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議員從法律的角度反駁,批評政府欠港人多個交待。一是,鄭若驊和李家超都不斷強調今次修例非針對一個國家而是面向全世界沒有與港簽協議的國家。楊批評此言論是「掩耳盜鈴」,因為問題所在是面對大陸司法制度,若大陸提出引渡將令本港法庭難堪,擺法院上台,早前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陳氏基金憲法學教授、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也講過,但鄭及李二人皆不敢正面回應。

二是,鄭若驊稱要遵守屬地原則,因此港人港審不可行。楊批評當局再一次「掩耳盜鈴」。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53P針對兒童性侵犯案,香港就有「域外法權」,質疑為何引渡條例不行。

三是,有關追溯力問題,鄭若驊稱擴大「域外法權」的方案無追溯力。楊質疑為何《逃犯條例》可以有追溯力?

外企重估投資 擬撤走要員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議員批評李家超一直迴避香港與大陸是否是國與國的關係:「我們只不過是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因此特首憑甚麼去拒絕她的老闆,她的老闆要她交一個人上去的時候,她憑甚麼用國與國的想法去拒絕呢?如果她用國與國的概念的話,香港只能夠成為一個港獨的地方。」

他不滿李家超一直在欺騙港人:「為甚麼民主派、為甚麼香港市民有那麼大的恐懼。因為它(修訂案)就是打開一國兩制的後門,將這二十幾年的保障,一炮過打開,而這個打開其實損害的不單止是香港的法律、港人的人身自由的保障,更加重要的就是外國商會、國際社會,任何投資者會重新考慮香港的投資價值,這個影響是非常之深遠。」

資訊科技界莫乃光議員批評政府的記者會論調毫無新意,反而令人失望,否定所有各界提出的不同建議,根本不理會市民、國際社會的關注,完全是一副「都是我全對」的態度:「我不知道究竟這是一個面子的原因,還是實際上都反映了她(港府)有政治的目的在背後。」

莫乃光透露,一些外國公司反映內部正在評估《逃犯條例》對他們的影響:「全部都是極度負面的,即是說他們有部份企業已經在考慮他們的架構如何重組。……他們企業的總部如果在香港的,重要的員工,重要的負責人員都會很大機會陸陸續續,尤其是在條例通過之後撤走。」

莫乃光強調將對香港經濟造成極大的影響:「到時那個代價是全香港、全香港人為了林鄭月娥這個特首,要負上最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