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先生是英國人,來自英國曾為「鋼鐵之都」的雪菲爾(謝菲爾德)。我們在大學裡的遠足俱樂部相識,說起來還得回到七年前的那次湖區旅行.. ....

湖區結緣

那時正值大學開學不久,我參加的遠足俱樂部組織大家去湖區健步,我也報名參加了。就在這次湖區的旅行中我認識了我未來的先生。他是那次旅行中的戶外嚮導還兼小巴司機。當時我還以為他為了打工賺錢,後來才知道他完全是義務的......

因為他在高難度登山隊,而我在普通登山隊,所以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集,只是有一次晚上吃飯時坐在一起,說了幾句話。

我大概地了解到,他比我大一歲,但比我低一屆,中學畢業後沒有直接上大學,而是選擇工作兩年後再讀書。他原本是要去愛丁堡大學讀工程的,但後來放棄了,改在到我們學校學景觀設計專業。我後來常常跟他開玩笑說,幸虧他沒有直接去愛丁堡讀大學,要不然就碰不到我了......

約克郡男孩

湖區旅行回來後,我常常會在俱樂部週末的遠足活動中碰到他,慢慢地自然就熟了。他從小就在峰區國家公園裡長大的,在荒野裡跟著他永遠不會迷失方向。他有時會帶著英國人特有的幽默感和自嘲,向我們有聲有色地講他夏天在歐洲徒步時被一匹野馬追下山導致摔傷胳膊的驚險故事。

我聽得津津有味,心中油然生出景仰之心,但同時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選擇像苦行僧一樣,一個人在荒郊野嶺裡跋山涉水一個月之久。後來,在英國生活久了,才慢慢開始了解英國人的戶外運動和對大自然的熱愛。

那年的聖誕節期間,學校放假了,大多數英國同學都回家了,只剩下我們這些國際生。整個小城就像空城一樣,商店也不開門,真是無聊透了。

有一天,打開臉譜,發現一條來自他的留言,問我什麼時候去爬山。我這才想起來,他是本地人。於是飛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請。在新年的第一天,愉快地相約去峰區爬山了。

後來開學後,我們常常在週末一起去遠足,一起去露營。他還帶我去郊外農場看可愛的高原牛,呆頭呆腦的驢子,還有國人稱之為神獸的羊駝。

初夏他帶我去峰區採野生樹莓,黑莓,鵝莓,秋天去公園裡撿栗子,冬天堆雪人......各種活動,豐富多彩。咳咳......連讀書都差點忘了。

我們結婚了

大學畢業一年後我們結婚了。我隨後在倫敦找到了工作,我們不捨地揮別這座有著無數美好回憶的小城,動身前往倫敦。

當時我們租了輛小貨車,把所有的家當都打包扔到車裡。其中還有幾盆他在陽台上給我種的花花草草。

我的英國的公公婆婆當時也過來幫我們搬家,離別時婆婆傷感地緊緊擁抱了一下她的兒子。雖然他從上大學後就不在家裡住了,但週末什麼的常常還會回家吃頓飯,幫父母修修電腦之類的。

這是第一次他們不住在同一個城市,況且還是搬去倫敦。倫敦,對於住在M25以北的英國人來說,簡直是另外一個國家啊!當然,這是個笑話..... 。不過,當時他父母真的很捨不得他們這個小兒子出遠門。

公公一如既往地很酷,只對先生認真地說說句:《好好照顧她》(照顧好你媳婦)我聽了還蠻感動的,我起先還以為他會對我說好好照顧丈夫之類的呢!

後來公公告訴我們,那天我們走後,他花了一個下午打掃乾淨了我們的公寓,然後去樓下的小超市買了幾罐啤酒,一個人坐在空蕩盪的公寓陽台上,一邊喝啤酒一邊看了很久的日落,最後幫我們把大門鑰匙還給了房屋仲介。唉,國內外的父母其實都是一樣的。

今天吃啥

和大多數八零後的獨生子女一樣,我從小就是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出國前的暑假裡,老媽也只教會了我燒可樂雞翅,番茄炒蛋之類的基本菜式。

我的先生則沒有我那麼幸運,他從三歲起就被他媽放在椅子上讓他刷碗,還拍有照片作證。兄妹三人從小輪流在廚房排班,做飯洗碗倒垃圾。 ..... ...練得他如今一手好廚藝。

我在結婚後,慢慢地在他的指導下廚藝有了起色。各種風味,各種燉菜,胡蘿蔔蛋糕,檸檬蛋糕不在話下......,雖然離大廚的水準還差遠了,但至少不會像以前一樣連自己都不想吃自己燒的菜了。

結語

一轉眼我和我先生結婚快四年了,時間過得真快。他對我來說不光是我的丈夫,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和玩伴。婚姻對我來說,不光是愛情,還有互相扶持。

離開父母很多年了,家,如今對我有了新的含義。不管是命中註定也好,因緣際會也好,我很高興今生能和他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