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一向被外界稱為「毒舌」的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怒懟《手機2》的事件越炒越熱、越鬧越大,幾乎引得大陸網民全民參與討論,而且6月5日他又指向更多的明星。不過他的話目前都沒有辦法得到證實。但有分析認為,明星「陰陽合同」事件,有可能導致娛樂圈大地震。

就在當天,崔永元對採訪的記者表示,「陰陽合同」還有大人物。當時有記者問他「7.5億演員夫婦」是不是楊子、黃聖依?他這麼回答:「他(楊子)今天已經託人給我帶話,說要滅掉我。」

在他披露的7.5億「陰陽合同」裏面部份內容中,有一筆9738萬的花銷,做了三件事。其中電影《大清相國》的總監製韓三平大約3000多萬的費用;《中南海保鏢》拿走了5500萬,先給李連傑約定檔期的片酬,但李連傑自始至終都不知道這件事;第三個就是需要拿回一個已經被人註冊的域名,花了1200萬。

各種曝光的消息越來越多,娛樂圈裏面的各種潛規則也逐漸地浮出了水面。就在娛樂圈逃稅的冰山一角被逐漸撩開後,網民留言表示,「任何一個環節,都是黑錢的環節。」

此前中共官方也曾對娛樂圈喊話,抵制逃漏稅,但效果並不明顯。有親共色彩的海外中文媒體表示,范冰冰有可能成為劉曉慶之後的第二位被處罰的「巨星級」藝人。

其實劉曉慶並不是因為偷漏稅被處罰,她在自己的書中介紹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是江澤民看上了劉曉慶,想把「曉慶妹妹」變成他的一個姘頭,但是被劉曉慶拒絕了。江澤民掌了實權後就開始報復劉曉慶,安插內線進入劉曉慶的公司,硬生生做了一個假帳,把劉曉慶給送進了監獄。

明星逃稅問題,早已是眾人皆知的「潛規則」,只是民不舉官不究。也曾有不少人遭到過處罰,但卻屢禁不止。這是為甚麼呢?有分析表示,大部份逃稅被罰的明星都以補繳稅款和罰款的方式了結,這種較輕的處罰難以有效遏止逃漏稅。

之前《香港經濟日報》報道,在中國和哈薩克斯坦邊境線附近的霍爾果斯,這個地處偏遠的新疆小城,因為出台了優厚的稅收政策,吸引了大量的投資,因此成了娛樂界的「避稅天堂」。從2011年至今,中國大陸的影視文化類企業在這裏註冊的就有1600多家,每年都有至少200家企業分別向霍爾果斯註冊子公司轉移2000萬以上的利潤。這還是「合理避稅」,非法的更是比比皆是。

明星的片酬過高也一直飽受人們的詬病,甚至引發公憤,不少中國導演都曾經譴責明星高片酬的現象,指稱市場畸形。2017年9月,中共廣電總局明文指出,演員的總片酬不能超過製作成本的40%。隨後還有導演主動宣稱不再啟用大牌演員。但是最終都是不了了之,明星的價位依然居高不下。

為甚麼?因為市場主導權不在這些導演們的手上,沒有「明星臉」,上座率就低,中國的影視劇粗製濫造,內容單一乏味,只能靠著「明星臉」來賺錢。最終那些導演們不得不拿出高片酬請大牌演員,靠他們來吸引觀眾。

有分析認為,中國的演藝市場從一開始就不健康,是賺快錢的「煉金池」,沒有市場經濟可言,只有資本快速的滾動出入。而那些明星就是變現的最好工具,高投入高產出,用這個維持著資本的熱情。

高投入、高片酬,應該對應著高質量的電影,這才是人們可以認可的。但是很多的影視公司的老闆經常自豪地說自己是「玩」電影、「玩」電視的。一個「玩」字,這裏面的含意應該不難領會。

其實早前江澤民集團的李長春和劉雲山在把持文宣系統的時候,娛樂圈的淫亂、貪腐就已人所共知。更大的罪惡是長期灌輸中共黨文化,用低俗的方式歪曲歷史、詆毀傳統,對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負有直接的責任。

儘管如此,中共對演藝界的高調喊打也是令人奇怪。有分析認為,近些年中國的經濟羸弱,國庫已經被中共折騰空了,美國又在這個時候聯合西方國家圍堵中共,並重拳擊中了它的貿易軟肋,中共遭遇了空前的危機。同時又趕上六四,中共高度緊張,急需轉移人們的視線。

不過也有網友表示,「崔永元就是中共打人的一個棍子,用過之後就會扔掉的。」網友分析認為,娛樂圈的黑幕早已不是秘密,這個時候崔永元跳出來,中共要搞甚麼事兒嗎?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