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方對大興區亦莊鹿圈村村民的圍困已經13天。有消息說,村民因抵制強拆,守衛家園,被當局定性為罪犯,連給其送水送飯的人也被刑拘。目前警方企圖強攻,被困村民情況十分危急,當地居民呼籲國際社會予以關注。

知情人李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被圍困村民果麗麗的家里至少有四五個人,從13號到25號,她家已經被斷水斷電13天了,外面的人跟裡面聯繫不上。因為現場有特警,黑保安,警察層層設防,守著每個大門。

李女士說,大約3天前,一些熱心的朋友,組織大家給被困村民送飯送水,但去送飯送水的人被警方抓了十幾個,全被刑事拘留。說他們是給罪犯提供食物。

2015年,果麗麗家曾因強拆發生過命案,果麗麗的丈夫吳子玉不堪逼遷砍死一名拆遷人員,被判無期徒刑。果麗麗則守在家中,同村幾個已被強拆的村民也住在一起,共同守衛這棟房子。

2016年,果麗麗家又被強拆,強拆人員圍攻了四五天,房子被破壞了很多,但是強拆一方有人受傷,沒有攻進去。此後,幾個村民一直守在房子裡,由親戚朋友送飯送水。

「他們去強攻民房,人家是正當防衛嘛。」李女士說,「因為(被困村民)就是想跟政府談,都是被強拆的,就想得到政府一個妥善的解決。」

強拆方暫時放棄了行動直到。去年12月底,村民放鬆了警惕,警方把房子裡的其中一個人抓走了,並以此為突破口,尋找所謂「證據」。

李女士說,「大量的群友每天可能都要給北京市熱線打上百個電話,官方回覆說(被圍困房子)裡面有罪犯。打110和警務監督的電話,回覆也說裡面有犯人。」
「老百姓特別疑惑,有犯人你可以抓捕嘛,哪有這樣圍困的啊!就活活把人餓死在裡面。現在是北京的三九天,他們是用電取暖的,現在已經斷電十幾天了,凍也要快凍死了!北京市晚上都是零下10度。」她說。

李女士擔憂,根據裡面的人傳出消息,很有可能這一兩天警方要採取行動。警方審問了被抓的十幾個(送飯送水的)人,問他們房子裡面的情況,有什麼設施,武器,房間的佈局等。

「因為被傷害的老百姓對強拆有強烈的仇恨感,如果他們強攻的話,我相信一定會有流血衝突,不是對方就是村民。我們都不願意去看到這種情況。」她說。

非法強拆政府充當強盜

據介紹,從2009年年起,北京中信新城房地產有限公司,對大興區亦莊鹿圈村徵地拆遷,村民表示,「它們官商勾結用搶劫的補償方式,強佔村民僅有的房產」。中信房地產被指起碼是個紅二代的公司,很有背景。

自2009年起,大興區亦莊鹿圈村被徵地強拆。(微博截圖)
自2009年起,大興區亦莊鹿圈村被徵地強拆。(微博截圖)

目前,還有四十多戶人家在村子裡堅守。整個村子都被護欄圍起來了,護欄周邊到處都是電子眼,有人在附近出現的時間長了,就要被派出所傳喚。在村外還有特警的車,每個角落都有特警,便衣。

對於警方這次圍而不攻,李女士分析認為,他們的目的,一是要把村民活活地餓死在裡面,二是找到周邊與村民有聯繫的組織和援助他們的民眾,將其定性為黑社會組織。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警方斷水斷電,圍困的手段是非法的。強拆從實體上,從程序上都是一種非法的作為,而政府在這些事情上扮演了一個強盜的角色。

第一個是實體問題,政府不應該用這樣低的標準去徵收老百姓的房屋所有權。現在無論是政府搞建設,還是開發商搞房地產開發,實際上價格補償標準是掠奪性的,從本質上和搶劫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第二個是程序問題,就算是補償的標準合理了,也有人未必願意把自己的房子給拆了。正常應該通過法院起訴,由法院做判決,終審判決生效以後,由法院進行強制執行。

賴建平說,「現在補償不合理,程序上更是跟土匪一樣,採用流氓手段,斷水斷電啊,派人去騷擾啊,把人強行抓走啊,有的甚至直接把鏟車開過去,把人都軋死。這不但是強盜行為,本質上跟戰爭沒有差別,只不過是小型的,少數一群人之間的戰爭」。

中共治下百姓喪失保護個人財產的權利

對於北京亦莊強拆案中,守衛自己家園的村民被當局定性為罪犯,賴建平認為,一個人保護自己的人權,保護自己的私人財產,這是一種神聖的天賦人權。個人有反抗暴政的權利,有反抗別人侵犯自己的財產和人身的權利,但是,在共產黨專政之下,老百姓事實上等於喪失了這種反抗權。

他說,「事實上,中共這樣一個政權,本身就扮演了黑社會角色。」他說,「他們一方面用民間的,黑社會的流氓手段,另一方面又動用國家政權來壓迫和奴役老百姓,充當這種強盜,這個東西現在太普遍了」。

賴建平指出,強拆這種衝突在中共體制下是很難解決的。共產黨執政以來,這個暴政一直在延續著,要想獲得徹底根本的解決,除非把共產黨推翻了,除非制度改變了,老百姓真的擁有了產權,擁有了所有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