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法院離奇丟失「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事件不斷發酵,除中共政法委牽頭調查外,中紀委也介入了調查。港媒指,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勢危。

香港《明報》1月10日刊發《最高法被查 周強勢危》的署名文章說,中共最高法院丟失「千億礦權案」卷宗一事,不僅餘波未了,還愈鬧愈大;除中共政法系統的三大部門:政法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介入調查外,中紀委也加入了調查組,這「頗不尋常」。

中共政法委1月8日晚發消息稱,由中共政法委牽頭,中紀委國家監委、最高檢、公安部參加,成立聯合調查組,對陝西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凱奇萊)訴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西勘院)合作勘察合同糾紛案卷丟失等問題展開調查。

文章說,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並非政法委的下屬機構,而是直屬於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其級別高於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可見這次調查不是政法委自作主張,而是有更高層的背景。

中共政法委統管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政法機構,由於政法委書記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所以外界將政法委書記稱為「政法王」,如中共前「政法王」周永康的權力被指僅次於胡錦濤。中共政法委一直被江派人馬把持,除前政法委書記羅干、周永康外,現任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也被指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人馬。

文章認為,在大陸言論被嚴格管控的環境下,如無高層默許,很難想像崔永元指向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言論能在網上持續發酵,事件的矛頭指向周強,已是不言而喻。

文章質疑周強可能會步新疆前書記張春賢的後塵。文章說,高院的「千億礦權案」卷宗失竊案,能否成為周強版「無界新聞事件」,拭目以待。

「無界新聞事件」發生於2016年3月4日,當時中共正在召開兩會期間,由新疆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該事件被指是中共的「頭號政治大案」。同年8月底,新疆書記張春賢被調離返京,出任閒職;中共十九大上,張春賢被踢出政治局,到中共人大養老。

周曉輝:當局可能拋出周強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刊發《六個不尋常 最高院周強要被拋出?》的文章說,崔永元、承辦「千億礦權案」的高院主審法官王林清及凱奇萊老闆趙發琦的爆料都指向周強干預該案,而且爆料沒有被屏蔽、封殺,官媒也都相繼報道。

周曉輝認為,在中共官場內,一個高官在任職期間就遭遇此等待遇,只能說明周強離被拿下的那一天應該不太遠了。

周強被指具有團派和江派的背景。他曾任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曾追隨團派大員令計劃;而他任湖南省長、省委書記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2013年3月,他被調任最高法院院長兼黨委書記。

周曉輝說,如今令計劃、周永康都已落馬,而令、周此前結成政治同盟,從事陰謀活動。是以周強與周永康存在某種交集也順理成章。種種跡象表明,周強被高層拋棄,並在某個節點被拋出,是大概率事件。

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 

所謂的「千億礦權案」,是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的合作勘查糾紛案。2003年8月,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開始合作,雙方簽訂「陝西省榆林市橫山縣波羅─紅石橋地區煤炭資源合作勘查合約」,約定由凱奇萊出資人民幣1,200萬元,由西勘院對波羅井田進行勘查。

合同中雙方約定了二八分成的權益比例,即協議生效後,該勘查區無論升值、聯合開發,還是礦權轉讓,所產生的利益,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均以2:8的比例分享。

在之後的履約過程中,凱奇萊公司先後支付了2,100萬元,其後相關勘探發現涉及20億噸儲量的優質煤礦資源,估值高達千億元。

當發現大量儲煤後,西勘院卻在2005年又與另一家香港公司簽訂該處井田的合作勘察協議,導致凱奇萊公司「出局」,失去價值巨大的煤礦開採權利。凱奇萊公司隨後上告陝西省高院,並在2006年10月獲得一審勝訴。西勘院之後上訴到中共最高法院。

2017年12月16日,最高法院終審判決合約有效。幾天後,終審判決結果送達雙方當事人,並於當天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2018年9月26日,這起「陝北千億礦權案」二審卷宗歸檔。

2018年12月26日,崔永元披露案件卷宗在最高法院丟失;隨後高院主審法官王林清也先後發佈了三個影片,揭露該起由周強直接干預的案件及該案二審正副卷宗2016年11月在其辦公室離奇丟失的過程。

影片中,王林清多次指周強非法干預了案件,合議庭一致的礦權歸屬意見被周強指示「要發回重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