平進行私自勾通,使得中共在當時內外交困下,能夠苟延殘喘。尤其是2001年,克林頓政府又允許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使得中共在20年間,壯大實力,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這非常匪夷所思,因為中共是一個天怒人怨的政治體系,它怎麼可能引領世界潮流了?」李明說。

他表示,但當時,美國和西方國家認為,以善意的態度對待中共暴虐獨裁的體制,或許能影響它們,恢復人的自然狀態,通過社會經濟領域發展,讓中共能走入文明發達的自由國際環境,「這是誤判,對中共的邪惡本性認識不足。」

不過當下,美國對中共態度的轉變,使其它民主國家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及若干歐州國家也都在考慮採取新的對華政策。

中國維權律師、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滕彪表示,主要原因是六四之後的30年中,中共完全沒有遵守自己的承諾,沒有改善人權,沒有走向民主和法治,反而更加變本加厲,這讓過去西方社會對中共的幻想落空。

「他們原以為市場國際化,能夠讓中共走向法治。但現在中共對民間的鎮壓,包括法輪功、西藏、新疆(維吾爾人)、維權律師,還有信息網絡封鎖等等,已讓西方無法再接受。」

制裁震攝人權迫害者 形成全球效應

大陸維權律師、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滕彪。(余鋼/大紀元)
大陸維權律師、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滕彪。(余鋼/大紀元)

滕彪說:「如果《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能夠有效且更廣泛地執行,對中共官員的震懾會非常有效——不能夠入境美國,不能夠從事交易,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財產,會給人權侵犯者帶來直接影響。」

他表示,唯一的不足,就是中共官員被列入《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制裁範圍的案例太少,懲罰的官員級別也太低;應該用於更多、更高層級別的中共官員。

「我們敦促其它的國家,都來遵循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滕彪說。

他表示,即使這些人權迫害者不來美國,向全世界公佈他們的罪行,告訴國際社會這個人不能入境美國,「公開譴責就會有震攝效力」。

滕彪表示,這些人在迫害別人的行徑當中,覺得自己只是在遵守上級命令,以為幹的醜事不會被公開,但一旦被曝光,對他們將會是很大的打擊,「共產黨也不會保護他們」。

李明說,美國政府的一系列做法對中共人權迫害者的心理及精神打擊是「苦不堪言,寢食難安」,「美國的態度應該在全球範圍形成共識。」

現居美國,原河北維權律師彭永峰表示,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美國仍是世界經濟格局的引擎。「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態度和動作,對人權迫害者的震懾作用會很快顯現。尤其是對中共的人權迫害者,更是如此。」

他表示,很多高位階的中共官員,利用自己在體制內的地位攫取利益,同時也在利用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的各種環境優勢,不停地給自己留後路、轉移資產和調整後代的發展路向。

「很多人早已是一隻腳在國內,一隻腳在海外。加之世界各國在這一問題上的跟進,勢必會對中共的人權迫害者產生極大震懾,影響深遠。」彭永峰說。

「同時,由於美國政治秩序維護者的實際地位,美國的態度也對其它國家和地區起到非常好的帶頭效應。」事實上,已經有幾個歐洲國家(如英國)、加拿大及歐洲議會通過相應法案,協力美國為極權國家和地區的人權受害者伸張正義。

2018年,美國退出了名存實亡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李明認為,聯合國形成的決議形同虛設,尤其對人權記錄非常惡劣的中共。中共對承諾的國際義務都可以公然踐踏,不遵守執行,充當國際流氓的角色,「出爾反爾,你又能把我怎樣了?我是主權國家,你不能說我不執行、聯合國決議就來制裁我。」

他說:「國際社會與國內根本形成不了統一的制約機制,對中共邪惡統治一點辦法也沒有。但明慧網通告、美國國務院的嚴審簽證,讓法輪功學員遞交人權迫害者信息,對中共的確是一擊重槌,當頭棒喝。」

現在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正在達成共識和聯盟。李明表示,特朗普政府一反奧巴馬政府登峰造極的綏靖政策,從目前的國際形勢和效果看非常好。

防止中共權貴阻礙美國捍衛人權

從國內到海外,彭永峰積極參與營救法輪功學員。2014年10月攝於華盛頓DC。(李莎/大紀元)
從國內到海外,彭永峰積極參與營救法輪功學員。2014年10月攝於華盛頓DC。(李莎/大紀元)

彭永峰表示,特朗普政府方向正確,但在具體的政策、法律實施上面,仍面臨挑戰。

一方面是美國國內的左傾勢力,也就是親共勢力,與中共權貴階層暗通款曲的那些隱形的政治、經濟「精英」群體,一貫奉行綏靖政策的群體,他們會想盡辦法暗中作梗,阻止美國政府捍衛人權的作為,削弱其影響。

另一方面,中共多年來在世界各國和地區的長期滲透和經營,早已組建了自己或明或暗的勢力,這些人也不會坐以待斃。

美國政府「應更加緊密地與世界各國和地區的正義力量聯繫。除法律和政策層面要有強有力的措施,在輿論傳播和意識型態層面,也要加強交流和合作。」彭永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