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香港品牌」,除了上世紀的黃小鴨、紅A、保濟丸等大眾恩物外,奢侈品類幾乎無甚印象。

偏偏有人不服輸,夢想將香港奢侈品蜚聲國際,讓全世界見識一下「香港原創品牌」的實力,更一連拿下五個健力士紀錄。不過,他的珠寶產品雖然揚威海外,但在香港卻沒有受到重視,北上發展更是「屢戰屢敗」,未開店已被搶注商標,翻版加盟店開遍大陸。

孤身打拚的路不好走,不過他一路走來卻無怨無悔,因為他始終相信「香港人是做得到的」,如當年獅子山下創業的香港人一般,「不屈不撓,屢敗屢戰」。
他就是古珀行和冠玲瓏創辦人、有「中東王子」之稱的沈運龍。

深水埗長大 中東闖出天地

俗語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沈運龍回想起當年家住深水埗唐樓,13伙22人蝸居在500呎,父親因工受傷,眼睛八成失明,他自小就要幫媽媽剪胸圍線頭幫補家計。15歲的他決定半工讀,為求高人工,1978年遠赴中東當沙石廠副會計,從此開始中東打拚之路。

在中東,他賣功夫鞋賣到風生水起。誰知好景不常,1984年他被四個政府部門找上門,原來有人投訴鞋底坑紋磨蝕後,會出現與「阿拉真神」相似的字樣,有「褻瀆神明」之嫌。沈運龍差點「被斬頭」。這時發生一宗劫機案,一位乘客英勇制伏和擊斃劫機者,成為民族英雄。此人正是他的拍檔,一夜間化解他的災難。

這次經歷令他知道不能將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於是決心回港開創自己的事業,85年創立古珀行珠寶。世事難料,97年他被沙特阿拉伯生意夥伴侵吞了全盤生意及八間店舖,令他損失大部份家產,一夜間跌入谷底。不過打不死的他,決意東山再起,在杜拜等地由零開始重開珠寶店,至今在中東等地擁有30多家珠寶店。

圖為沈運龍早年在中東打拚留影。
圖為沈運龍早年在中東打拚留影。

奪健力士最多的珠寶商

今年9月22日,沈運龍創立的冠玲瓏品牌,揚威意大利珠寶展,連奪「鑲嵌最多鑽石的手機保護殻」及「鑲嵌最多鑽石的唇膏盒」兩項健力士紀錄,加上2015年、2016年和今年3月,分別在瑞士奪得「最高價值的結他」、「鑲嵌最多寶石的結他」以及用可口可樂樽經典線條打造的「鑲嵌最多鑽石的手袋」,共獲得五項健力士世界紀錄。

「為何要去挑戰健力士?」坐在沈運龍位於紅磡的辦公室,記者忍不住問。

「香港的珠寶在世界地位很高,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會有中國餐廳,有珠寶賣的地方都會見到香港產品。香港有數千間做珠寶的公司,但多年來都是幫人作嫁衣裳,在外國有很多名店的珠寶產品都是香港製造,但他們不會擺香港人的牌子出來。我在這方面很想打破這個困局。」

一直夢想打造香港品牌的沈運龍,06年創立冠玲瓏,以「六圍一」的專利設計突圍,令30份的鑽石看起來似一卡鑽石,2015年更進駐瑞士巴塞爾鐘錶珠寶展主場館,是百年歷史上唯一一家中國人的珠寶牌子進駐,和其它世界名牌如GRAFF、HERMES、DIOR等同場展覽。

被問到如何在眾多國際名牌中脫穎而出時,20年前挑戰健力士不成功的往事浮現沈運龍腦海:「當年我做珠寶廠商會主席,在會展辦了一個大型的珠寶展,曾打造了一個七層高的珍珠塔,用了5萬多顆珍珠,但結果申請不了健力士世界紀錄。」他當下決定向難度挑戰,再度挑戰健力士。

「我想音樂和珠寶的結合一定很特別,而且結他可以重覆使用。不同的歌手和音樂家都喜歡彈奏它,所有的名人都喜歡和它合照,所以就有這個效果。」沈運龍請來樂壇才子雷頌德幫忙設計,共用了400卡鑽石,1.6公斤的黃金,打造了一把價值200萬美元的鑽石結他。

美國老字號結他廠Gibson還派出美國的結他手,在瑞士珠寶展上手持這把結他即場彈奏,終令他圓夢,奪得「全世界最有價值的結他」健力士證書。

擬在杜拜建健力士博物館

好運接踵而來,沈運龍如打開健力士寶藏大門,今年更一連奪得三個健力士證書。而那把結他也走遍世界巡迴展覽,包括在英國海德公園4萬觀眾前,由已故流行音樂天王米高積遜的眾兄弟演奏,在香港也參與過兩次慈善表演,由香港最出名的結他手鄧建明(Joey Tang)、彭健新及叻哥(陳百祥)等表演。

