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本文作者布萊恩凱茨(Brian Cates)是美國南德克薩斯州的作家,他出版過專欄書籍《沒人問過我的意見⋯⋯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說了!》(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可以通過Twitter @drawandstrike與他聯繫。

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在5月16日在白宮玫瑰園舉行的記者會上,推出了一項新的移民計劃,重點是解決美國現行移民法和邊境管制體系的主要缺陷。

特朗普在介紹他的新計劃時說:

「我們必須恢復美國破碎了的庇護制度的完整性。我們的國家有著為那些逃離政府迫害的人提供保護的自豪歷史。不幸的是,合法的尋求庇護者正在被那些提出無意義申請的人(這些是無意義的申請)所取代,進入我們的國家。對庇護的濫用,也使我們的公立學校系統、我們的醫院和當地庇護所都承受了壓力;在這方面所使用的資金,本應該是用於老年退伍軍人、面臨風險的青年、貧困的美國人以及那些真正需要保護的人。我們正在使用應該向他們提供的資金。這不應該發生。」

特朗普最後說:「我的計劃是通過篩選出毫無根據的申請者來加速對合法尋求庇護者的救助。如果你有適當的申請,那麼你的申請很快就會獲准;但如果你不這樣做,你就會立即被送回去。」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做出了一個公然的不誠實行為,這是他在推文中如何向他的觀眾或聽眾總結總統所說的話的:

「特朗普在玫瑰園的演講中,用大量的畫筆塗抹尋求庇護者,指責他們在邊境誤導移民當局,並說:『這些都是無根據的申請。』」

這一點詭辯很快引起了推特上一個官方帳戶「特朗普戰爭室」(Trump War Room)的憤怒,大聲回應阿科斯塔的不誠實報道:

「你怎麼能這樣做,你晚上回家想一想,作為一名記者,你是否誠實地做了一天的工作?」

阿科斯塔則做出了如下的回應:

「嗨@TrumpWarRoom ..在你提供的(總統講話)轉錄稿中,你注意到特朗普將庇護申請描述為『無意義的』和『毫無根據的』。轉錄稿中還指出,特朗普使用了『庇護濫用』一詞。就像我說的那樣,特朗普顯然是在指責尋求庇護者誤導移民當局。」

現在,大多數看明白了阿科斯塔在這裏所做的事的人都會想到,在搞出這種荒謬的行為後,他認為自己作為一名記者是否還有任何正直可言。

我恰好很清楚,像吉姆阿科斯塔這種「民主黨全國大會(DNC)媒體集團」中的人們,每天都可以做這種事情,並且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問責制新聞」做了甚麼?

美聯社華盛頓分社社長榮福尼爾(Ron Fournier)在2008年公開提出了「問責制新聞」(Accountability Journalism)這一概念,這給予記者們以許可,讓他們不僅僅是以中立和客觀的方式報道新聞事實,而是可以開始把拇指放在天平上按壓——用力地按壓——以確保理想的政治化結果在報道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來。這個概念賦予了記者們以塑造故事來實現政治結果的「責任」。

福尼爾基本上贊同這樣一種觀點,即記者不需要再把自己視為將事實聯繫起來的中立者,而是可以開始為公眾塑造故事,以便讓強者負起責任。

由於記者自己的政治品味和觀點的不同,故事的基本事實與記者希望它如何發展之間,存在著顯著的差異。而這正是美國新聞媒體多年來,在報道新聞時所倡導的、嚴格的中立和客觀的道德準則的原因所在。如果一名記者因為他們在報道中忽略了非他們想要結果的關鍵事實,被發現塑造了一個新聞報道來適應他或她自己的偏見,這會被認為是新聞業的不當行為。

那麼,在我們這個現代時代,新聞的客觀性和中立性等古怪的概念已被徹底摒棄。現在在許多新聞編輯室,那些曾經被認為是新聞業的道德弊端的行為,現在都受到期待甚至鼓勵。

你可以在這裏閱讀更多關於整個問責制新聞學說的內容,以及一些媒體是如何立即接受它、而其他人又是如何很快就對它提出質疑的。

這種關於如何「做」新聞的新觀點,在整個DNC媒體集團中像野火一樣迅速蔓延。最後,記者實際上受到編輯們的鼓勵,讓他們在「報道新聞」時自由任意發揮自己的政治偏見。新聞編輯室的政治中立性不但被認為不可取,而且還被視為是一件壞事。

