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成為新界西票王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選舉,雖向選舉主任表明不支持「港獨」,終仍被以「隱晦地」支持港獨作為選項為由,裁定提名無效。建制派稱不排除提出動議禠奪朱凱廸的立法會議員資格。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昨日發表聯署聲明,最強烈地譴責政府配合中共擴大政治審查、無限上綱,將「紅線」伸延至箝制明年區議會以至未來所有選舉。各界斥中共將思想審查、文革批鬥延伸香港,呼籲港人走出冷漠,抗拒中共對香港「一國兩制」及自由的踐踏。

星期日傍晚約6時,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收到元崗新村居民代表選舉選舉主任袁嘉諾兩份文件,一份是「不確認」朱凱廸的候選人資格,另一份是共16頁紙的中英對照的理由。

雖然朱凱廸早前已回覆選舉主任,表明自己不支持港獨,但文件稱朱凱廸2016年10月曾與劉小麗等人簽署自決聲明,其後兩次迴避選舉主任提問他是否提倡「港獨」作為自決的選項,以及是否同意作為參選人不能以任何方式主張「港獨」,從而「隱晦地」確認了他「支持獨立是港人的一個選項」,以此褫奪朱凱廸的參選資格。

朱凱廸指北京變相踩住香港言論自由的底線,而民主派一貫守著的核心價值是「就算我不同意你,我也誓言捍衛你的發言權利。」(蔡雯文/大紀元)
朱凱廸指北京變相踩住香港言論自由的底線,而民主派一貫守著的核心價值是「就算我不同意你,我也誓言捍衛你的發言權利。」(蔡雯文/大紀元)

審查延伸明年區議會選舉

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昨日發表聯合聲明並召開記者會,強烈譴責政府拒絕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選舉,批評政府任意DQ隨意劃「紅線」,極為荒謬無力,「政府此舉明顯表示,同類政治審查於下一屆的立法會選舉固然繼續通用,更要延伸至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完全是一副對民主派『政治不正確』人士的大審查大包抄,其心可誅。」

聲明質疑《基本法》第104條要求公職人員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的要求,不包括鄉郊代表,批評政府做法是開民主倒車、操控選舉。

又指正值中美貿易戰之際,特首林鄭月娥政府又一政治打壓舉措,將進一步加深國際社會的印象:香港自由確受嚴重傷害、一國兩制果然漸趨消失,「貿易戰火若波及香港,林鄭必成歷史罪人。」

人人被逼成為「思想警察」

朱凱廸指,選舉主任的回應反映「政治紅線」是「要令到我們不能繼續保護香港人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及集會自由。特區政府加上保皇派的議員,在北京推動下,他將這種人人都做思想警察的邏輯,套落到香港,首先是當然是針對政界的人,但進一步來說會令全香港的人面對同樣的困局。」

他強調民主派未來要守住有三條戰線:輿論上要不停解說,勿讓親共建制派借此事扭曲事實;二是在議會的戰線防範建制派要提出彈劾他的情況等;三是到社區爭取民心。

批政府製造白色恐怖

公民黨郭家麒指,中共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沒有提及鄉村選舉,他批評今次是思想政治審查,製造白色恐怖,「香港的所謂最優(惠)的貿易地位或獨立關稅區,是建基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名存實亡,我看不到我們有何能力捍衛香港經濟地位。」

民主黨胡志偉重申民主派是反對港獨,包括朱凱廸本人。他指今次政府的做法是即使想和不同意見的人展開辯論都不行,赤裸裸地將某一言論範圍劃下禁區,損害核心利益。他奉勸林鄭政府改弦易轍,否則無法撫平社會不滿情緒。

人民力量陳志全不點名反駁行會成員湯家驊的「紅燈論」,強調過馬路衝紅燈有很清楚法例,但現在參選權的「紅燈」不同,「是任他舉、任他豎在甚麼地方……現在嘴邊有紅燈,在你的腦裏面都有紅燈。香港人要有參選權、被選舉權、投票權,是不是要看這盞紅燈做人?我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想這樣。」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形容港獨是政府一個稻草人的策略:「目的當然就是要打壓政治的異見、民主派、反對派在議會裏邊、鄉郊選舉裏邊去揭弊,監督政府施政失誤、官商鄉黑利益輸送。」他又說今次事件剛好發生在11月25日九龍西補選的一周後,強調港人若繼續麻木、冷感、不發聲,香港政府情況會更惡劣,如今次事件發生後,由於泛民已失去在議會內的否決權,包括建制派工聯會陸頌雄已蠢蠢欲動要褫奪、檢視朱凱廸立法會議員資格。

泛民提周五內會休會辯論

街工梁耀忠不滿政府以行政手段處理《基本法》,指鄉村選舉是與《基本法》沒有關係,是剝削了市民的參選權利及政治權利。

工黨張超雄認為今次「紅線」除了要求議員反對港獨,更要反對他人提倡港獨。他質疑紅線會否越來越擴大,令市民在不同情況都要表明反對港獨。

民主派已提出在星期五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就事件休會辯論。朱凱廸則說,如資源許可傾向提出選舉呈請。

另外,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昨日稱,建制派不排除會提出禠奪朱凱廸的議員資格,但現階段未有討論。

根據《基本法》第79條,立法會可就議員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動議取消議員的資格,但議案須獲得出席會議的議員的三分二多數,預料在民主派力守下難以通過。

梁家傑:中共文革批鬥延伸香港

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在facebook批評選舉主任此舉是「僭建上再僭建」、「無法無天」。他昨日對本報表示,鄉村選舉當選人不需要如立法會、官員或法官上任時進行宣誓,中共人大就基本法104條《宣誓及聲明條例》釋法,不包括村代表在內,《鄉郊代表選舉條例》也無相關要求。

他強調,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參選權)是受國際公約保障,是很高的人權,現在選舉主任認為朱是「隱晦地」支持獨立是港人一個選項,很明顯是以言入罪:「影響朱凱廸的言論自由,還要朱凱廸為了行使其被選舉權,要犧牲他人的言論自由,以換取自己的被選舉權。」

他直斥中共的文革手法:「與文革時要學生指證自己的老師,要子女指證父母一樣。就是你不支持『港獨』,但你要去鞭撻、發聲打壓那些將港獨做為自決選項的人。若你不鞭撻這些人就是『隱晦地』支持港獨。」「完全將老共那套搬到香港。要香港互篤背脊,互相監察,以舉報做為代價去保有自己的被選舉權,這是很過份。」

梁家傑估計,今次事件是由「香港的黨委書記」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幕後操作。他提醒林鄭月娥若一再跟隨中共的音樂起舞,無法讓國際社會相信香港與國際社會同是自由民主的價值和制度、是「獨立關稅區」,後果堪虞。

他又說,經歷兩次九龍西補選,民主派已失去議會內的否決權,保皇黨已經操控立法會,以後林鄭就不可以諉過於民主派「阻住地球轉」,「由今日開始香港出現的所有敗象都是入林鄭數,入中共數,不能再拿民主派當擋劍牌和遮醜布。」他認為也讓港人感受一下當中共握住所有權力的時候,是否就如部份人所言的「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