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中,觀察者一直認為中國手中的牌不多,對於習近平5月3日正式推翻牌局的原因,猜測甚多,集中於其性格、判斷能力、國內政治對手掣肘等等草蛇灰線。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看看最近美國與國際社會發生了甚麼,更能判斷習近平的決策依據是甚麼。

魔鬼隱藏在時間表細節當中

從貿易戰一開始,我就認為中共在實施「以時間換空間」的持久戰策略,以拖待變。北京推翻牌桌之後,我仍然認為中國在等待2020年美國大選結局。5月29日,習近平在中共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上的講話證明,中共對美的備戰策略是「以守為攻,靜觀其變」,多維網5月31日文章標題是〈特朗普極限施壓 習李王聯手備戰〉,強調這是中共高層集體決策,並非習一意孤行。與其猜想習的動機,不如梳理一下近期的時間表,因為魔鬼往往隱藏在細節當中。

以下是公開信息表明的相關事件時間表:

4月26日,習近平在北京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提出「加強對外國知識產權人合法權益的保護,杜絕強制技術轉讓,完善商業秘密保護,依法嚴厲打擊知識產權侵權行為。中國願同世界各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合作。」美方官員在猶疑不安中「審慎樂觀」地看待這一講話,認為中美貿易戰可能將以簽署協議告終。

但就在這次演講一周之後的5月3日,中國談判代表向美國同行遞交了一份協議草案的Word版本,上面標示出刪減和修改的內容。據看到這份草案的前中央情報局中國問題高級分析師Christopher K. Johnson說,北京發過來的修改版上面改得「一片紅」。5月5日,被大大激怒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實施關稅制裁。

這段時期發生了這麼幾件事情:一件我已經在〈中美關係邁向危險區域:金融戰的前哨戰〉中說的,中國遇到了貴人相助,明晟將中國A股納入全球股指、彭博將中國國債納入,讓人民幣成為繼美元、英鎊、歐元之外的第四大主權債券,導引大量國際資金流往中國資本市場。

5月1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在愛荷華州一場集會上說,「中國不是我們(美國)的競爭對手。」據《華盛頓郵報》5月2日報道,拜登的原話是:美國並不應該擔心中國是其地緣政治威脅,「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嗎?得了吧!兄弟們!他們(中國)連怎麼應對在南海和東部山區的巨大分歧還沒有搞定……我的意思是,他們不是壞人,朋友們,但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無獨有偶,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5月2日報道,1日晚上,希拉莉在MSNBC的節目「The Rachel Maddow Show」上討論了米勒的「通俄門」調查結果。希拉莉依然聲稱俄羅斯干預了2016年的大選,讓特朗普勝利了,但共和黨還讓他逍遙法外。於是,希拉莉提出了一個奇怪又大膽的想法,她對主持人說,想像一下,「既然俄羅斯明顯支持共和黨,我們為甚麼不找中國支持我們民主黨呢?」

拜登現在據說是民主黨內支持率最高的2020總統候選提名人,希拉莉在民主黨建制派的影響仍然很大。中國人最愛閱讀的媒體是《紐約時報》,官方一直在與美國政商學界人士(基本上是擁抱熊貓派)努力接觸。無論是公開還是私下的管道,得到的信息只可能是特朗普無法獲得連任。而這兩位重量級民主黨政要的表態,讓中國看到了以拖待變的希望。

歐盟建立美元替代支付系統 中國外匯儲備壓力減輕

歐盟諸國從去年開始,一直在籌劃建立美元替代支付系統。日前,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了這條消息,認為這一系統或削弱美國實施全球政策的能力——所謂「實施全球政策的能力」,就是經濟制裁能力。

全球貿易的運轉依賴美元,這一優勢使美國對全球各地各種商品的每個進出口實體都擁有極大的影響力,美國的敵人因此特別容易受到美國貿易制裁的打擊。歐盟各國建立美元替代支付系統的想法,緣於2018年特朗普政府在退出2015年簽訂的伊核協議後決定對伊朗重新實施貿易制裁,制裁措施包括禁止用美元與伊朗銀行進行交易。但以伊朗為主要產油國的中東是「歐洲的燈」,英國、德國和法國都不支持這些制裁,因此它們嘗試建立一個替代支付系統,使本國企業在不使用美元的情況下可以與伊朗開展貿易。目前,俄羅斯、印度、中國都參與了這個美元替代支付系統,該系統已經開始運行。