因此,如果有人想知道,為甚麼在過去一些年好像新聞記者們在他們的工作中,都興高采烈地放棄任何客觀性或政治中立性的原因,現在你就知道是為甚麼了。他們被告知這是他們的公共職責。

從2008年到現在已經有11年了,當時政治新聞界的許多媒體,都熱情地擁抱了新的問責制新聞的指南。而這到底導致了甚麼呢?

記者和編輯們屈服於他們最糟糕的衝動。他們開始放任自己最赤裸裸的偏見。這種狀況開始在他們的「新聞報道」中大聲而清晰地出現。當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在2012年與奧巴馬(Barack Obama)競選總統時,大多數美國新聞媒體甚至連對於候選人的假意中立態度都拋棄了。

問責制新聞是美國新聞行業最不需要的。福尼爾的弗蘭肯斯坦怪物現在已經製造出了整整一代的記者和編輯,他們都認為,在政治黨派中選邊站、帶著偏見去「塑造故事」、無情地攻擊一個政黨、同時又無休止地向另一個政黨獻媚,而且還把這稱為「新聞報道」,這絕對沒有任何錯。

「英雄記者」有時候不得不騙你

由於阿科斯塔認為特朗普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總統,需要隨時「追究其責任」,因此問責制新聞學說給他開了一個綠燈,可以粗暴地歪曲報道特朗普的言論,以實現他作為一名「英雄」記者的目標——他擁有可以追究總統「責任」的權力。

所以讓我們要明白這一點:不管阿科斯塔的行為如何變得明目張膽地不誠實,你都不能羞辱記者。因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確切地知道他們在做甚麼,他們是故意這樣做的,因為他們認為這是為公眾設立一個正確說法的、至關重要的公共服務,即使這涉及到向公眾撒謊。

阿科斯塔和他的問責制新聞主義的兄弟們,已經披上了勇敢的公務員的名號,撒謊、扭曲和歪曲事實,以服務於阻止特朗普的「崇高」事業。當他對你撒謊時,他確實認為自己是英雄。你無法觸及到他,所以我甚至都不會去那麼想。

這就是舊的傳統媒體無法恢復的原因。裏面有太多的人,他們永遠無法回到報道新聞的「陳舊」和「過時」的方式上——嚴格中立和不偏不倚。他們甚至已經不具備這樣做的心理能力了。

與其說修復媒體行業,不如說必須替換它。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就正在走向終結,像許多其它媒體一樣,CNN也在全力投入問責制新聞主義、放棄了所有客觀性和標準,以服務於他們自己的偏見和議程。

民主黨全國大會(DNC)媒體集團的偏見及其政治議程,是他們兩年以來在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騙局(通俄門)事件上嚴重挫敗的原因。一個中立和公正的新聞行業,從開始就檢查它自己的偏見不讓它出現,並徹底調查,這樣就永遠不會再出現這樣的問題。

問責制新聞主義不但沒有讓美國政治新聞業變得更好,而是徹底摧毀了它。它製造了一種氛圍,在報道政治問題時保持中立和客觀被視為起反效果、過時了,而所有那些四處遊走、改變世界的時髦老練的人,都是那些把新聞塑造成適應人們「需要」聽到的、「正確」故事的人。

主流新聞媒體中最喜歡責任制新聞的原因在於,它允許他們公開地成為他們一直以來的樣子——在舊的中立和客觀模式的限制下,那些政治活動家偽裝成的記者,會感到痛苦。

好消息是,在這一點上,DNC媒體集團已經幾乎徹底腐爛到了應該徹底毀滅的程度,而且這個行業的崩潰已經開始了。

特朗普預測,這些新聞媒體中的許多都將在六年後消失。

我認為他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