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8 日,由「終止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IETAC)主導成立的「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在倫敦首次舉行聽證會。為期三天的聽證會針對中共活摘器官問題在全球範圍內取證,這是全球首個針對該問題進行聽證的民間法庭。

這次聽證會旨在對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證據進行深入調查。聽證會期間,法庭成員將聽取來自30 位證人和相關領域專家的證詞。

英國御用大律師(Queen'sCounsel)尼斯爵士(Sir GeoffreyNice QC)擔任法庭主席,他曾主導海牙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捨維奇的起訴。法庭其餘六名成員均是國際法、醫學、商業、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方面的專家。尼斯爵士說:「我們會重新審視已有的諸多關於中國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證據,不帶有任何偏見和假設。我們會尋找事實,然後對照國際法來判定中國是否犯罪。」

倫敦人權律師薩比(HamidSabi)是「人民法庭」成員之一,他也擔任調查伊朗殺害政治犯的獨立法庭法律顧問。薩比在簡述聽證會內容時說:「這些良心犯在監獄中接受定期體檢,時機一到他們的器官就會被殘忍地摘除,器官會被移植到來自國外的病人身上。這些就醫的外國人近年來越來越多,中國官方對此數據一直諱莫如深。」

倫敦人權律師薩比也是法庭成員之一。(Justin Palmer/ 大紀元)
倫敦人權律師薩比也是法庭成員之一。(Justin Palmer/ 大紀元)

聽證會首日有10 人出庭作證,他們分別是獨立調查者、醫學專家、遭受中共非法關押的西方人,曾在中國遭受關押後流亡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和維族人。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激增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出庭作證。(Justin Palmer/ 大紀元)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出庭作證。(Justin Palmer/ 大紀元)

曾對中共活摘器官進行深入調查的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首先出庭作證。他曾與加拿大前外交官喬高(DavidKilgour),以及獨立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共同發表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 大屠殺:更新版》,其中記錄了大量中共活摘器官的證據。

上述調查始於2006 年一位叫做安妮的女士公開講出其前夫作為主刀醫生,在瀋陽軍區醫院直接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他們的調查聚焦在兩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上:第一,器官摘除的數量遠超過官方統計的數字。中共官方的數據是每年有10,000 例器官移植,而實際數量高達60,000 到100,000例。第二,有關器官供體的來源,調查報告顯示,主要包括法輪功修煉者、維吾爾人、西藏人和基督徒。

麥塔斯先生說:「單從活摘器官的角度說,中國政府就違反了國際器官移植法。這是謀殺、這是反人類罪、這是群體滅絕罪。」

證人講述監獄親身經歷

法輪功學員戴英女士出庭作證。(Justin Palmer/ 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戴英女士出庭作證。(Justin Palmer/ 大紀元)

出庭證人之一戴英女士說,她因修煉法輪功被抓捕和關押,在監獄裏遭受酷刑,但每個月卻要接受定期身體檢查,這讓她感到奇怪。

戴英說:「我們被帶到一個豪華大巴車上,上面有先進的儀器為我們做體檢。我接受了好幾項身體檢查,其中包括驗血、心臟檢查、腎臟檢查等。」

戴英出獄後幾經輾轉逃亡到泰國,最終被挪威政府收留。她說,2006 年中共活摘器官新聞傳出才解開自己當初的疑惑,當時的體檢應該是當局為活摘器官而做的準備。

「西方民間法庭很重要」

自2006 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新聞曝光至今已有12年,多個獨立調查足以顯示此事的嚴重程度,但國際社會對此問題還沒有給予應有的關注。

究其原因,薩比先生說:「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所以聯合國不會接受此類控訴,因為中共政權控制著它。中國是世界上很多國家的重要貿易夥伴,在這點上有很關鍵的影響力,所以很多組織依賴於中共的錢和關係,而不願意被牽扯到這件事情中。」

法庭主席尼斯爵士接受本報採訪時說,在這種國際環境下,民間法庭的角色尤其重要。他說:「首先,由於國家間的地緣政治因素,沒有人會去以官方的名義做這件事情。所以這也許是唯一能夠留下的記錄。第二,如果你有一份比較嚴謹的、獨立法庭經過調查後撰寫的報告,『終止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就可以拿著這份報告敦促聯合國採取行動。當正義得到伸張的時候,這是很好的憑證。你不知道哪一天政治環境會變化,事情就會有轉機。」

這次聽證會結束後,法庭成員會將收集到的證據整理成報告,並公諸於世。聽證會連續開庭三天,最後一天(12 月10 日)「恰逢世界人權日」70 周年紀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