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數月,隨著中國外匯儲備、外匯佔款不斷大幅下滑,人民幣不斷貶值,資本大量外逃已經顯著表面化,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中央權威喉舌繼續欺騙忽悠底層平民中國經濟「穩中向好」的同時,不斷發聲要加強資本管制,死保匯率死保外儲,可見形勢之嚴峻,但是其實由於其中存在的各種呆壞暗黑帳,不但海外媒體,可能習李等中共最高層也不確切清楚中共到底還有多少優質外匯儲備多少美元彈藥可以抵禦此次的人民幣貶值危機,筆者在此便深入分析一下其中真實內情。

中國外匯儲備流失至少兩萬三千億美元

談到中國外匯儲備的流失,大陸包括海外媒體提及最多的就是中國的外匯儲備從2014年6月最高點的近4萬億美元,下降到目前2016年11月底的近3萬億美元,總共流失了將近1萬億美元,但是這種觀點只不過是中共媒體混淆視聽糊弄外行罷了,因為這種簡單的減法只是單純地提到了總存量的減少,而沒有提及這一段時間,中國對外貿易產生大量順差從而產生大幅增長的外匯儲備新增量。

一般而言,中國外匯儲備主要來源於5個方面:1、中國對外貿易經常項目的順差;2、外商直接投資(FDI);3、中國境內企業在境外融資所得;4、中國人民銀行為了對沖人民幣升值所購買的外匯;5、資本流動,例如熱錢等。不深入分析各個方面,只要分析一下前兩個主要方面就能知道中國外匯儲備流失嚴峻真相。

根據中共統計局、海關等部門的所謂權威數據,2014年下半年中國貿易順差大約2792億美元,2015年貿易順差5945億美元,2016年前11個月貿易順差3.11萬億人民幣,除去匯率不斷變動、中共玩弄數字遊戲不再使用美元計算等因素,大約合計4600多億美元,所以這兩年多來產生了1萬3千300多億美元的新增量,當然由於數字出官的典型現狀,中共的外貿數據也和GDP、財政收入等數據一樣存在明顯的水份,中共權威媒體新華網早在2008年就報道過有些地方通過「出口復進口」等手段製造虛假出口數據,再加上許多地方(特別是廣東浙江江蘇等出口大省)的外貿企業為了騙取出口退稅等因素,中國的貿易順差應該打個七八折,所以簡單除去水份,新增量大約1萬億美元。

再根據中共統計局、海關等部門的所謂權威數據,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全年再到2016年11月中國實際使用外商投資分別是562億美元、1263億美元、1137億美元,總共大約3000億美元。

因此中國外匯儲備流失總量不是1萬億美元而是至少2萬3千億美元,中共為了隱瞞真相混淆視聽故意宣揚1萬億這個數字,而絕大多數海外學者包括那些獲得諾貝爾獎的美國權威經濟學家對中國經濟真相(外匯儲備只是其中一個極小方面)知之甚少,也沒有搞清其中的真相。這些天量外匯儲備流失的背後,就是如近年來許多海外媒體所報道的大量有錢人特別是了解到內幕消息的體制內官員利用各種明(如投資收購等)暗(如購買香港保險等)渠道向美國香港等地轉移財產。

當然在此需要強調的是,雖然中共可以在出口數據、GDP數據、財政收入數據等一切數據上造假(遼寧經濟數據全面造假,但是只不過整個中國數據造假的縮影而已,不說別的,東三省中遼寧的經濟是最發達的,遼寧都負增長了吉林黑龍江只會下降地更多),但是中共卻沒有辦法在美元數據上造假,因為你即使造假也變不出更多的美元,再進一步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中共依靠自身的強勢極權體制印刷天量人民幣來發展房地產、基建等透支未來數十年的經濟增長潛力,從而製造虛假、畸形的短期繁榮來推遲中國經濟爆發危機的時間(近年來幾乎所有大陸包括海外學者都在徹底批判央行或者說周小川過度放水,但是這些人都對中國經濟一知半解,如果不過度放水中國經濟只會死得更快,因為雖然中國M2早已達到天量,但是絕大多數財富早已集中在極少數的官商手中,只能靠新放水的貨幣來維持整體經濟運作流動,但是由於央行發改財政等有關部門貪官庸官太多,導致新放水貨幣絕大多數投入鐵公機等大型基建和房地產等低效無效投資領域,使用效率非常低下,作為支柱的中小民營製造業只能得到極少貸款),或者按照美國等西方經濟學家的說法是直升機撒錢印刷紙幣來掩蓋經濟危機的火山爆發,但是紙終究是紙,天量的紙幣雖然短時間內能夠掩蓋住火,但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這些紙幣反而會讓火燒得更旺,中共只能印刷人民幣而沒有權力印刷美元,只能把金融經濟風險轉嫁給國內底層平民而無法轉移給國外各個友邦,因此也必然難以阻擋因人民幣匯市崩盤而導致更嚴重更致命的整體經濟危機的迅速到來。

