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共青團中央計劃在3年內,讓逾1,000萬青年「下鄉」,這讓外界質疑中共又在走文革的回頭路。外界發現,知識青年「下鄉」活動並非空穴來風,此前已有多名中共官員提出類似主張。

3月27日,中共共青團中央印發「關於深入開展鄉村振興青春建功行動的意見」,聲稱為了振興農村,計劃到2022年,動員超過1000萬人次大中專學生「志願下鄉」。

該意見稱,將動員1萬名學生黨、團員下鄉兼職基層幹部;引導10萬名高校畢業生或外出農村青年返回農村創業就業;動員逾10萬名青年下鄉,改造鄉村人文環境;培訓20萬創業致富帶頭人等。

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共在當前大學畢業生就業難、農村勞動力流失嚴重、中國經濟嚴重惡化的情況下,出台的一項「既定政策」。

其實,中共團中央出台這項政策前已有跡象,多名中共官員呼籲再次讓知識青年「下鄉」。

北京大學黨委常務副書記於鴻君,2018年7月曾刊文,建議中共當局啟動「新時期上山下鄉工程」,以解決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就業壓力。

文章稱,2018年全國共有860萬大學畢業生,同時還有2000多萬失業農民工等待就業。但同年全國新增的城鎮就業崗位,只有900萬個。

於鴻君建議,選招200萬名大學生到農村擔任教師、醫護人員、農業技術員、公共服務人員和「村官」;也可從事農業產業化企業工作。

該文當時曾引發議論,批評這名北大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於鴻君是忽悠中共當局走文革時期的「回頭路」。文革和知識青年下鄉都已證明是錯誤路線。

今年1月,胡錦濤之子、中共浙江麗水市委書記胡海峰,也在《今日浙江》刊文,呼籲引導工商資本、鄉賢、青年「上山下鄉」,促進鄉村二次開發,實現鄉村「蝶變振興」。

台灣中央社4月13日報道說,中共團中央計劃動員1,000萬人次青年下鄉的消息曝光後,再對照於鴻君、胡海峰的文章,外界不禁聯想,這個令中國中老年人心頭為之一震的主張,是否已有長久的脈絡可尋。

對於中共企圖利用動員逾千萬名大學生下鄉,解決中國當前的問題,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4月12日對美國之音表示,該運動又是一項典型的拍腦袋做出的決定,註定會失敗。

楊建利列出了多條失敗的理由:一是中共不能像當年文革一樣,把人員強制送走,強行捆綁於土地;二是農村沒有足夠的誘因吸引青年回鄉;三是農村的根本問題是土地所有權問題,及其造成的土地無法自由流轉問題,農村沒有空間讓這些下鄉的青年發展;四是農村空心化嚴重,大部份勞動力流向城市,農村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之人,如何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