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一波三折的陝西「千億礦權案」,黑幕被曝光得越來越多。1月15日,中紀委通報說,陝西前省委書記趙正永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這個2019年第一個落馬的正部級高官,曾被原告凱奇萊老闆趙發琦實名舉報,插手這個歷時十多年的案件。

周強露面闢謠? 崔永元喊話「一起死!」

趙正永的落馬,更加引起了外界對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命運的關注。在最高法院承辦法官王林清自錄影片,證實周強曾多次干預案件的審理之後,周強成了各方「捶打」的對象,有消息說他的「烏紗帽」可能不保。

點擊下載視頻

網友在微博中爆料,上海市市長應勇將調職北京,取代周強的位置。

不過1月14日周強露面了。最高法官網顯示,他在14日上午主持召開了院內黨組會議,傳達中紀委三次全會精神,學習了習近平和趙樂際的講話。

就在這個消息之後不久,14日傍晚,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的微博似乎對此有了反應。他突然貼出了和王林清的照片,還附上了這麼一句話:「像不像親兄弟?可以一起死!」並且說,「希望大家作證」。

有不少網友紛紛追問究竟發生了甚麼,崔永元沒有再說明,但網友認為背後「必有目的」。

王林清還在失蹤當中,趙正永被調查。此時「高調」露面,周強究竟是「過關」了,還是「自我闢謠」呢?

周強被曝「100%在操縱這個案子」

我們回顧一下這個事件的脈絡:最初崔永元爆料,說「千億礦權案」卷宗在最高法「離奇」失蹤,最高法進行了「闢謠」。當有關證據被曬出後,改口說「已啟動調查」。又過了幾天,中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和公安部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最高法院要徹查此案。

熟悉中共官場邏輯的人都知道,像這種聯合調查組,按說是要包括最高法在內的,但是這次完全把最高法踢開了。這意味著甚麼?時事評論員袁斌認為,這就是向公眾傳遞信號:中南海已經不再信任周強了,北京不想保他。

從各方的爆料來看,周強是「100%在操縱這個案子」,幾乎無人不知。但是崔永元敢於直呼周強的名字,這就不同尋常了。

大家知道,在中國,哪怕是曝光一個普通的縣官,也會被封殺、刪帖,甚至嚴重的可能被綁架、失蹤。但是崔永元和王林清的爆料,中共網管部門一律放行,大開綠燈。而且中共官媒也跟著評論,推波助瀾。

周強被盯住 失去了中南海信任?

這些反常的跡象,不能不讓人想到,可能背後有中共高層在操控這件事,也就是崔永元的後台。大家還記得,崔永元曾在前不久的電視節目中明確表示,「後台特別硬,硬到你想不到!」

眾所周知,周強是副國級高官,以崔永元的身份,如果沒有足夠硬、硬到超過周強地位的高官給他做後台,估計崔永元不太可能敢跟周強「叫板」。那麼比周強地位高的後台,目前看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這7個正國級官員。

也就是說,周強已經失去了中南海信任。袁斌認為,現在的周強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惶惶不可終日。他極有可能成為2019年第一個落馬的「大老虎」,估計是「在劫難逃」了。

如果周強落馬,那就是應驗了中國那句「善惡有報」的老話。曾任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秘書的王友群在希望之聲撰文指出,周強做的壞事太多了。除了這個「千億礦權案」,王友群還指出了另外周強做的幾件惡事。

周強五大惡事再被翻出

謀殺三館公司總裁曾成傑是周強製造的第一大冤案。這個受政府支持、有公證的民間融資案,被當局暗箱操作,造成融資雙方血本無歸。融資群眾曾寫信要求釋放曾成傑,但他仍被判死刑。而案發、判死刑與核准的三個階段,周強分別是湖南省長、省委書記和最高院長。

李旺陽「被自殺」是第二個大冤案。支持八九民運的李旺陽被中共囚禁了22年後,2012年6月6日,被發現在醫院「意外」離世。他的死亡有很多疑點,外界認為是時任湖南省委書記的周強做的手腳。

第三樁惡事是他迫害709律師。2017年3月,周強在中共兩高報告中,把迫害維權律師的犯罪行為稱為「首要政績」。這個案件是中共知法犯法、玩弄法律、踐踏人權的典型冤假錯案,周強因此被斥責「臉皮厚、心腸黑」。

第四樁惡事是他加重迫害法輪功。從2015年開始,有21萬多人向最高院實名控告江澤民。但周強對這些控告不僅不立案,反而變本加厲迫害法輪功。據明慧網初步統計,2018年至少有93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第五樁惡事是他反對司法獨立。2017年1月4日,周強要求全國法院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這曾引發各界的強烈譴責,認為這是「整個國家的恥辱」,曾有百名律師聯名要求周強引咎辭職。

王友群指出,周強做了太多的壞事,每一樁都是血淚斑斑。現在周強要落馬的消息被瘋傳,不像是空穴來風,可能是他真的要遭惡報了。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