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經常看到有測字的,總認為是江湖騙子,後來發現歷史上有很多高人,如神機妙算的諸葛亮、學富五車的紀曉嵐竟都是測字高手。

漢字不僅僅是一種書面的語言,它具有全息性,每個漢字,都蘊藏著不同時空的相應信息。如果人的生死禍福命中註定,測字可能就是提前看到了上天的一種安排吧。

清康熙年間,掌管江西地區司法的按察使劉廷璣,記載了一個民間測字先生的幾個故事。隨便寫個字給他,片刻就知前途吉凶。

有人來卜個「字」。

先生略微審視一番,便對來者拱手承讓:「要占卦的現任官吏啊,不是都察院的,就是按察使的。『字』和『憲』同為寶蓋頭,『字』下是一個『子』,『子』乃地支的初始,說明閣下要到異地履職了,恭喜啊!」

來人問:「到甚麼地方任職呢?」

先生回答:「總在一個好地方吧,因『子』在『好』的一邊嘛。」

臨走前,來人又竊問:「有甚麼不吉利的?」

先生回答:「『子』是一了,只怕此任不能再往上陞遷了。」後來驗證,果真如此。

一人寫了一個「文」字,占一件官司。

先生說:「說『吝』不是『吝』字,說『凶』也不是『凶』字,這個官司啊,要撤案無事了。」

來人問:「甚麼時候撤案啊?」

先生問:「今天是幾號?」

來者:「十五。」

先生說:「再過六日必撤案。」

六日後,訴訟果然解除。

怎麼算出來的呢?先生說:「『散』字是『昔』和『文』,『昔』是『二十一日』的意思,當天是十五,那就過六天後,案子就撤散了。」

一天晚上,有人匆匆來測字,來不及寫,時辰剛好是戌時,來人脫口而出占「戌」字。

先生問:「占卜哪方面的事?」

回答:「和人談判。」

先生說:「這次談判,不要直接說,要迂迴點,事情就能談成。」

問甚麼原因,先生說:「『戌』中那小橫點轉個彎就『成』了。」

一個人把馬給丟了,寫了個「奇」字,問還能找到嗎?

先生說:「找不回來了。」

為甚麼?先生說:「『騎』失去『馬』為『奇』,無馬可騎,『奇』上面是『立』,下面為『可』,意味步立行走也可以啊。」

一位書生參加科舉鄉試後寫了個「花」字,來測能否考中。

先生說:「必中無疑,恭喜你排第二十七名,已經有人朝往你的住處奔告了。」

書生回到住處,果不其然。先生把「花」拆成了站立的「人」字旁加「二十七」,據此他測出書生中榜。

此人後來寫了「一」字,問前途。

先生測曰:「二十年之內,官至五品,有三個孩子,壽在七十開外,八十歲之內。」

詳問其故。答曰:「寫三個『一』就是『三』,意味生有三子;再豎著畫兩豎筆,就是『五』字,即二十年內五品;一到七中都有『一』這個筆畫,但『八』沒有,所以壽到七十餘,八十內。」

圖為北宋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圖為北宋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一個太守寫了個「識」,問測。

先生曰:「文頭武腳,你不是審理訴訟、掌管刑罰的官員,就是地方監察官。」對方說:「是知府,地方最高行政長官。」

因「識」和「職」類似,所以是測職業。落筆「言」字先成,故測出是文職官員。果然。

先生問:「你任職幾年了?」

對方說:「五年了。」

先生說:「滿六年,父親會有喪事。」

看「識」字中間結構,有小「六」字,為六年,「一」為「丁」字第一筆,「日」代表父, 故有父有喪事。「戈」屬於武,三年服喪期滿,文官缺職不補,武官缺職可補。

事後果然如先生所說,後太守喪期滿,重新任職時,恰好朝廷有空缺,就補了個輕騎都尉的武官職位。準得超奇!

若一字求測,初心之念說出的那個字,得先天之氣,容易測準。如果稍加轉念想出的字,就不容易準。

倉頡像,出自《Portraits de Chinois celebres》(歷代帝王聖賢名臣大儒遺像),18世紀繪製,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
倉頡像,出自《Portraits de Chinois celebres》(歷代帝王聖賢名臣大儒遺像),18世紀繪製,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

《歷代名畫記》解釋說,倉頡造字洩露了天機,天就落下了粟米;讓精靈無法遁形,所以鬼都在夜裏啼哭。(「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民間也有一種說法,講算命測字的很多是瞎子或瘸子,猜測是因洩露了天機而得的果報。

參考文獻:

清 劉廷璣《在園雜誌》測字

唐 張彥遠《歷代名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