一言以蔽之,人民幣匯市是中國經濟的七寸,而中國經濟是中共政權的七寸。假如經濟完蛋了,習近平先生再是反腐肅貪打虎拍蠅,甚至進行所謂的大的政治權力架構改變比如近來的創設監察委乃至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無的放矢蜻蜓點水的所謂結構性制度改革也都無法扭轉中共的潰敗。

只需再外逃一萬億美元就能擊潰中共

根據中共的官方報道,2016年11月底中共的外匯儲備是近3萬億美元,但是由於涉及國家秘密,中共一直沒有公佈其中的構成明細,許多海內外的經濟學家都對此進行過一定的分析估算,筆者在此也嘗試綜合各方面的資料估算一下。

根據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和美國財政部、IMF的數據,中國66.7%的外匯儲備是以美元資產形式存在的,19.6%的外匯儲備以歐元資產形式存在,英鎊資產各佔10.6%,日圓資產佔3.1%。所以目前外匯儲備中的美元資產是20,354億美元,其中到去年12月15日美國財政部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去年10月大幅減持413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債總額降至11,157億美元,但是其中有60—70%是中長期國債,中共短時間內無法拋售換取美元,所以中共最多能支配抵禦貶值風險的美元資產還有1.4萬億美元,但是由於央行等財經領域領導專家的幼稚無知或者吃裏扒外損公肥私,中共這些資產中還有嚴重貶值的4,000億美元的兩房債券,與俄羅斯簽訂天然氣合同先期支付了1,000億美元左右,前前後後不斷地總共仍了1,000億美元給委內瑞拉(現在委國經濟完全崩潰,非但無法支付反而還在不斷訛詐中共扔美元到這個無底洞),前後借給巴基斯坦的總金額也將近1,000億美元(情況比借給委內瑞拉好一點,至少得到了所謂「巴鐵」的友好支持),還有2,000來億美元以購買債券方式給了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有至少2,000億美元用於「一帶一路」的前期開拓資金及亞投行資本金,2,000億美元購買日本國債,800億美元黃金儲備,合計這些支出總數差不多剛好1.4萬億美元左右,當然此外還有總額5,000億美元左右(其中大多數是歐元購買少數是美元購買)購買希臘西班牙冰島等歐洲各國的各種債券,不再一一列舉。

再如梁紅所說,為了應對日常經濟運行所需,還必須滿足3個月進口覆蓋,大約0.42萬億美元,100%短期債務覆蓋大約0.92萬億美元,合計1.34萬億美元,這部份美元保底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挪用,因此單是估算以上這些大數字,中共能動用的美元早已是負數了,但為何中共手中還有還能拿出大量的美元呢?這其中的原因是中共早已在拆東牆補西牆挪用外商以及內資企業及個人暫存在銀行的美元資產來應急了。

2016年11月中國央行口徑外匯佔款至222,603.28億元人民幣,環比下降3827億,連續第13個月下滑,創今年1月以來最大降幅。由於美元的主導地位,外商(包括歐洲日本台灣等)投資大約70—80%都是以美元進行投資的,而且大多數外資是在人民幣大幅升值前進入中國兌換投資的,所以以70%的低線和平均1比7的匯率估算,外匯佔款大約有2萬3千億美元,這些美元暫時還能讓中共不脫掉底褲出醜。但是還有一點需要特別指出,當時大多數外商投資的時候,中共都保證其能夠順利結匯換匯,如果外商特別是強勢地美企一定要從中國大陸撤資,中共不得不允許其將人民幣資產兌換成美元資產。

