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多,大陸前知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兩次曝料的效果堪比兩次地震。一次是通過曝光范冰冰的「陰陽合同」,引發演藝界大地震,迫使眾多演藝界明星紛紛補繳稅款,並被當局限制了報酬上線。如今的演藝界噤若寒蟬,一片蕭條,與此不無關係。另一次是曝光了最高法丟失陝西千億礦權案的案卷,引發最高法大地震,使中共司法的黑暗赤裸裸地呈現在世人面前,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如今是岌岌可危。根據分析以及崔永元自承「後台很硬」,其定點引爆的目的性非常強,既幫助了當局收繳巨額稅款,又整肅了內幕重重的最高法。也因此,2019年崔永元的最新曝料,也應有其特定的目的。

2月11日,崔永元在其個人微博上披露了上海快鹿案關鍵人物、專門負責和上海警方以及警局高層維護關係的邵永華的最新行蹤。邵是上海當天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曝料稱,(快鹿案)案發後許久,邵永華來到北京,把當時公司花一億元人民幣買的和田玉3,000萬賣掉變現。崔永元並透露,邵永華送禮的手錶「幾十萬上百萬一塊」。

在2月8日的微博中,崔永元透露一名拼音為「LIN FENG」的上海警察,在香港匯豐銀行和大陸一間銀行共有超過5,000萬元的存款,並在香港擁有物業。據信,該名警察應該是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六支隊長林峰。

而在2018年時,崔永元在曝光快鹿案時,公開舉報上海長寧區經偵支隊副支隊長彭奮及兒子彭明達捲入快鹿董事長施建祥的案件,並稱由於上海經偵涉案人員眾多,應該讓「江蘇網警」來查。此外,他還暗示施建祥或藉由「陰陽合同」偷稅漏稅和洗錢。資料顯示,快鹿集團因從事非法金融活動遭遇擠兌,施建祥2016年已遠走加拿大並成為紅通疑犯。

從崔永元的曝料看,他的目標主要是邵永華與上海經偵的彭奮和林峰,而後者是重點目標。他所傳遞的信息就是,找到負責與警方聯絡的邵永華,就可以挖出彭奮、林峰等人的貪腐內幕。目前,彭奮已在快鹿案案發後主動辭職,而林峰並未直接回應崔永元的曝料,但深諳官場黑暗的他們內心也必定知曉,他們同樣不是崔永元幕後力量的最終目標。

事實上早在2017年,就有海外媒體援引知情者的消息,曝光了林峰利用境外追逃的便利,以權謀私、累計受賄近億元的內情。比如在2017年4月接手快鹿金融案的海外追逃工作後,林峰在香港與邵永華、原大中華金融控股總裁陳寧迪等人見面,他們都是因為侵吞資產而出逃海外,邵一次性送給林峰2000萬港幣現金。也因此,林峰對這些涉案人員採取無作為辦案,共同吃喝玩樂,並利用國家機器為其服務。

消息透露,林峰在外擁有多處房產,其中一處香港居住地是在深灣的一所豪宅,這與崔永元的曝料相吻合。

林峰還與邵永華熟識的公安部某領導以及公安部駐香港負責人秘密侵吞快鹿與香港上市公司股權、股票和現金(價值超30億),收受逾億現金。這個「公安部駐香港負責人」大概說的是2016年出任公安部駐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部長的李江舟,他曾先後任賈春旺的秘書、國保局局長、公安部港澳辦主任,其亦獲得過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田期玉、前副部長陳智敏的賞識。至於「公安部某領導」,有消息指是曾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現任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的白少康。

消息還指,林峰早有受賄案底。2015年被抓的「私募一哥」、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人、總經理徐翔當時給予林峰5000萬,在徐翔案中林峰就接受過中紀委的調查,因隱藏太深逃過一劫。徐翔被抓是因為其涉及江派當年發動的「股災」,他的公司不僅與劉樂飛掌控的中信證券存在隱秘關聯,而且與50家左右上市公司董事長勾結操作二級市場,與四五個小太子黨輸送利益,其中應包括落馬的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的兒子。而艾寶俊與江家人關係密切。徐翔給林峰5000萬的用意何在,大家可想而知。

此外,消息亦指林峰還協助中國私募基金太子黨套錢洗錢,如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李長春的女兒李彤,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等。這在江派勢力佔據的上海同樣也不奇怪。

除了生活腐化、受賄外,林峰亦濫用職權肆意抓捕、邊控、通緝與案件不關聯的無辜群眾,篡改事實後誘導受害人簽字,還在審訊期間對審訊人進行不間斷的人身攻擊,言辭污穢地詆毀受害者,晝夜不間斷地進行「審訊」等。這種流氓執法在公安系統中並不罕見。

無疑,2017年的曝料並未影響林峰的仕途,說明其頭頂還有保護罩,那麼,在崔永元再度將其曝光,林峰還能安然無恙嗎?在筆者看來,崔永元曝料的更大目標或是公安部某個高層,或是上海公安系統的高官,或是江派的某個高官,而這應還是涉及中共高層博弈。而這步棋走到哪一步,會遭到怎樣的反撲,結果如何,都只能繼續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高層不休止的內鬥將加速中共的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