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山東聊城市委書記出任濟南大學黨委書記。今年以來,已有數十名中共政工官員「空降」高校,接任高校黨委書記。美媒說,中共已把政治之爪伸向高校,嚴控高校言論自由,令老師和學生都噤若寒蟬。

據齊魯壹點客戶端12月24日報道,徐景顏不再擔任中共聊城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同天,濟南大學官網更新了領導信息,徐景顏出任該校黨委書記。

現年56歲的徐景顏,曾在山東省計委、省委辦公廳任職,隨後調任中共臨沂市副市長、市委副書記,中共山東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廳長,中共淄博市市長等職,2015年2月任中共聊城市委書記。

而據陸媒報道,前濟南大學黨委書記程新,已於近日「辭去」黨委書記職務,他離5年的任期還整整有3年的時間。不過,程新辭職後繼續在濟南大學任教。

程新與徐景顏同齡,他長期在濟南大學任教,曾任濟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2015年12月升任濟南大學黨委書記。

徐景顏接替程新出任濟南大學黨委書記,是又一例中共官員任高校黨委書記。近幾年,中共當局在不斷強大加強所謂「黨的領導」,大陸高校也不例外,截至目前,大陸高校已有不少高校黨委書記被中共官員取代。

10月23日,中共前北京市國安局黨委書記、山西省高級法院院長邱水平,出任北大黨委書記;而前北大黨委書記郝平轉任校長。這是北大黨委書記首次由中共國安背景的官員直接掌控。

隨後,網上就傳出中共公安進入北大校園綁架北大畢業生張聖業、毆打本科生於天夫等消息。

10月23日當天,中共當局還調整了另一所重點大學——南京大學的黨委書記。南京大學黨委書記張異賓卸職,其職位由中共江蘇省政協副主席胡金波接替。重點大學黨委書記被政協副主席取代,這被指是相當罕見。

在此之前,中國地質大學(北京)、中央財經大學、上海財經大學、南開大學、中國科技大學、湖南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陝西師範大學等數十名黨委書記,也都被中共政工官員接替,其中有7人是直接由跨系統的行政管理機構官員調任高校黨委書記。

《自由亞洲電台》10月底報道說,中共的「政治之爪伸進校園」,中共在高校內加強「對師生意識形態的管控能力」。僅在最近的一個月內,教育部直屬的高校中,就有12所高校黨政一把手換人。其中大多數的卸任人士都還沒達到5年任期。

報道援引要求匿名的大學教授孫先生的話說,中共對高校管控的收緊,主要是從2013年的「七不講」開始;但是從今年初開始,中共全面加強管控後,導致高校老師人人自危。

孫教授透露,從今年開學後,高校下發的排課文件中,明確將「政治紀律作為紅線」,如果被舉報有政治問題,就會失去授課資格。

孫教授還說,對思想上的控制越來越嚴,導致老師上課不敢說話,上課就是照本唸書;學生也不敢隨便說話、也不敢寫文章。在這樣嚴厲的思想管控下,令老師和學生現在都噤若寒蟬,這將導致學術和科研水平持續走低。因為沒有自由,不可能有創新。

武漢一所高校的老師也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嚴厲的管控實際已深入每家大學的課堂上。比如,今年5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因在課堂上批評中共修憲被學生告密,此後翟桔紅被開除中共黨籍並剝奪教學資格,還被記過處分,其收入也被扣近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