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委會檢測市面50款三文魚及吞拿魚刺身樣本,發現49款含重金屬甲基汞(methylmercury,即水銀的有機化合物),當中10款吞拿魚樣本的含量超出法例標準。並發現兩款樣本含寄生蟲,一款樣本聲稱為三文魚,但實為虹鱒。

是次測試包括19款吞拿魚及31款三文魚刺身樣本,19款吞拿魚樣本全部檢出甲基汞,含量由每公斤含0.31至1.48毫克不等。法例規定,所有在本港發售的固體食物,不可含有超過0.5毫克的汞。是次的吞拿魚樣本中,有10款樣本超出標準6%至196%不等。當中「爭鮮」的樣本甲基汞含量最高,達1.48ppm,其次是「松阪庫」的樣本,甲基汞含量達1.23ppm。至於三文魚,除「元氣壽司」的樣本外,其餘30款都檢出甲基汞,含量由0.013至0.14毫克不等,全部未有超標。

以甲基汞含量最高樣本的計算,育齡婦女每周進食6片便超出糧農組織/世衛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JECFA)建議的可容忍攝入量。汞會損害中樞神經系統,對發育中的腦部影響尤大,孕婦、計劃懷孕的婦女和幼童,宜避免進食甲基汞含量可能較高的魚類。計劃懷孕的婦女應在最少1年前,開始避免進食有關魚類。

兩款刺生樣本含寄生蟲

此外,太古康怡廣場的「元氣壽司」大眼吞拿魚刺身樣本被驗出線蟲及蟲卵,荃灣富榮大廈的「魚尚」大西洋三文魚樣本亦被驗出線蟲。唯兩樣本所發現的蟲並沒有蠕動,不能確定是否活蟲。有醫生表示,感染寄生蟲後如果影響胃部,患者在1至12小時內會出現腹痛、噁心或嘔吐等徵狀,部份人更可能出現皮疹。線蟲的幼蟲更可能穿透並進入胃壁或腸壁,嚴重甚至會導致腸胃穿孔。

消委會又發現,「稻庭養助」的三文魚樣本實為淡水魚虹鱒。「稻庭養助」回應稱,涉事魚肉由一位日本養殖三文魚廠家從日本帶來作試用及推廣。公司曾查看該魚肉包裝上,印有「日本青森縣海灣養殖三文魚柳」的標籤,因而認為是三文魚,已向消委會提供由日本養殖場提供的產地證明書。該公司又稱,以後不會入口及販售無認可證明的魚類,強調無意欺騙食客。海關已接獲消委會的檢測報告,亦會諮詢魚類專家的意見,如發現有關聲稱牴觸《商品說明條例》,將會執法。

公民黨建議食安中心更新對壽司和刺身的檢測標準,將寄生蟲及蟲卵納入恒常的食物安全測試計劃之中,保障市民健康。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已去信食物安全中心專員,提出相關建議,並會建議在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跟進。

魚生有害 古書有載

雖然中國自周朝開始已有吃魚生的風俗,但魚生之害,古書都有記載。明朝名醫李時珍在《本草綱目》寫道,殺生本來就有虧仁愛,吃魚生對人的傷害則更大,會造成各種經久難治的奇難雜症。(時珍曰︰按《食治》雲,凡殺物命,旣虧仁愛,且肉未停冷,動性猶存,旋烹不熟,食猶害人。況魚鱠肉生,損人尤甚,為症瘕,為痼疾,為奇病,不可不知。)《三國志》記載,廣陵太守陳登有一次得病,胸中煩悶,臉色發紅,吃不下飯。名醫華佗來為他把脈診症,說他胃中有數升的蟲,是吃生肉所致。陳登服藥之後,吐出三升許蟲,蟲頭仍在動。華佗說這個病三年後會復發,要有良醫才治得了。三年後華佗不在,陳登果然發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