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七暴動60周年。親身經歷六七暴動的資深傳媒人程翔表示,六七暴動最核心問題是中共透過文化大革命的介入,令事件變為動亂,這種暴動的遺害至今未消除。

程翔昨日出席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的網絡節目。談及六七暴動,程翔形容至今仍然歷歷在目。他指,六七暴動不能否認有其社會根源,總而言之有三大矛盾:第一是民族矛盾,當年英國政府管治對華人非常差;第二是階級矛盾,當時的資本家和工人之間的矛盾很大;第三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矛盾,特別是很多小市民都經歷過被警察欺負。

這些矛盾使香港在上世紀60年代已經成為一個火藥庫,66年天星碼頭加價五毛錢都足以觸發一場大規模騷亂,成為六七暴動的導火線,「所以從66年那場動亂我們看到當時社會的矛盾是很嚴重,但這場騷亂亦恰恰證明假如無共產黨介入,純粹本地因素不會導致一場這麼大規模、持續8個月的大規模動亂,所以除了本地因素之外,中國文化大革命向香港伸延才是六七暴動最核心的原因。」

程翔表示九七之前,六七暴動的性質和評價基本都被否定,中共方面也多次否定,但到了九七之後,港府就開始對六七暴動有所平反,六七暴動的遺害至今。「暴動未完,因為當年發動暴動的人很多今日都成為建制派代表人物,很多入了政府做高官。」

他舉例,前行政長官董建華2001年帶頭為六七暴動平反,刻意頒大紫荊勳章給楊光,然後將次一等的榮譽,金紫荊勳章頒給商台老闆何佐芝,「商台當年最出名是林斌被燒死,董建華究竟想傳遞一個甚麼信息給香港人呢?鼓動暴動的人得到最高榮譽,反對暴動的人得到次一等榮譽,你是否攪亂香港人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

程翔透露,六七暴動的參與者原本準備從今年5月份開始準備一系列活動,為六七暴動「平反」,但被北京以習近平訪港下令禁止。從中可以看到,這些被中共毒害者至今沒有獨立的個人思考。他呼籲港人未來要自強,形成強大的公民社會,才能對抗這股極左思潮的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