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日,北京天安門金水橋發生一起自殺事件,自殺者為舉報江蘇揚州國資委原主任黃道龍的王燕茹,她本人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事件經過。

王燕茹進京上訪已有半年,在這半年裏,她為了自身的安全不停地更換住處(民宿),「半年我換了10處民宿,而且半夜凌晨2點去國家信訪局排隊遞交上訪材料十餘次,但是每次都是被打回當地,石沉大海。」

走投無路的王燕茹為了引起各界特別是中共高層的重視,她決定去天安門自殺。她透露,在1月1日早上她的手機還收到了黃家人發來的挑釁信息,警告她小心玩火自焚,不要走極端,聲稱他們還是很安全,謝謝她手下留情等話。

「一個女性本來就是受到傷害,然後維權(卻)需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而且我的證據也是鐵證,兩年了,沒有給我任何說法,我接受不了。我希望在北京能引起重視。」王燕茹說。

下午1時許,王燕茹身帶十餘份傳單進入到天安門,取出事先準備好的20片安眠藥吞下,走到金水橋上,她的一隻腿已跨上橋的護欄上,將傳單拋向天空,正準備往下跳,一群武警過來將她攔下來,下來之後她暈了過去。

「我當時只是隱約記得有醫生過來,說我瞳孔縮小。」之後,王燕茹被送到北京醫院。

在醫院裏搶救,她經歷了扎針、抽血、導尿、洗胃,她有了一些力氣,醒來拚命地拔洗胃的管子,醫生立刻將她的兩隻手捆綁起來,之後她處於昏迷狀態一直至1月2日中午才甦醒。

2日下午3時許,她被帶到派出所做筆錄,北京警方聯繫揚州方面,欲將她遣返回揚州,王燕茹說:「我就是要一個說法,不解決我不會回去的。我只要人沒死我就一直要說法。」

1月3日,王燕茹出院,被安排在北京世紀黃山酒店,她或將被遣返回揚州。

王燕茹在北京舉著「揚州黑暗」的橫幅。(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在北京舉著「揚州黑暗」的橫幅。(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本是揚州一銀行的信貸科員工,2011年經人介紹認識了男友黃宇,他們相戀7年(期間王燕茹曾經歷一次懷孕流產),黃宇是揚州市資源交易中心政府採購科科長,黃宇的父親黃道龍,是揚州市前國資委主任。

2017年7月王燕茹被黃宇毆打,到派出所做筆錄時得知,黃宇在前一年的2月9日和另一名廣西籍女子已經領證結婚。黃宇的新婚妻子在北京百度公司工作過,後來辭職回揚州開了家美容院。

2017年7月,王燕茹被黃宇打傷的照片。(受訪者提供)
2017年7月,王燕茹被黃宇打傷的照片。(受訪者提供)

據了解,黃宇不止與一位女子保持不正當關係。

備受打擊的王燕茹辭職踏上了舉報上訪之路。

王燕茹的舉報信中指,黃道龍父子擁有來歷不明的房產、珠寶、書畫、成套紅木傢俬、豪華轎車及大量銀行卡和現金,資產高達幾千萬元。舉報信曬出了豪車、豪宅、古董的「登記表」,並交代了部份財產的具體情況。

王燕茹前男友黃宇身份證信息。(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前男友黃宇身份證信息。(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舉報信中黃宇的房產證明信息。(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舉報信中黃宇的房產證明信息。(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舉報信中黃家父子的財產。(受訪者提供)
王燕茹舉報信中黃家父子的財產。(受訪者提供)

2017年中共十九大,王燕茹帶著材料上北京「告御狀」,回來後黃宇被停職審查。舉報八個月後,2018年3月20日,黃道龍接受調查,9月17日被批捕,罪名是涉嫌受賄罪、貪污罪。

不過,王燕茹說:「黃道龍還沒有判刑,一直在拖,不能接受的是,我舉報貪污的是3千萬元,到最後官方出來的是294萬元,和我舉報的數字差的很多,最關鍵的是我一直在跟紀委和公安交涉,把十套房產來源給我,他們一直不給我回覆。」

王燕茹還透露,她的舉報上訪之路可謂「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黃宇被抓後則是取保後審,現在仍然是開著豪車,逍遙法外,而且對她進行打擊報復、挑釁,她曾多次報警無果,導致她去年9月在自己的住處自殺過一次。

王燕茹在舉報過程中,黃家父子也曾與她以50萬元和解,但是被她拒絕。

「我是一分錢都不要,我就是要依法辦事,想證明這個社會不是權大於法,我希望我站出來,給老百姓一個希望。」王燕茹說。

公開資料顯示,1993年6月起,黃道龍曾先後任揚州市審計局副局長、局長,揚州市政府國資委主任、黨委書記;2010年11月,任揚州市政府國資委調研員,2012年10月退休。

據報,黃道龍是南京前市長季建業的舊部,季建業曾任中共揚州市長、市委書記。季建業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心腹,被稱為江澤民老家的「大管家」。2015年4月7日,季建業以受賄罪被判刑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