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日俄,日韓關係冷卻,對此,日本時事評論人士表示,如果上述關係繼續惡化,中共和北韓將有機可乘,會給東亞地區的安全保障帶來影響。分析認為,日本需要修復與俄羅斯、南韓的關係以抵禦來自中共的威脅。

文在寅2017年5月出任南韓總統後的兩年,對日外交的強硬態度是歷屆左派政黨中少有的。兩年中,日韓之間在慰安婦問題,日本巡邏機日本海能登半島海域,遭南韓火控雷達鎖定,二戰期間「徵用工」賠償問題,以及南韓國會議長連續要求日本天皇道歉等事件上,雙方碰撞激烈,兩國關係陡然變嚴峻。

日本外交評論家、前小泉內閣時期的首相助理岡本行夫針對目前惡化的日韓關係表示,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修復。

他表示,文在寅雖然是左派,但與過去左派一貫的親中、親北韓,遠美國的態度不同,文在寅是親北韓、親美、與北京保持中立。通過美國的介入是修復日韓關係的途徑之一,但是特朗普似乎忙於下屆連任之事,無暇顧及日韓,需要日本作出外交努力。

四島問題生變 日俄關係劇降溫

另一方面,日本和俄羅斯之間馬拉松式的簽署「和平條約」的談判近期陷入停滯的泥潭。去年11月在新加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談後表示,「把戰後70多年遺留的問題不再留給後世,我與普京將為它畫上句號。」安倍同時還強調,「與普京彼此之間已達成意向。」

隨後安倍表示,放棄日本政府多年來一貫堅持的「4島一併歸還」原則,改為「2島歸還」,作出「大退讓」與普京進行會談。如果在數年前,有誰提出「2島歸還論」,立刻就會招來「賣國賊」的批判和聲討。因為根據1956年「日蘇共同宣言」的內容,雙方簽署和平條約後,向日本交還齒舞、色丹兩島,但是日本堅持「4島一併歸還」方可簽署和平條約。雙方互不相讓,致使戰後70多年的今日,日俄之間尚未簽署和平條約。

然而對於安倍的「大讓步」,普京並不領情,提出進一步要求,「2島歸還的前提是,不能在2島上駐紮美軍,然而日本目前沒有可信的措施保證這一切。」給了安倍一記重拳。

今年3月21日俄羅斯大使加盧津在一次演講中言及北方四島時表示,「北方四島是二戰後的結果,是俄羅斯的合法領土,這在俄羅斯是常識。」俄羅斯大使的這番講話,如一盆冰水,給安倍澆了個透心涼。至此,日俄關係陷入找不到出路的迷宮。

分析:美日俄需聯手 圍堵中共

分析人士認為,南韓,俄國在意識形態和價值理念上基本與國際社會一致,而中共和北韓是共產極權,對內箝制輿論,壓迫信仰,對外武力擴展、威脅周邊國家。日本需要儘快修復與俄羅斯、南韓的關係,共同對抗來自中共的威脅。

日本著名俄羅斯問題專家北野幸伯表示,「要抗擊中共需要和俄羅斯聯手。」北野引用美國著名戰略家勒特韋克(Edward Nicolae Luttwak)的觀點說,「日本能否應對威脅除了必不可少的美國支持,俄羅斯能否加入進來也至關重要。」

北野強調,「日本、美國、俄羅斯如果聯手,就能阻止中共的霸權擴張。」

北野主張應該優先日俄間的經濟合作,領土問題待以後時機成熟再談。他以其在俄生活28年的經歷表示,「認為有必要『歸還4島』的俄羅斯人幾乎沒有。俄羅斯人的領土觀是,領土歸屬是隨著戰爭結果而改變。」他表示,在這樣的國民意識中,要求北方四島的歸屬問題,目前的普京還不具備抵擋國內輿論反對的力量。

北野說,從過去日俄關係的晴雨表來看,經濟合作是雙方最好的粘合劑,在2013年、2016年時,雙方經濟合作緊密,日俄關係進入蜜月期,但是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日本加入國際社會對俄的經濟制裁後,關係疏遠,之後,安倍在北方四島歸屬問題上操之過急,關係就處於時冷時熱的不穩定狀態。目前日韓、日俄關係惡化,日本需要以長遠眼光調整外交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