由於2008年以來中共一系列的不當政策造成大陸人力稅負環境等成本不斷提高,競爭力相對二流對於成本最敏感的台灣南韓等外資企業早兩三年前就開始大舉外逃,而近年來美國日本等企業也開始大幅撤資,比如最近麥當勞20億美元賣掉資產正式跑路,同時由於特朗普即將對美國國內企業大幅減稅以及對在中國等外地投資再把產品銷入美國市場的跨國企業大幅增稅等一系列新政,以及美聯儲加息、人民幣貶值預期不斷加劇等因素,就連蘋果等代表性企業都在開始準備逐步回歸美國,這些以利益最大化為宗旨的企業必然將大量暫存在大陸的資產兌換成美元匯回美國。近幾個月來中國已經在軟硬兼施拖延阻撓外資企業將資產匯回本國,FT中文網等不久前都進行了報道,同時臨近年底外企需要結帳清帳,匯回本國的資金也會更加明顯增長,由此預計12月中國的外儲也必將至少大幅減少800億美元。

如果按照IMF規定的理論上的安全底線,需要20%的M2覆蓋,大約4.29萬億美元,中國外儲僅為M2存量的14.4%,由於中共超量2008金融危機後每年超額放水,M2存量明顯超高,從目前中共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官媒關於外儲、人民幣貶值等有關的報道的讀者留言來看,許多底層民眾特別是年輕人不再被這些報道迷惑,換匯意願極其強烈,中共的御用磚家李稻葵等已經公開宣揚嚴格限制平民換匯,中共也早已通過預約換匯、審核用途等手段實際限制,目前中國的二線以下城市大多等一兩個月都很難換到美元外匯。

按照梁紅所列舉的權威數據,截至2016年3月,中國除外匯儲備之外的儲備資產總額達929億美元,貨幣當局持有的其他外匯資產達2025億美元,此外包括主權財富基金(中投公司)在內的其他政府機構持有約8892億美元外國資產,合計11,846億美元資產。

但是另一方面,中國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在國內外直接間接融資將近總計1萬億美元的外債,而另一方面如前所列舉,天量的外匯佔款顯示美企等外資企業在大陸的資產遠超1萬億美元,美國標準普爾500企業每年從中國就賺取超過1千億美元,單是蘋果公司2015年在中國大陸就賺取了至少80億美元的淨利潤。

上面只是算了一些大帳,如果再算各種小帳細帳,以及呆帳壞帳暗帳黑帳等等,真正的確切數據可能連中共自身也搞不清楚,但不管如何,中共手中真正可以隨時動用抵禦人民幣惡性貶值的美元彈藥已經所剩無幾。除了李稻葵、余永定等御用主流磚家空喊死保匯率死保外儲,如盧麟元等非主流左翼經濟學家建議把人民幣對美元一次性貶值到7.8甚至是原來的8.2、8.3,以此來降低保護人民幣匯率的成本,反向增加托市的彈藥從而穩定匯市,但是這些人同樣幼稚無知,去年811匯改中共突然貶值2%就形成了強烈的貶值預期,促使大量美國基金投行等金融機構做空中國,中共消耗大約一萬億美元才暫時穩住預期,這樣突然貶值百分之十幾二十,必將形成更加強烈的貶值預期,引得更多外資金融企業下更大的注來做空人民幣,中共再消耗1萬億美元也難以穩住預期,況且如此大幅度的貶值,必將促使美企等外資資本更大幅度外逃,因為這些企業在大陸的平均淨利潤率也才百分之十幾二十,這樣的貶值使得其根本無利可圖。而且再進一步說即使匯率保住了,維持在六點幾的高位,只要貶值預期在或者對於中國經濟前景悲觀,外商照樣會積極換匯外逃,因為高匯率反而能讓他們換得更多美元。

總而言之,中國或者說中共面臨的是難以破解的人民幣匯市死局(以及進一步說放水晚點死不放水早點死的畸形經濟死局),只不過是早死晚死的區別而已。只要中共拋售美元維護人民幣匯市穩定,外商外資及有錢人和體制內官員等內資兌換美元資產外逃,底層平民爭搶換取美元自保等主要幾方面因素促使總共再流失一萬億美元左右,中共就很難再拿得出美元,拆東牆補西牆的把戲也將徹底被拆穿,按照目前的大趨勢,快則2017年底,慢則到2018年底(這裏指的是一般正常情況,因為中共期間很可能變動外匯管制政策,中共還可能實施國內民眾強制兌換所持美元並禁止繼續私自持有美元,甚至危急時可能不顧國際壓力禁止外資企業資產兌換外逃,這樣時間上可能會有變動),到時人民幣就將如盧布一樣斷崖性貶值,1美元兌20人民幣都非常尋常。

