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起彼伏的負面消息困擾下,華為近期一方面開展公關攻勢,通過中共使館或自己邀請美媒記者去深圳園區參觀;另一方面公司頻繁發表產品安全言論,宣稱即使受到中共要求,公司也不會把客戶數據交出來。

但多家外媒引述專家們認為,華為的這一聲明沒有多大價值。鑒於中國的政治現實,面對中共的要求,華為除了聽從外,別無選擇。

CNBC在3月5報道稱,美國、日本和澳洲在內的多個國家已阻止華為給下一代移動網絡(5G)提供硬件。美國表示華為設備可能為中共政府提供後門,從而使中共能夠進入美國網絡,華為對此則一再否認。

澳洲政府也在強調,中共的互聯網法規要求科技公司幫助北京執行定義模糊的「情報工作」,這意味著科技公司無論願意與否都可能被迫交出網絡數據。

澳洲情報部門已經發現,中共要求華為為其提供該公司出售給其它國家/地區/某人的網絡設備之登錄信息。

近年來,中共擴大了蒐集資訊的能力,並制定了新的法律,擴大了情報蒐集行動的範圍。特別是2017年通過的《國家情報法》和2014年的《反間諜法》。情報法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應配合國家情報工作。

CNBC報道,當中共政府要求配合蒐集情報時,似乎任何組織和個人是沒有選擇權的。

華為稱會拒絕中共要求 引發專家質疑

為消除外界疑慮,華為近期頻繁在媒體上宣傳,公司不會交出客戶數據。華為發言人表示,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和其他高級管理人員說「華為不會建立後門或移交客戶數據」。

上個月,任正非在接受CBS新聞採訪時表示,華為絕不會參與間諜活動,絕不會安裝後門。即使被中共的法律要求,華為也將堅定予以拒絕。

CNBC聯繫在中國的消息人士,但他們拒絕發表評論。但來自國外的專家均表示質疑。他們認為,華為幾乎不可能拒絕北京關於獲取數據的要求。

「華為無法抵制來自(中共)政府或中國共產黨的任何命令,在商業或任何其它環境下都得按照(中共的)吩咐行事。」 紐約大學法學院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通過電子郵件告訴CNBC。 

孔傑榮進一步解釋說,華為之所以無法抵制,不僅是受到中共現有法律的強制,而且更重要的是,受到(中國的)政治現實以及黨國經濟的組織結構和運作的強制。他說:「這個黨已經植入華為的內部,並且在控制著它」。華為將必須交出所有被要求的資訊,並執行任何黨要求執行的監視活動。

孔傑榮是中國及東亞法律專家,他也是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FR)兼任資深研究員及寶維斯律師事務所的資深顧問。他還代表中國和亞洲其它地區的企業客戶處理法律事務。

英國諾定咸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馬丁·索利(Martin Thorley)也認為,在北京提出要求後,華為進行抵抗是不現實的。他說,在中國的法庭上「對抗政府的要求是不現實的」,因為長久以來大陸法律只確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如果被要求(提供資訊),企業或個人就必須向黨提交。」尤其像華為這樣大規模的公司,又深耕敏感領域,沒有與共產黨的廣泛關係,就不可能成功。

美國對華為的另一個的擔憂就是華為參與外國的5G建設。新網絡不僅將支持超高速移動互聯網,還將成為無人駕駛汽車等其它技術的支柱。

2018年2月在巴塞羅那舉行的2018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南韓展出帶有5G技術的自動駕駛汽車。(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2018年2月在巴塞羅那舉行的2018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南韓展出帶有5G技術的自動駕駛汽車。(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曾為澳洲政要提供諮詢、國際網絡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的智囊負責人韓松(Fergus Hanson)說,不像人們熟悉的3G和4G,5G所扮演的角色遠超以往。他說:「我們所說的這個網絡將控制我們生活中的每一件重要事情……甚至決定生死……所以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供應商來建立5G網非常重要。」

前英國高級情報官員、國際戰略研究所高級顧問奈傑爾·英克斯特(Nigel Inkster)解釋說:「華為參與發達的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的核心5G基礎設施,是戰略性的改變遊戲規則,因為5G就是一個遊戲規則改變者。」

英克斯特解釋說,中共已經在通過「一帶一路倡議」企圖重塑全球,以符合其自身利益。而其「國家電信冠軍」企業是這一戰略中很重要的一部份。華為自然也是其中一部份。

「華為確實表示會拒絕任何中國(共)政府提出的協助間諜活動的要求。但這樣的聲明看不出其價值來,」英克斯特告訴CNBC,「華為是中共政府的一個產品和工具,並且被視為國家戰略目標的成果」。