在中東打拚的沈運龍,即將在杜拜開設9千呎的博物館,展示其獲得健力士紀錄的珠寶產品,符合擁有眾多「世界之最」的杜拜風格。館內設有購物中心。

特首高官不撐「香港品牌」

對於為何選擇在中東而不是香港設博物館,沈運龍直言,香港政府對扶持本地品牌,遠不及南韓等其它國家及地區,令他意興闌珊。「你看國家主席習夫人會拿著珠海做的手袋,她很驕傲地告訴別人這是珠海製造的手袋。但我們的鑽石結他,健力士紀錄揚威海外,甚至政府自己將它列為回歸20周年代表香港世界之最的其中一員,但我告訴你,很多香港的高官都不知道。」

沈運龍試過在奪得兩個健力士紀錄後,做了一個結他型的USB記憶體(俗稱手指),內含獲獎資料等,去年寄給特首林鄭月娥,但原封不動地退了回來。雖然特首辦解釋是不能收禮物,但沈運龍說,曾當面和特首以及某些高官提過獲獎,卻被當耳邊風,「她們在這方面的觸覺的確不夠,不覺得這樣的作風能夠幫香港建立一些牌子,和幫到香港的中小企。」

商標在大陸遭搶先註冊

很多港商熱衷於北上發展,但沈運龍卻稱自己「屢戰屢敗」。他透露,2000年,溫家寶夫人張蓓莉曾三次來港找他合作。與她旗下的大陸珠寶店「戴夢得」談妥合作,在北京成立「戴夢得古珀行」並興建廠房後,「溫夫人因為溫總上位,不方便做生意,(03年)就退出了。」之後新公司出現內亂,「零售和管廠的兩個股東不咬弦,一件貨也沒做到。」

其後「古珀行」的商標更在大陸遭人私下註冊,「廠還有一批人,他們為了維生,竟然開了兩百間古珀行店舖,而我是不知道的。我也沒收過一分錢。」沈運龍為此打了多年官司,至今在大陸不能無阻地用古珀行商標。故2006年決定另外註冊冠玲瓏品牌,專注海外市場。

「大陸是這樣,中東也是這樣。我由沙地轉戰阿聯酋,一開了兩間(舖)之後就有大財團用你的名字,用你的形式去經營,唯有走位,避開競爭,重新來過。」沈運龍補充道。

永不放棄 盡人事聽天命

經歷了人生浮沉,沈運龍認為自己「打不垮」的原因:「可能是自己有宗旨,不強求,但永不放棄。我常和自己說,盡人事聽天命,做好現在,放眼將來。」

縱橫商場30多年,汲取了無數的失敗經驗,沈運龍憑著過人的前瞻眼光,其公司不僅在珠寶業佔了重要的席位,更為業界不斷注入創新的力量。

香港製造 卻沒自家品牌

談到中美貿易戰,他說,雖然珠寶行業暫未受到影響,但如果美國全面加稅,「都無一倖免的」。他相信貿易戰會繼續發酵,持續一段時間。

十多年前沈運龍在貿易發展局說過:「香港是全世界出口鐘錶最多的地方,但香港竟然連一個機芯也沒做到。」他說,等於現在(大陸)中興事件, 「你連核心技術都沒有,做到多大也沒用,被人一 揑住就死了。」

沈運龍成功的要訣是秉持香港獅子山精神,「獅子山精神很多都是不屈不撓,由無做到有,不只我一個的。都是不輕易放棄,再接再勵,屢敗屢戰。」他勉勵年青人要裝備好自己,「現在的機會肯定比以前多,只不過競爭比以前大,所以大家一定要裝備好自己,有機會才能抓緊機遇。」◇

香港結他手彭健新(左一),叻哥(陳百祥)(右二)曾手持健力士結他參與慈善表演。
香港結他手彭健新(左一),叻哥(陳百祥)(右二)曾手持健力士結他參與慈善表演。

沈運龍(左)與米高積遜兄長、歌手傑曼積遜(Jermaine Jackson)(右)合影。傑曼積遜手持的「鑲嵌最多寶石的結他」,是他與沈運龍太太Alice Trinh共同參與設計的。
沈運龍(左)與米高積遜兄長、歌手傑曼積遜(Jermaine Jackson)(右)合影。傑曼積遜手持的「鑲嵌最多寶石的結他」,是他與沈運龍太太Alice Trinh共同參與設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