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國(中共)官方不斷強調經濟已穩定復甦,外資沒有大規模撤離,但有部份關鍵數據顯示,外匯確實出現流失的趨勢。今年8月末,中國央行外匯佔款比連續七個月下降,環比減少38億多元人民幣。有大陸商人認為,這說明中國貿易和外商投資都面臨嚴重問題。

中國經濟下行已眾所周知,對外出口下降也導致外匯儲備下降。據中國央行官網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8月末央行口徑外匯佔款餘額為211,684.91億元人民幣,比上月末減少38.25億元。

資料顯示,外匯佔款是央行收購外匯資產而相應投放的本國貨幣,央行口徑外匯佔款增多,表明央行向市場投放了基礎貨幣;反之如果外匯佔款減少,則是央行回收了部份人民幣,向市場提供了部份美元。根據中國央行數據,2020年1月末央行口徑外匯佔款比2019年12月增加57.17億元,此後逐月降低,截至8月末,已連續七個月下降。

廣州商人王愛忠本周三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外匯收入減少將影響到中國外匯資產佔比下降:「外匯收入減少或者文中表述的外匯佔比減少,反映的主要是貿易順差減少,可能是美元入境的投資額減少,那麼連續七個月減少肯定是反映了一種趨勢。」

王愛忠說,中國外匯佔款減少除了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影響,還受疫情影響:「尚未出現逆轉或得到控制,經濟沒有出現好轉。另外,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出口減少,恐怕未來處在長期趨勢。特別是今年初以來中國出境旅遊、進口都在大幅度壓縮,在此情況下還出現外匯收入減少,說明中國的出口包括國外的投資面臨嚴重問題。」

此前,國家外匯局公佈最新外匯儲備規模數據,截至2020年8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646億美元,較7月末上升102億美元,升幅為0.3%。早前已有大陸財經媒體報道,3萬多億美元外匯儲備,有2萬億都是外債,即中國實際上只擁有一萬億美元外匯儲備。

官方不斷強調外商投資信心穩定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就此表示,8月,中國外匯市場運行保持平穩,外匯供求基本平衡。她還說,當前,全球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控制,國際經濟金融領域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依然較多。

外匯佔款曾經是中國基礎貨幣投放的主要工具,不過在2015年8.11匯改以後外匯佔款曾持續縮減,央行通過向市場投放美元來穩定匯率,而隨著人民幣匯率彈性上升,外匯佔款的波動不斷下降,2018年12月開始外匯佔款的月度變動均不足100億元,表明央行基本退出常態式干預。

對於近兩年不斷有外資企業撤離中國,包括最近美國外匯經紀商OANDA安達宣佈退出中國市場,官方新華社周三(16日)報道,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孟瑋當天援引兩份主要外國商會的最新報告說,外資企業長期在華投資經營的信心並沒有改變。

孟瑋說,9月9日,上海美國商會發佈報告稱,78.6%的受訪企業表示不會轉移在華投資,較去年提升5.1個百分點;9月10日,中國歐盟商會發佈報告稱,只有11%的受訪企業考慮外遷或改變投資計劃,接近10年來最低水平。中國商務部數據顯示,1至8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6,197.8億元,同比增長2.6%。

人民幣匯價上升歸因於外匯管制

對於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的現狀,曾代理過外資民事訴訟案件的鐘家良律師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其實外資是很擔憂的,當社會處於改革開放上行的態勢下,他們往往評估風險覺得整體上這個國家風險是可控的,當這種態勢不明朗,而這種像毛時代倒退傾向出現的情況下,這些外國投資者就會害怕,更何況現狀面臨中美貿易戰。」

對於人民幣匯率近期創下16個月新高,一美元可兌換6.8元人民幣,有學者認為,這是中國政府防止資金外流的方式之一。北京經濟學者胡星斗說,中國人民幣匯率處於相對穩定,與實行外匯限制有關:「一些限制,特別是對資本項目進行一些限制,是有利於管控危機的,但是在對資本項目進行管控的情況下,像安達這樣的外匯經理人公司,肯定感覺到了存在這些障礙,市場之外的力量或限制。」

胡星斗說,如果沒有對匯率的限制,中國很快會出現金融危機。但長期而言,胡星斗主張自由市場經濟、自由的外匯買賣。#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