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5月27日晚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電視中表示,「沒有刻意貶值人民幣」,以此回應美方準備制定措施向低估匯率的國家產品徵收反補貼稅的計劃。美方雖然沒點名,但矛頭明顯指向中方。這意味著貿易戰延燒科技領域後,「金融戰」也箭在弦上。

特朗普稱美方還沒準備好 習近平沉默

正在日本(進行)國事訪問的特朗普,稍早前在記者會上表示,眼下不準備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他說,北京「希望達成協議,但我們(美方)還沒準備好⋯⋯美國現在有數千萬美元的關稅收入,這個數字還可以非常輕鬆地往上漲。」

特朗普不斷向外界公開表達自己的態度,而貿易戰另一方,習近平在5月21日喊出「新長征」之後,很少公開發言,幾近沉默。即使5月28日開幕的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習近平也只是發了賀信,並沒露面。

貿易戰全線告急的關鍵時刻,中美關係在經受著考驗。外界猜測,北京當局在做甚麼準備?與美方是接著談判還是以牙還牙地打?

5月27日傳出,日本不能在G20期間以國賓身份招待習近平。日方稱會議期間繁忙,不能特別優待。雖然日方有理有據,但與接待特朗普的規格相比,北京可能會有心理上的落差,不知道這是否反映出日本的某種態度。

隨即南韓媒體報道,習近平取消了G20峰會前後訪問南韓的計劃。

國際形勢不容樂觀,全因貿易戰導致雙方的關係緊張。北京毀約後,美方提升了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稅率,啟動了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的徵稅程序。隨後特朗普又封殺華為。而且有消息稱美方準備把海康韋視等5家影片監控生產企業也列入黑名單。

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措施步步進逼,美國之音表示,特朗普誓要改變美國經濟被中共「強姦的局面」。

美制裁後 中共發起輿論攻勢 透出信息混亂

此前,美國提升關稅後,中共開動了宣傳機器,對美發起輿論攻勢。電視播出《上甘嶺》、《英雄兒女》等「抗美援朝」故事,官媒配合寫文章,要民眾相信中共和北京當局。

但是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李克強在5月13日的國務院就業會議上要求,把失業人員留在當地,防止出現「大規模返鄉潮」。而與此同時,《人民日報》卻發表文章「走,回鄉創業去!」兩者完全矛盾。

觀察人士認為,中共自相矛盾的兩個信息,說明李克強和主管宣傳的王滬寧「槓上了」。但這不是「個人恩怨」,而是在貿易戰的催化作用下,中共內部積累多年的矛盾在爆發,各派鬥爭廝殺浮出了水面。

5月27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份規模以上的工業企業利潤是5154億元人民幣,年減幅度是3.7%。這是2015年12月以來的最大單月降幅,分析師認為國內工業企業利潤還要繼續下降。

這樣的經濟狀況,作為中共總理的李克強,當然壓力很大。但是王滬寧卻在宣傳上唱反調,持續營造「形勢一片大好」的假相。

5月20日,中共又爆出烏龍消息。很多人的手機上突然出現「中美貿易戰停火!止戰!」的消息,而且多家商業網站都在推送。

沒多久,新華社辯稱是2018年5月20日的舊聞。但是貿易磋商反反覆覆持續了幾個月,雙方的貿易戰一直在進行中。中共官媒出現這樣的消息,究竟是技術漏洞,還是人員疏忽,還是有人居心叵測、刻意傳播?

王滬寧被稱為「不倒翁」,從得到江澤民的賞識到現在,歷經三朝不倒,而且身居要職。

早前習喊出「新長征」 無有效對策

就在「一憂一喜」的李克強和王滬寧「打起來」之前,習近平在考察江西期間曾喊出「新長征」。大家知道江西素有「稀土王國」之稱,全球大約70%稀土,據說都來自這裏。話不用多說,盡在不言中。北京可能提醒美國,「稀土是貿易戰的王牌」。

中共官媒把江西之行形容為是「無聲的宣戰」。這與去年9月那次「北上」遙相呼應。那次「北上」,特朗普政府已經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了25%關稅,並正在準備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那個時候,逐漸傳出一些體制內不同的聲音,批評北京誤判,導致貿易戰發生。

特別是5月13日,中共政治局會議要求,「不斷鞏固黨執政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

時評人士李平在《蘋果日報》撰文指出,這是一個「危險的訊號」,北京可能要復辟到毛時代的「以階級鬥爭為綱」。在「內外交困、苦無出路」的情況下,北京把毛澤東的「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當成了救命稻草,把中共黨內權鬥和中美貿易衝突「簡化為階級鬥爭」。

李平認為,北京是在「復辟毛澤東年代的階級鬥爭」來打貿易戰,方便劃分敵我陣營,豎起箭靶,動員同一個階級、組建統一戰線來加入到對美貿易戰。

北京當局幾次訪問中共傳統裏具有象徵意義的地方,根據中共特有的「政治符號學」來看,行動「意味深長」,很可能是在釋放某種信號。

但每一次之後,似乎都有不同的聲音傳出,每一次之後,北京也似乎都沉默一段時間。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