英克斯特認為,華為只是一家電信公司這一說法並不符合事實。

《金融時報》引述一些律師的話認為,如果中共要求華為提供其存儲的數據,華為將會發現,拒絕中共的要求將會極其困難。

「(華為)不能拒絕,(中共的)法律規定公司有義務為國家安全和調查需求進行合作。國家安全法,反恐法和其它法律都要求公司協助司法機構,」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從偉(Wang Congwei,音譯)說。

雖然華為強調,中國(中共)法律中有「保障措施」,捍衛企業的「合法利益」。情報人員不能強迫公司做違反公司「合法」利益的事情。但是,外國和中國科技公司都經常被要求向中共政府上交違反這些公司商業和客戶利益的資訊。

師濤案就是一個例子。2004年六四鎮壓事件15周年前夕,中國媒體人師濤把中共要求嚴防紀念六四活動的有關文件摘要,通過雅虎郵箱發給美國紐約一家網站的編輯。在雅虎被迫向中共當局提供了師濤郵件的信息後,這些信息成為師濤被判刑10年的證據。

《金融時報》稱,之前還沒有任何公開的例子顯示,有公司面對北京的要求曾站出來拒絕,除了選擇離開中國。

華為稱,華為在中國境外的子公司和員工不受《國家情報法》的領土管轄。但《金融時報》引述專家稱,《國家情報法》要求情報人員在「中國境內和境外」開展工作,並強迫組織協助他們開展工作。國家安全官員過去曾前往美國騷擾法輪功學員。

香港的品誠梅森(Pinsent Masons)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保羅·哈斯威爾(Paul Haswell)認為,華為引用領土管轄問題只不過是轉移注意力。「無論法律規定甚麼,如果(中共)國家要求你做某事,如果你不做,將面臨後果。這個黨是『至高無上』的,對所有事情都有最終決定權」。

喬治城大學美中全球議題對話項目執行主任、小布殊政府時期國家安全委員會總統特別助理丹尼斯·維迪寧(Dennis Wilder)3月4日表示,「不難看出北京可以如何運用華為。大家都已經聽說過中國(中共)的各種法律要求中國公司與中國(中共)政府合作。華為律師聲稱,這些法律不適用於他們,我認為他們這種說法很難令人信服。」

中共政權以諜報起家讓西方國家極度不信任

美國之音稱,儘管華為公司一再保證,該公司的科技產品不會給美、英等西方國家的通訊基礎設施構成安全風險,但許多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政界對中國(中共)政權的極度不信任是美國不肯為華為放行的根本原因。

美國聯邦參議員邁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表示:「要意識到,華為、中興這些公司是中國共產黨的全資子公司,因此我們對它們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滲透到我們的國內產業感到非常擔憂。」

加拉格披露了中共以諜報起家的本質說:「這在很大程度上與中國共產黨的起源有關,它是一個影響力組織,一個情報組織,一個在中國境內成功發動叛亂的組織。今天的許多最高領導人,基本上都是中共建立之初時的間諜和情報能手的兒子。」 

華為邀請美記者參觀園區 美議員:這是共產黨議程

在面臨層出不窮負面信息的局勢下,華為公司開始展開公關攻勢。華為大量邀請或通過中共使館邀請美媒記者去深圳園區參觀。

《華盛頓郵報》記者喬什·羅金(Josh Rogin)在自己的推特上貼出了華為公司電子郵件全文。這封郵件寫道,華為邀請包括羅金在內的一批重要美國記者於3月18日到華為的深圳園區參觀,記者將有機會與華為高管會面、參觀生產線以及討論華為在美國面臨的挑戰。

邀請函說:「如果您可以接受無需付費的旅行,華為將為您支付機票、酒店、餐飲等費用。」

羅金在推特上說:「這是絕對不行的。任何收了華為錢的美國記者都應該感到羞愧,並應該受到譴責。」

《紐約時報》記者安娜·斯旺森(Ana Swanson)則在推特上透露,華為經由中共大使館向她和她的同事發出了這份採訪邀請。

加拉格參議員說:「我敦促所有美國的記者、所有與聯邦政府有任何關係的人,拒絕任何參觀華為、訪問中國的免費旅行。很明顯,他們提出了一個議事日程,這不僅僅是華為公司的議程,而是中國共產黨的議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