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4月15日),法國巴黎著名地標聖母院失火。隨著火勢蔓延,大教堂塔尖墜落,巴黎人的心也跟著往下沉。有人傷心欲絕地哭了,為聖母院祈禱,有人相信終有一天會再重建聖母院。

72歲的弗雷德‧菲爾普斯(Fred Phelps)來自美國加州,和71歲的妻子黛安到巴黎度假,原本定於17日一睹聖母院風采。不料,15日,他與妻子站在街上看著大火吞噬聖母院屋頂,聽著消防車的警報聲不停地作響。

菲爾普斯感傷地告訴英國《衛報》記者,「這是我臨離開人世前最想看到的古蹟,我和妻子今天卻看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事,這實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們看到巴黎當地人哀傷的臉龐,聽到他們難過得幾乎說不出話來,語氣悲傷。雖然我們不懂法語,但是我們理解他們的心情,我們都非常難過。」菲爾普斯說。

聖母院塔尖崩塌。 (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聖母院塔尖崩塌。 (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來自法國莫爾比昂(Morbihan)的瑪莉-安娜‧艾可查德(Marie-Anna Ecorchard)到巴黎看望她的孩子,不料卻遇上聖母院大火,她說,15日下午6點50分左右,她坐在聖路易島(Ile St Louis)的一家咖啡館露台上時,看到一縷黑煙從聖母院的屋頂竄出。

「這太可怕了,我們看到有人在抽泣,淚水從他們的臉龐流下來。這是巴黎的遺產,不僅僅是巴黎,而是整個法國的遺產。看到這樣一座宏偉的建築物被火吞噬,真是駭人,就像是自己被火燒著一樣地難過。」艾可查德說。

她說,大火一發不可收拾,晚上7點過後不久,聖母院大教堂的塔尖轟然一聲就崩塌了,每個人都驚嚇地發出聲來。

「我在塞納河對岸,看著這一切,無法用言語形容,就像是看到一個人在承受著巨大的苦難……」她補充說。

居住在巴黎的律師、26歲的愛麗絲‧羅爾(Alice Lohr)說:「非常難過,這是一座偉大的歷史古蹟,是造就巴黎之美的一部份,是法國歷史的一部份,也是古典文學的一部;它是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知名音樂劇《鐘樓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 ,又譯為《巴黎聖母院》)一個重要角色,也是生活中的重要部份。」

「身為深愛巴黎的巴黎人,這就像是被人重擊一樣」,羅爾說,「難以言喻的悲痛,留下不可磨滅的空洞。」

夜幕低垂,消防員仍在與大火奮鬥,用強力水柱往聖母院噴去,火焰照亮天際,同時倒映在塞納河平靜的水面上。

夜幕低垂,火焰照亮天際,同時倒映在塞納河平靜的水面上。(Thomas SAMSON/AFP)
夜幕低垂,火焰照亮天際,同時倒映在塞納河平靜的水面上。(Thomas SAMSON/AFP)

圍觀的群眾仍不捨離去,有些人蜷縮在橋樑護欄上啜泣,有些人仍張大著嘴巴,雙眼發直地看著大火無情地毀滅這座12世紀哥特式建築。許多人心中想著,這是怎麼一回事,甚麼原因造成了這場大火。

「這是一場全國性的悲劇。」居住在距離聖母院僅幾百米的保羅‧雷徹特(Paul Rechter)心痛不已地說,「這是法國的象徵,正在崩潰,代表我們民族身份的一部份正在煙消雲散。我們歷史的一部份,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文學……它究竟是怎麼發生的?為甚麼沒有預防措施?」

他的妻子艾格尼絲(Agnes)說,她的父母和祖父母曾住在聖路易島上,從小她就知道大教堂。

「這是我們的成長記憶,幾百年前的藝術作品,背後有許多人的努力。」她說。

現年44歲的皮埃爾·梅斯納奇(Pierre Mesnage)過去20年一直住在可以俯瞰大教堂的公寓裏,看到大教堂屋頂毀損的模樣,「我哭了」,他說。

「我哭了。我在家時整天都在看著這宏偉的建築,像是在看一部戲劇。這是每個人及法國的悲劇。」他說,「這是具有更重要意義的教堂,我真的不明白為甚麼讓這種事發生,這是巴黎的象徵,是法國的象徵。為甚麼不保護她?」

來自鹿特丹的電腦研究教師Ruud van der Leij說,他已經盯著火焰看了兩個多小時,「無法把目光移開,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可怕的悲劇。」

42歲的瓦萊克絲(Marina Valleix)說,她住在巴黎第19區,喜歡帶著孩子探索巴黎的歷史建築,每個周末都或多或少到聖母院,因為很吸引人。

「這場災難讓我傷心欲絕,但是我相信它會被重建。」她說,「我知道聖母院已經被燒燬,尖塔已不復存在,但是我知道我們可以並且將會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