美國的霸權來源之一是美元作為紙黃金的硬通貨地位,美元替代支付系統未必能夠取代美元的霸權地位,但對中國來說,能緩解外匯儲備減少的壓力,從而在某種程度上化解了美國對華貿易戰的打擊。

利用美國國內的利益分殊製造白宮壓力

專制國家與民主國家打貿易戰,最實質的要害不在於誰的傷害能力強,而在於兩種體制的疼痛忍受能力不同——所謂「疼痛忍受能力」,是指政權迫使人民忍受痛苦的強制力。

專制極權國家在這方面的能力遠超過民主國家,毛澤東統治時期餓死3,000萬中國人,照樣是中國人的偉大領袖與導師;北韓在金家王朝統治之下,人民缺衣少食,動輒遭受嚴厲的政治懲罰,都還能維持下去。民主國家則是從窮人的存在、收入的減少、氣候的變化、治安的惡化,一切無不是政府的錯。

可以設想:中美兩國互加關稅帶來的物價上漲,中國輿論將會一致指責這是美國造成的傷害,而美國輿論對特朗普政府可不會這樣客氣,各種指責都會出現。指望這種怨氣在明年能夠變成拋棄特朗普的動力,正是北京的心願。

與此同時,中國還採取了一些報復性措施,據BBC報道(5月31日),中國將推出一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那些出於非商業目的對中國企業實施封鎖或斷供,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將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不久將公佈具體懲罰措施。

這一招是看準了美國企業與政府的關係:美國跨國企業與國家利益並不一致,當初到中國投資,不少美國公司為了市場而被迫轉讓技術(高科技公司還配合中國政府監控網絡),只敢回國向本國政府抱怨,要求政府出面保護自家利益。如今這些企業不能與中國做生意賺取利潤,他們對中國政府無奈其何,但必然會對白宮產生怨懟之心——這正是中國政府期望看到的結果。

一直在「擁抱熊貓」的民主黨議員支持特朗普將貿易戰打到底,其實是「起哄」。貿易戰如今的情形,將會成為他們明年大選時攻擊特朗普的最佳口實:沒有國際經驗與外交經驗,輕率發動貿易戰卻無法取勝,退出多個國際組織失去盟友,等等。

以守為攻的靈感來自於《論持久戰》

以上,就是中南海高層拒簽中美貿易協議的背景。新華網於6月2日發佈〈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通觀全文,該白皮書絕非簡單的宣傳,其中有關闡述,例如指責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毫無依據,其中幾條完全否定了現有國際規則,尤其是知識產權保護的國際法體系,表明自己要建立世界規則的意願與決心——這意願在2009年APEC夏威夷峰會上表達過。

習近平是毛澤東的好學生,想必深得毛《論持久戰》思想的精髓。那本「名著」所闡述的中心思想,一是政治動員,就是「必須使每個士兵每個人民都明白為甚麼要打仗,打仗和他們有甚麼關係」。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文化和宣傳方面的較量;二是戰略戰術要能夠超出敵手意想之外。

「日本(此處可以換成美國)沒有想到中國會抵抗,而且會如此頑強持久的抵抗。而且,日本還把中國對西方強權的抵抗視為亞洲式的保守、落後和不開化。但是,中國卻把這種壓力變成了自我變革的動力,在抵抗西方中,重新創造出一個新的中國,走出了一條中國道路」;三是強調了堅持是毅力的比拚,成功者比失敗者強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多堅持一會。

以上幾點,讓北京看到了以拖待變的可能,拖到明年美國政局發生變化,就能以時間換空間。就算到時特朗普再度當選,再重回談判桌也不遲。只是時移勢異,僅僅政治動員一項,就可能很難如願,媒體上的輿論一致,恐怕不是真實民意的一致。到了明年下半年,中南海這場豪賭的勝敗將塵埃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