此外,由於大陸絕大多數能夠賺取美元的企業關鍵是依靠成本而非技術優勢,隨著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更低成本企業的逐步發展完善,即使人民幣大幅貶值,這些大陸企業也難以與其競爭,所以貶值難以讓這些企業大量佔據市場賺取美元,從而使得中共可以以此來穩定匯市穩定國內經濟。而另一方面,大陸目前大幅進口大豆等基礎糧食一億多噸,還需要大幅進口原油、鐵礦石、銅等基礎原料,以及半導體等大陸企業難以自產的中高技術含量關鍵機電零部件和整機設備等,這些國家都要求美元結算而不想要人民幣(其實就連非洲拉美等中共無知撒錢無償援助的許多友邦國家都不想要人民幣而要美元),隨著人民幣兌美元斷崖性貶值,這些成本都將成倍增加,到時中共多年來掩蓋的通貨膨脹火山將徹底爆發,其慘烈程度必將遠超80年代末90年代初,又會出現當年那樣拿錢搶購各種基礎生活物資的狀況,到時中共再是數據造假也無法掩蓋真相,中共創造經濟奇蹟的畫皮也將被徹底揭破。近幾個月來大陸煤炭鋼鐵家電等各種基礎性物資開始大幅異常漲價,這絕不是人民日報所鼓吹的整體經濟回暖向好的象徵,而恰恰是未來幾年因為人民幣貶值、民營企業已再無利潤空間等因素導致的惡性通貨膨脹的預兆。

按照目前的國內外經濟金融局勢,可以預料大陸必將因一兩年內人民幣匯率崩盤而導致三四年內(2020年前)出現惡性通貨膨脹,到時隨之而來的必然是各類大量群體性打砸搶暴動,這必將擊潰中共的強權統治。但是擊潰不是擊垮,當年滿清政府經歷甲午慘敗、被八國聯軍洗劫一空都仍然堅持了十幾年,中共政權現在的統治力遠超滿清政權,必須經過軍事戰爭失敗才會被擊垮,而從近年來的各種大勢來看,日本又將再次扮演當年的角色。大陸包括海外學者對於日本人一知半解,安倍等日本政界軍界高層絕不是瘋子更不是傻子,這些人或者說整個日本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死磕中共中國,關鍵是因為比美國人等更清醒地看破現在的中共政權就如當年外強中乾的滿清政權,看破現在的中國還是當年那樣全面腐朽脆弱的中國,看破以中共官員為典型代表的現在的中國人還是如當年一樣腐敗墮落。

中共之亡恰如滿清既亡於貪官亦亡於庸官

歷史驚人地相似。深入分析中共之運勢,恰如當年滿清一樣,既亡於那些肆意魚肉欺壓平民導致政權喪盡民心的貪官,更亡於那些幼稚無知又自以為是的庸官。

當年滿清甲午慘敗的關鍵因素除了那些政府軍隊中絕大多數腐敗無能、貪生怕死的高中級官員將領導致戰爭慘敗,還有部份以翁同龢為典型代表的幼稚無知、自以為是的清流文人官員,這些文官戰前沒有搞清楚自身以及日本的真正實力,盲目自大地以為清軍必勝日本不堪一擊,一味義正言辭慷慨激昂地慫恿年幼無知的光緒皇帝開戰,戰時又無法提出切實可行的戰略戰術對策幫助清軍取勝,戰後慘敗了,這些文官又一個個沉默以對無人願為慫恿開戰的言辭負責以死謝罪,甚至恬不知恥地將戰敗責任全部推給李鴻章、北洋水師和淮軍並上書彈劾,無知無恥到了極點,貪官庸官當道使得滿清政權毫無生機希望可言。

