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揚州女子王燕茹舉報的江蘇揚州國資委原主任黃道龍去年3月已經落馬,但王燕茹遭到的威脅和挑釁並沒有結束。

2019年新年第一天,王燕茹在北京天安門前服藥自殺,被送醫救治,目前情況不明。相關消息被官方嚴密封鎖。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知情人陳先生的話透露,王燕茹在1月1日於北京天安門金水橋上疑似服藥自殺。但因為地點太敏感,除了有人用她的手機發出影片外,暫時沒有更多的資訊,也不清楚其情況。

陳先生還透露,此前王燕茹曾在微信上發消息說,她要在元旦當天跳樓,沒有想到果然出事。沒有任何人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反正她沒聲音了、沒消息了。

另一位知情人宋先生也證實,在金水橋上疑似服藥自殺的年輕女子,就是舉報黃道龍的王燕茹。

王燕茹的微信朋友圈的信息顯示,她在自殺前,先在微信朋友圈裏連發兩條消息,說希望大家關注她,還說她遭到黃家人的集體挑釁,而揚州官方不作為。

其最後一條微信顯示,有同伴用王燕茹的微信帳號發佈了一段她服藥後倒下的影片,並說「揚州黑暗」,她「忍辱負重」、「血染中央」等。

王燕茹自殺前留言:血染中央,只求公正。(微博截圖)
王燕茹自殺前留言:血染中央,只求公正。(微博截圖)

有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證實,王燕茹在金水橋上先是服藥,然後準備爬上高處撒傳單,但還沒有爬上去就倒下了。此後,她被送到了最近的北京醫院,但後來就情況不明瞭。

王燕茹去年初因舉報前男友父親、揚州市國資委前主任黃道龍擁有巨額財富而引發廣泛關注。黃道龍亦因此而落馬受查。

感情被騙不甘心 王燕茹舉報富二代男友

據早前的媒體報道,王燕茹本是揚州一銀行的信貸科員工,男友黃宇是揚州市資源交易中心政府採購科科長,黃宇的父親黃道龍,是揚州市前國資委主任。

據媒體公開報道,王燕茹與黃宇戀愛七年,2017年7月稱被黃宇毆打,到派出所做筆錄時得知,黃宇在前一年的2月9日和另一名女子已經領證結婚。黃宇的新婚妻子在北京百度公司工作過,後來辭職回揚州開了家美容院。

這讓王燕茹備受打擊。而更多的朋友告訴王燕茹,黃宇不止與一位女子保持不正當關係。

知道女兒的事情後,王燕茹的父親王元鳳找到黃道龍,黃道龍正在車庫裏整理他的古董,兩人發生了口角,黃怒氣沖沖地說,黃家從不承認這個媳婦。「玩個把女的怎麼了?」

七年輕春付之一炬,王燕茹不想忍氣吞聲,於是開始實名舉報黃道龍黃宇父子。

王燕茹的舉報信中指,黃道龍父子擁有來歷不明的房產、珠寶、書畫、成套紅木傢俬、豪華轎車及大量銀行卡和現金,資產高達幾千萬元。舉報信曬出了豪車、豪宅、古董的「登記表」,並交代了部份財產的具體情況。舉報過程中, 一些陌生人也不斷給她發來一些有關黃道龍的違法材料。

此後,王燕茹辭去銀行的工作,踏上了舉報之路。

舉報之後,王燕茹也很害怕,為了安全,她的車曾停在南京半年,不敢開回揚州。王燕茹的微博被刪、微信被封號。

為了平息風波,黃道龍找了七位調停人,與王燕茹協商解決問題。最初協議同意給王燕茹萬元作為賠償,而王燕茹則要撤銷舉報。但被王燕茹拒絕。

王燕茹接受陸媒採訪時說,「黃家找人在網上污衊我是『小三』」,還騷擾恐嚇其親友。

2017年中共十九大,王燕茹帶著材料上北京「告御狀」,她在微博上說,她要「去找中央巡視組」。回來後黃宇被停職審查。舉報八個月後,2018年3月20日,黃道龍接受調查,9月17日被批捕,罪名是涉嫌受賄罪、貪污罪。

2018年2月,王燕茹表示,她在舉報過程中,遭到來自黃道龍和揚州市有關部門的壓力。王燕茹被威脅,如果她繼續舉報,揚州市有關部門可能對她採取手段。

王燕茹接受採訪時說,對她個人而言,「這一年來我辭掉工作,一直在舉報,一個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花了將近20萬,一部份是自己的積蓄,一部份是父母資助的,但其實他們也沒甚麼錢了。」

「對於外界的聲音,比如說我太狠了等等,我不在乎這些說法,我承認確實我很狠,但我沒有原則性的錯誤,所以我不在意他們的說法。」

王燕茹還表示,自己不接受道歉,也不要賠償,只希望黃道龍和黃宇可以被依法處理。 但從最新的進展看來,事件並未隨著黃家父子的被批捕和停職審查而結束。

公開資料顯示,1993年6月起,黃道龍曾先後任揚州市審計局副局長、局長,揚州市政府國資委主任、黨委書記;2010年11月,任揚州市政府國資委調研員,2012年10月退休。

據報,黃道龍是南京前市長季建業的舊部,季建業曾任中共揚州市長、市委書記。季建業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心腹,被稱為老家的「大管家」。2015年4月7日,季建業以受賄罪被判刑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