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大灣區被熱炒為投資概念,大批樓盤應運而生,吸引香港、澳門和廣東多地投資者入市。不過,漂亮的包裝背後,卻暗藏危機。

再有約30名粵港澳苦主,昨日分別到政府總部和中聯辦遞信,控訴投資大灣區血本無歸。該批苦主涉及珠海、江門、中山等地區約6個爛尾樓,大部份墮入被稱為「珠海最大爛尾樓」的珠海時代廣場騙局。據悉,珠海時代廣場與央企東方資產,以及傳出腐敗醜聞的央企華融集團有關。

苦主們打出多條橫幅,先後到政府總部、和中聯辦遞信,並高叫口號,呼籲香港政府出面幫他們討回公道和血汗錢,並提醒港人不要墮入大灣區投資陷阱。

約三十名在大灣區投資墜入爛尾樓騙局的粵港澳苦主,昨日到中聯辦遞信。(宋碧龍/大紀元)
約三十名在大灣區投資墜入爛尾樓騙局的粵港澳苦主,昨日到中聯辦遞信。(宋碧龍/大紀元)

珠海時代廣場爛尾逾廿年

珠海時代廣場距離拱北口岸不到600米、樓高54層,屬當地標誌性建築,也是當地著名的爛尾樓。因開發商珠海金山地產資金斷裂,20年共兩度停工。2010年引入央企華融,於2012年注資激活,原計劃2016年10月交付,沒想到再次爛尾。

投資珠海時代百貨被騙的珠海和香港苦主,左起:珠海苦主張先生、香港苦主趙小姐和香港苦主萬小姐。(宋碧龍/大紀元)
投資珠海時代百貨被騙的珠海和香港苦主,左起:珠海苦主張先生、香港苦主趙小姐和香港苦主萬小姐。(宋碧龍/大紀元)

來自珠海的苦主張先生,2016年7月投資40萬,購入珠海時代百貨10平方米舖位。他指看中其地段好、近口岸,加上宣傳的「15年返租期」、「央企做保」,但10月沒有如期交樓,發展商違約,他從此墮入噩夢。「樓收不到、又不肯退錢,租金、違約金也沒有」,張先生的血汗錢血本無歸外,更因缺錢令他無法和女朋友結婚。2年多的維權路,曾被警察毆打,官媒又不報道,唯有來港維權。他指,珠海類似的爛尾樓很多,普遍涉及官商勾結,政府根本不管,老百姓苦不堪言。

苦主質疑詐騙涉官商勾結

年近60歲的香港苦主趙小姐稱,曾三次到珠海維權均受到當局打壓,被警察粗暴干涉,令業主們非常害怕。其中一個珠海維權女苦主,更被警察毆打至暈倒在地,其後又被投進派出所關押。

趙小姐稱,時代百貨案從頭到尾都是詐騙,「只有6個產權,卻賣給我們數百個業主,而且消防器材都沒有過關,就拿來賣。」趙小姐哭訴投入的50多萬,還包括父親的血汗錢,全部化為烏有。她原本想要為珠海的弟弟買個舖位收租,但如今投資失敗,更因身心疲憊之下,患上甲亢病,「連自殺的念頭都有了。」

她更手持一張圖片指,案件幕後涉官商勾結,珠海前市委書記梁廣大等,2012年曾參加時代廣場復工的簽約儀式,為樓盤站台。她又指,央企東方資產也為舖頭作保,令她們誤信投資陷阱。

早在1997年移民來港的蔡小姐,長年在大陸做生意,當大灣區概念冒起時,她一口氣將爸爸、媽媽、姊姊和自己的資金,合共投資300多萬到珠海時代廣場、心海州和橫琴荔枝灣三個樓盤,沒想到均出現發展商資金鏈斷裂,淪為爛尾樓。她和家人更因此整日吵架、親情疏離,令她蒙上極大的壓力。

另一名香港苦主萬小姐則稱,因大陸樓盤實施限購令,故選擇投資珠海時代商舖,更因看好大灣區概念和港珠澳通車,但沒想到首次大陸投資就遭遇爛尾樓。她呼籲港人警惕大灣區投資陷阱。

大灣區多爛尾樓投資無信心

香港班小姐7年前,投資150萬到中山皇爵假日3個商舖,原本訂下返租期,不僅沒有任何收益外,每年還要繳交7至8萬的高額管理費,否則會被當地發展商告上法庭。案件涉3,000多名中港澳苦主,她哭訴「不敢回大陸」,擔心被當局報復打壓。

投資中山皇爵假日商舖被騙的香港苦主班小姐。(宋碧龍/大紀元)
投資中山皇爵假日商舖被騙的香港苦主班小姐。(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和香港當局近年力谷大灣區概念,催谷港人到大灣區投資。但翻查紀錄,大灣區卻湧現大批爛尾樓,投資受騙個案比比皆是。以珠海為例,除時代廣場項目外,珠海爛尾樓還有史玉柱的巨人大廈、經聯大廈、九洲大廈、珠聯大廈等近50個項目。

投資江門光博匯的苦主周先生。(宋碧龍/大紀元)
投資江門光博匯的苦主周先生。(宋碧龍/大紀元)

投資江門光博匯的苦主周先生指,投資苦主多達過千人,但在大陸維權則被打壓。希望港府出面為港人討回公道,也呼籲港人要警惕投資陷阱,切勿投資大灣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