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六輪貿易談判將至,這對雙方能否在3月1日的最後期限前達成協議至關重要。彭博社21日引述消息人士說,目前雙方在美國最關注的知識產權問題上欠缺進展。

《南華早報》同日發文稱,中國的假冒名牌產品猖獗,也給中方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帶來挑戰。

據彭博社報導,熟悉中美談判的知情人士說,特朗普政府在與中方所將達成的任何協議的評判標準最終都將是,中方是否會結束「國家協調的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而在美國最關注的知識產權盜竊問題上,雙方到目前為止進展甚微。

中美下一輪談判定於1月30日至31日,習近平的最高經濟顧問劉鶴屆時將會訪問華盛頓展開談判。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1月18日表示,月底美方與劉鶴的貿易談判將會很重要。他對此表示關注。

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及強迫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以換取市場准入的相關做法佔據了中美貿易代表團在本月初三天談判的大部份議程。知情人士表示,在這些問題上雙方並未取得建設性成果。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上週在與國會議員的會議中證實了在知識產權問題上缺乏進展。

雖然目前尚不清楚美方是否在最近幾輪談判期間就知識產權問題提出任何新的要求,但去年美國的要求是,中方要廢除與技術轉讓有關的具體政策和做法,停止政府主導的網絡盜竊,加強保護知識產權和終止對「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目標行業的政府支持行為。

貿易戰的核心: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問題

彭博社說,與中共在知識產權問題上的僵持構成了特朗普政府貿易戰的核心。特朗普希望通過對中國商品施加關稅為槓桿,來促使中方對其政策進行有意義的經濟體制改革。

在針對中共的不端貿易行為上,美國國會兩黨表現出罕有一致的強硬態度。

「任何有價值的貿易協議都要將明確解決中國(共)猖獗的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問題,這既是為了美國經濟和美國工人的利益,也是為了我們的國家安全。」共和黨參議員馬克·魯比奧(Marco Rubio)說。

同樣,參議院財政委員會的民主黨議員榮·懷登(Ron Wyden)表示,中美之間的任何協議都必須直接解決關稅的基本問題,那就是,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的行為。「少一點,都將會使美國工人和雇主易受中國(共)掠奪性行為的傷害。」

特朗普總統及其助手們也將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視為攸關美國經濟存亡的大事。美國政府也開始對華為涉嫌盜竊美國公司的技術秘密展開聯邦調查。

彭博社說,這也是那些科技大公司支持特朗普對中共強硬態度的原因之一。他們強調任何協議只有解決知識產權問題才會有意義。

中國假冒名牌商品猖獗給貿易談判帶來不確定性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被認為是全球最大的假貨來源,目前通過微信,Instagram的的的的的等社交通訊網絡販賣假冒名牌商品的商販越來越多。

《南華早報》說,消除中國的奢侈品偽造讓北京與美國進行貿易戰談判時面臨挑戰,因為它必須要向美方確保,它可以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問題。

根據諮詢公司Frontier Economics的數據,到2022年全球假冒產品的交易金額將從2013年的4,610億美元飆增到9,910億美元。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稱,中國和香港是目前出口假冒產品的最大來源。

美國大企業支持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態度

美國商會的亞洲主管查理斯·弗里曼(Charles Freeman)表示,「雖然我們不對政府所走的關稅路線表示迷戀,但毫無疑問這些(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是嚴重問題。」「我們同意進行診斷,只是還沒有開處方藥」。

半導體行業協會的吉米·古德里奇(Jimmy Goodrich)認為,中美雙方應該達成長期協議,因為短期協議所取得的成果也會最小。他表示,許多行業的一個重要優先事項可能是,達成一個短期協議來緩解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緊張關係。但如果看到美方所建立的槓桿只被用來取得最小的成果,這將是一種恥辱。

美國CNBC財經名嘴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1月14日表示,令人驚訝的是,為數眾多的美國科技高管們支持特朗普政府對中共貿易的強硬方式。高管們告訴他,他們願意忍受貿易戰所帶來的短期痛苦,以便能夠獲得真正的長期收益。

克萊默說,這些高管們可能不是總統的粉絲,但他們支持貿易戰。「他們說的是,『如果我們要與中共較量,現在是時候行動了。』」

「數目驚人的(美國企業)高管正願意接受痛苦,因為他們知道,當中國人(中共)最終開放他們的市場時,他們才能獲得真正的收益。」克萊默說。

中方提新法試圖安撫特朗普政府引發質疑

最近幾個月,北京公佈了一些措施,企圖安撫特朗普政府。中共上個月底公佈了一份新的《外國投資法》,包括保護外國公司知識產權的行政措施,並減輕他們向當地合作夥伴轉讓技術的壓力。

但國際商業組織質疑北京又在「紙上談兵」

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副主席艾琳·恩尼斯(Erin Ennis)表示,雖然擬議的知識產權法律有所改進,但其並沒有包括觸犯法規後所要受到的刑事處罰。也沒有解決地方政府和中國公司迫使外國公司交出知識產權所使用的無數手段和規定。

美國智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副主任甘迺迪(Scott Kennedy)發文分析說,文件本身存在的漏洞非常明顯。比如「第六章附則」部份的第三十七條規定,指「任何國家或者地區在投資方面對中國採取歧視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它類似措施的,」中國(中共)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對該國家或地區採取相應的措施。

甘迺迪認為,這條規定存在3個明顯的漏洞,第一,這意味著將存在一個新的未指明的(中共)外國投資安全審查制度;第二,中國(中共)有權對任何拒絕中國投資的國家採取互惠措施;第三,金融投資服務會受(中共)其它法律的約束。

「還有一個隱藏的大漏洞:草案中沒有提及任何對國內,國外公司在中國併購審查過程中的平等待遇問題,而這是(中共當局)主要用來反對外國公司的做法,同時很少適用於中共國有企業。」他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