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香港法治備受挑戰,最新一樁上月中共人大常委會「決定」高鐵香港段實施「一地兩檢」被法律界批評閹割《基本法》,有建制派人士更揚言不能以普通法解讀《基本法》。昨日在2018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強調,普通法制度是確保香港持續成功的關鍵,《基本法》明文訂明香港實施普通法,其條文亦「顯然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又重申香港擁有「獨立審判權」,可宣告某些公共行為因違憲無效。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則重申,中共人大對「一地兩檢」的解釋不能令人信服,強調須力拒政治滲入司法程序。

2018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昨天傍晚在中環大會堂舉行。依照傳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愛丁堡廣場檢閱警察儀仗隊。接着,馬道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和律師會會長蘇紹聰在香港大會堂發表演說。

面對近期各界尤其是法律界對法治的憂慮,馬道立一開始便點明,香港實施普通法,此套制度在香港運作180年,「都是確保香港的成功得以持續下去的關鍵。」

循普通法原則依法判案

日前,大律師公會就「一地兩檢」批評中共人大決定「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實施及法治精神」。對此,中共代言人、《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回應時揚言,《基本法》是由人大根據中國法制而頒佈,因此不能直接用普通法原則詮釋《基本法》,又稱香港法院無權就人大決定行使「違憲審查權」。

馬道立昨日回應有關言論,以大篇幅解釋普通法制度。他說,《基本法》明文訂明香港實施普通法,而《基本法》的一些條文,不論直接或間接地,都顯然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香港亦是廣受認同的普通法適用地區」。

他續說,案例法或必須遵循判例的法律原則是普通法的特徵之一。法庭具有秉行公義的職責,單單作出裁決並不足夠,而是必須詳盡說明結論背後的理據。他強調,在裁決法律糾紛時,只考慮案件的法律上理據,因此提供詳盡理由的判案書可確保法庭絕對是只遵照法律判案,而別無其它考慮:「至為重要的是讓人人看到法律是法庭裁決法律糾紛的關鍵,在過程中不受外來因素影響。」

港法院享「獨立審判權」可宣告公共行為違憲無效

馬道立特別提到,《基本法》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並獲賦予「獨立審判權」,其中「獨立」就是指司法獨立,有獨立的司法機構。「審判權」指法庭獲賦予權力,行使法律以裁決糾紛,包括作出可被強制執行的判決的權力,例如「宣告某些公共行為因違憲無效」。

去年,香港多宗案件包括雙學三子案、七警案等都備受社會關注。近日退休警司朱經緯以警棍毆打途人被判囚後,發生親共團體對法官人身攻擊事件。

馬道立指,司法機關肩負重任,就必須對公眾保持透明度,「香港法制具透明度是香港法律體系的重要一環」。他提到,社會大眾關心香港的法制運作、司法工作及法治的各個層面,是良好現象。又說,對司法機構的批評可以帶來正面效果,做出改善。不過,他強調正面和負面的評論都應當在有理可據的情況下作出,因「任何對法治的無理批評絕不會對社會帶來任何好處」。

法官斷案不考慮政治

馬道立重申法治的重要性,包括所有法官都必須作出的司法誓言,所以,法官身負憲法責任,須循從法律,並只根據法律,獨立進行審判。他強調,法庭和法官在裁決法律糾紛時,只會考慮案件中涉及的法律及法律爭議點:「裁決無關法律的政治、經濟或社會議題並不是法官的憲制職責。尤其是政治或其它方面的聯繫及傾向,不論是有利或不利於涉案人士,都無關重要。」

還有法律的內容是以《基本法》為起點,《基本法》也有明確列述各種權利的條文,包括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這項重要權利,以及選舉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出版自由等。

他又指,法律的精神是指法律的真正涵義和目的:「在有關權利的適用事宜上,較宜採用寬鬆開明的態度,但亦應恆常緊記有時需要權衡輕重,尊重社會其他人士的權利,以及必須平等和一致地應用所有法律。與此同時,法庭亦須時刻緊記與法治攸關的各種公眾利益。」

另外,馬道立又表示,已致函政府建議除區域法院外,其它法院的法官退休年齡延長五年,希望立法工作未來兩年內完成。

鄭若驊:對基本法理解各有不同

新上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談及對《基本法》的理解。(李逸/大紀元)
新上任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談及對《基本法》的理解。(李逸/大紀元)

緊隨馬道立致詞的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談到對《基本法》的理解。《基本法》是在單一體制國家跨越兩個法律制度的法律,由行使大陸法的立法機關頒佈,在實施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內應用。「正如其它法律,不同人對《基本法》可以有不同詮釋方法⋯⋯必須正確了解衝突法規則和比較法研究的概念可如何應用,方可解決。」她認為各方須真誠交換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