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警方應美國要求逮捕華為首席財務官、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9天後中共先後拘捕了兩名加拿大公民,令加拿大朝野譁然。對此,曾被中共拘捕扣留的加拿大公民——高凱文夫婦(Kevin & Julia Garratt)認為中共是在報復。

赤裸裸的報復

高凱文夫婦聽說加警方逮捕孟晚舟當天,心中就冒出一個不祥念頭:又要有加拿大公民被中共逮捕了?他們這麼想,是因為自身遭遇。2014年,中共為阻止加拿大將涉嫌竊取美軍事技術機密的中國億萬富翁蘇斌引渡美國,突然抓捕了在丹東開了多年咖啡店的高凱文夫婦。夫婦倆分別被關押2年多和6個月後,又突然被中共釋放。

加美兩國雖都堅稱,孟晚舟被捕和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拘捕之間,沒有直接關聯,但高凱文夫婦認為,中共拘捕加拿大公民,就是赤裸裸的報復。

據彭博網站報道,高凱文太太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本以為這次中共會有所不同,誰知又如法炮製。高凱文先生表示,毫無疑問,這就是報復,只要華為一案不結,中共肯定還有可能一直拿此做文章。

中共抓捕兩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在丹東開對朝旅行社的斯帕沃(Michael Spavor),藉口是破壞中共國家安全,和當初逮捕高凱文夫婦的藉口如出一轍。

中共打算做交易

被釋後,高凱文夫婦寫了一本回憶錄《2年鐵窗淚》(Two Tears on the Window),從中可窺見康明凱和斯帕沃可能每天要面對的鐵窗生活:每天長達6個小時的審訊,被單獨關禁閉,監牢內燈泡日夜照射,無法請律師,每月一次加拿大領事官員探視被中共嚴厲監控,不得討論案情。

蘇斌被美國引渡後,於2016年7月認罪並被判刑4年左右。2個月後,高凱文先生也被中共遣返。高凱文先生說,當時他壓根不知道蘇斌是何人,但每次被審訊時,中共都慫恿他在領館官員探視時提出和蘇斌作交易。

加拿大時任駐華大使趙普(Guy Saint-Jacques)也認為,蘇斌一案和高凱文夫婦被捕之間有關聯。他透露,當時他負責此事,每次雙方談判時,中共雖從未直接提出人質交換,但都會暗示,動機很明顯。到如今,它們仍覺得這麼搞能達到目的。

當年詭異遭遇

1984年,新婚不久的高凱文夫婦來到中國教英文,後來在丹東定居,在中朝邊境經營一家咖啡店,同時從事食品和其它慈善捐贈救援,偶爾到北韓看看。由於中朝邊境屬中共敏感地帶,他們也知道被嚴密監控,但從沒聽說過會有甚麼麻煩。

2014年8月的一天,他們和一對中國夫婦好友約好到一家餐館吃晚餐,討論好友夫婦女兒上多倫多大學的事情。他們進入餐館時,奇怪發現餐館空無一人,好友夫婦女兒也未現身。更詭異的是,吃到一半,好友夫婦突然離席。高凱文夫婦倆剛一出門,就被門外一群人包圍,錄像機不斷錄像,隨後兩人便被強行分開,並被強行塞進一輛等候多時的車中。

6個月後,高凱文太太被釋放,並被勒令立即離開中國。高凱文先生被秘密定罪,並被關押775天,在被遣返前,還被中共強制簽署聲明,被迫承諾不上訴,不對媒體公開,支付審訊和監禁期間所有相關費用。

高凱文夫婦表示,被中共關押期間,審訊很殘酷,還因長期被隔離,以及中共法外制度不透明,遭受嚴重心理創傷。

兩種不同待遇

相比之下,孟晚舟的待遇簡直在天上。被逮捕當天,就有中領館官員探視。兩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拘捕後,加拿大領館官員分別等了4、5天才能探視。孟保釋審訊時,有律師團隊和專門指定翻譯護駕,整個審訊過程公開,高峰時不僅有兩百多名觀眾出席,法庭外面還有中共花錢請來要求釋放孟的一小隊示威者。被保釋後,她還能繼續和丈夫及女兒住在溫哥華560萬元的豪宅內,在司機和保安陪同下在規定範圍內隨意溜躂。

高凱文夫婦表示,兩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拘捕後,有些外國企業高管可能擔心到中國出差,但中共不太可能拿短期遊客下手,多半是選擇一些在中國定居多年的外國人下手。

夾在美中兩國之間,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說法是,一方面希望能繼續和中國打交道,發展經濟和增加就業;另一方面又要捍衛加拿大價值觀和維護加拿大人利益,要實現兩者平衡太難。的確,面對中共這樣一個流氓,杜魯多要想做到這一點,想法太天真。中共這種明顯的報復行為就是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