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長島大學經濟系主任穆督庫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11月24日在《福布斯》上刊文說,雖然美中貿易戰在金融市場引起了極大焦慮,但它遲早會結束。而中國日益嚴峻的債務問題才是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

穆督庫塔斯也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對於目前全球關注的美中貿易戰,他說,華盛頓會結束它,就像美國成功和墨西哥及加拿大達成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樣。但他同時也說,「華盛頓無法結束中國的債務問題。這對中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來說,都可能是一個大問題」。

「這也就是說,中國(中共)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不是貿易戰,而是日益嚴重的債務問題」。穆督庫塔斯說。

他表示,雖然美國和日本也有相當高的債務,但中國的債務情況不同。根據Tradingeconomic.com的數據,美國的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率為105.40%,日本的債務佔GDP比率為250%。

穆督庫塔斯說,這些雖然是大數字,但它們相當準確且眾所周知。因此,兩國的債務價格和收益率能夠充份反映投資者在其投資組合中所面臨的風險溢價。但中國的債務並不是這種情況。

穆督庫塔斯認為,中共的官方數字無法反映中國的真實債務水平。按中共官方的統計數字,中國的債務是一個小數字:47.60%。而非正式的數據,很難去弄清。理由是:中共政府既是貸款人又是借款人。政府的一個分支機構將錢借給另一個分支機構。例如,中共政府持有的銀行向國有企業(SOE)和鄉鎮企業(TVE)提供貸款。

對於中國債務水平,仍有一些非官方的估計數據可循。國際金融研究所(IIF)上周的數據顯示,中國的債務佔GDP的比率為300%。

與此同時,信貸機構和金融市場尚未將這些非官方的債務估計納入到中國金融資產價格考慮中。這就是為甚麼標準普爾和穆迪的中國債務評級與美國和日本的債務評級非常接近。

中共債務如山 恐引爆世界經濟危機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北京當局在2008年釋放了一股信貸洪流,中國的債務問題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7年8月15日發表措辭強硬的警告聲明稱,根據其研究報告,中國過度依賴信貸的經濟策略引發巨額債務,已達到危險水平,可能會引發下一次金融危機風暴。

IMF去年的年度審議報告表明,中國經濟雖然在表面上維持增長,但企業和地方政府的債台卻越築越高。

根據彭博社消息,在2008年,中國債務佔GDP比例是141%。到2017年中期,這個比例膨脹到256%。

《國家利益》稱,如果考慮影子銀行系統的隱性債務,這個比例將更高。香港東方資本研究公司的克萊爾(Andrew Collier)說,影子銀行處理中國全部資金的一半。克萊爾說,如果考慮影子銀行債務,中國的債務佔GDP比例大約是400%。

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在《國家利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說,十年前,中共因其掠奪性政策,觸發了全球經濟衰退。現在看來,它將再次製造一場衰退。

上一次,中共依靠大量發行債務從危機中成功脫身。這一次,它背負的大量債務將讓它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去年10月,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提出中國可能遭遇明斯基時刻。它指的是資產價值大崩潰的時刻。許多中國人已經意識到危機。一個又一個民調顯示,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中國富豪打算離開中國。

穆督庫塔斯說,更糟糕的是,中共政府作為貸款人和借款人的雙重角色集中了而不是分散信用風險。這會帶來系統性崩潰的可能性。

同時,中共政府的這個雙重角色與其第三個角色相互衝突,也相互矛盾。中共政府作為一個監管者,要為貸款人和借款人設置法規。在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它使債權人的救助變得複雜化。

中共政府同時擁有銀行、養老基金和普通公司。政府持有的銀行直接向政府持有的公司提供貸款,它們通常就像是福利機構一樣。銀行還向土地開發商提供資金。它們是中國經濟的「投資」泡沫的幕後者。

穆督庫塔斯說,如果在中國出現了金融危機,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將會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