現在的中共政權也一樣,那些魚肉欺壓平民的貪官污吏自不必言,如前所分析因為人民幣匯市崩盤導致金融經濟危機從而使其速亡的關鍵因素也是由於央行發改委社科院等各中央和地方財經部門與研究機構的那些表面上都帶著教授博士等高帽實際卻幼稚無知又自以為是的文人庸官。

這些人幼稚無知既沒有真正搞清楚過去三十多年中國經濟發展的真正關鍵核心正是被他們輕視歧視甚至打壓的中小民營製造業(也就是所謂的血汗工廠),不清楚能賺取美元抵禦人民幣崩盤危機的也是這些賤賣資源環境勞動力的企業,而不是腐敗低效的所謂中國經濟支柱的國企,還自我吹噓意淫是依靠中共搞點最簡單的招商引資房地產鐵公機基建而取得巨大的經濟成就,此外這些人也沒有真正搞清楚中國經濟大而不強,真實的整體實力屬於國際三流,遠不如整體二流的台灣南韓等,更不用說整體一流的美國日本等,但是這些人自以為是地認為中國經濟強到可以與美國扳手腕了,盲目自大地提倡「人民幣國際化」,妄圖取代美元的國際主導地位,結果現在非但難以如願(加入SDR只是虛名而已,難以實際促使人民幣國際化,從加入後人民幣結算使用總量甚至不如加拿大元就可知),反而促使人民幣加速崩盤,筆者在一年多前的多篇文章中早已指出,以美元為典型代表的美國一流金融實力是建立在整體一流的經濟實力基礎之上,同時以一流的政治實力軍事實力為保障的,三者缺一不可,不要說中國這樣的三流經濟體,就是整體經濟實力一流的日本德國也難以挑戰美元的主導地位。

現在中共這些文人庸官最大的可悲不是在於幼稚無知,而是在於幼稚無知還自以為是,連許多實際經濟(不是經濟學理論模型之類的理論經濟,而是關於產業企業的實際經濟)的基本常識都沒有清楚了解,懂一點皮毛的西方經濟學就自以為權威,以自身的學識標準為絕對正確的準則去衡量一切,根本就不去虛心聽取學習不同於自身觀點的真知灼見,本來中共體制內有真才實學的人就鳳毛麟角,有了真才實學又敢於不顧生死提出真知灼見更是少之又少,而這些所謂的中央和地方權威專家為了使得自身不失去習李等最高層的寵信卻還扼殺一些真知灼見直接上報到最高層。

當然凡事都是相對的,相比這些中央的文人庸官,中共地方省級特別是市級縣級的文人庸官權威專家更加無知無能、無德無恥,不念稿子就說不出一句30字以上完整句子的人居然都自封權威自以為全知全能,貪官庸官充斥中央地方各級政府使得現在的中共政權如當年的滿清政權一樣,死氣沉沉毫無生機,即使習王能夠做到真正徹底反腐(不是現在這種抓典型的運動反腐)貪官盡除,但是庸官不去依然無濟於事。當然這類人不但充斥政治領域還普遍存在於經濟文化等中國各個行業領域,導致整個中國腐敗墮落自我弱化。如果再進一步追溯歷史,不但現在的中共政權如此,從魏晉特別是宋以來的中國各王朝政權都存在這類思想質素本質相同的人。

當然進一步分析,如厲以寧、林毅夫、余永定、李稻葵、錢穎一、樊綱等為典型代表的文人庸官(雖然有些人沒有正式的官位,但是其本質還是體制內官員,至於地方省市縣級權威專家多如牛毛就不再一一列舉了)之所以能夠當道,關鍵還是因為習李等現在的中共最高層以及胡溫等過去的最高層自身對於經濟一知半解,輕易被這些所謂權威庸官糊弄,雖然近一兩年來習李等最高層大力提倡重視人才重用人才,甚至還設立了所謂的「能上能下」制度,但是由於自身的知人者智不足,根本難以發現人才,使得貪官庸官遍地,並最終導致現在這樣危局,最可悲的是直到現在,無論習李等最高層還是下面的那些財經領域文人庸官權威專家仍舊沒有自知之明地搞清楚關鍵原因所在,更沒有引咎自責,繼續弄點假數據來自欺欺人、自吹自擂,中共之亡實在可以說是自作孽不可活。

(本文成文於2016年,經作者授權大紀元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