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東王子」之稱的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秘書長沈雲龍表示,民眾買不到口罩,港府應該被「打屁股」。他從中東蒐羅口罩並親自派發給老年人,「希望將口罩直接派給急需的人。」(大紀元)
有「中東王子」之稱的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秘書長沈雲龍表示,民眾買不到口罩,港府應該被「打屁股」。他從中東蒐羅口罩並親自派發給老年人,「希望將口罩直接派給急需的人。」(大紀元)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後,港府面對口罩荒不作為,令香港街頭出現大排長龍的口罩搶購潮。有「中東王子」之稱的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秘書長沈雲龍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民眾買不到口罩,港府應該被「打屁股」;港府應首先保護前線醫護人員,確保其有口罩可以使用。而連日來全球疫情大爆發,令香港珠寶業感到恐慌,他建議商界減輕成本共渡難關,更提出港府與公務員應該裁減20%的人工。

沈運龍還是香港古珀行和冠玲瓏的創辦人、香港珠寶製造業廠商會顧問及前主席、特首選委。疫情爆發後,他從中東蒐羅口罩,到土瓜灣、愛民村等老年人口較多的地區免費派發,並分批送予一些慈善團體。「希望將口罩直接派給急需的人。」沈運龍說。

港現口罩荒 急從中東地區買口罩

記者:你是「中東王子」,這次口罩荒有向中東那邊去求救?

沈雲龍:香港人尋找不到口罩,這樣的事,第一次出現,凌晨去排隊至翌日11點鐘還買不到一個口罩,人們的那種徬徨無奈……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我們香港政府沒有照顧到這一方面呢?經過沙士之後,應該很多事情會有很好的準備的,但結果沒有。人們到處去尋找口罩,特別是老人家他們很徬徨,於是我第一時間就叫中東那邊的同事去買口罩,開始還容易買到,很快有中國遊客的地方就買不到了。買了第一批以後,再買就根本走遍各大藥房都說沒有貨了。

於是我叫同事兵分三路:去不同的城市,還開車去一些偏遠的地方,沒有遊客到的地方就會買到口罩,這樣就買了一大批口罩。我最不想見到的,就是老人家排隊排通宵還買不到,我就很想直接去派送一些口罩,例如我早上5時起床,6時就去到土瓜灣一些有老人家聚集的地方,跟著在愛民村啊、在北角派了幾次,也分批地送了很多不同的團體。

記者:有沒有預告甚麼時間派口罩?

沈雲龍:我用一招叫做「快閃」派口罩,我最不想見到他人排長龍幾個小時以後來派口罩,我最不想這樣,我不預告的,比如在土瓜灣,6點鐘去到那裏,有些有心人一大早派一些粥、一些食物給一些老人家、一些窮人。

還有些地方用另一辦法:例如到愛民村有些老人家聚集的地方,找十個八個老人家送口罩給他們,跟他們說:你們快些通知朋友吧,才半個小時就有六百人來了,這樣我就可以派很大一批口罩。

記者:你親自這麼早去派啊?

沈雲龍:這樣可以直接些,不用老人家去排隊幾個小時,早些去到見到即來即派,這樣省去排隊幾個小時的時間。

度過特別情人節 與太太飄洋過海尋口罩

記者:你去中東繼續找口罩,總共找到多少個呢?

沈雲龍:沒有統計,都好幾萬個。蒐集好了還沒寄,突然間宣佈禁運,這些防護的物資不給出口,就堆積在那裏。於是在情人節前後,我就刻意與太太度過一個特別的情人節,我們坐飛機過去尋找口罩,並安排把那些找到的口罩帶回來了。帶回七個行李箱口罩。

記者:這次口罩荒顯現出人們的愛心,很多人靠相互自救。你自己去買口罩,價錢變化很大嗎?

沈雲龍:都沒有想過甚麼價錢,只是叫同事,有就買,就算在外面都是越買越貴的了。在自己的朋友群組出讓口罩,我的朋友比較買得起,就要給錢買的;那些慈善團體,是我自己去派,都派一萬個口罩了,其他很多朋友去參加慈善活動,我們贊助一些口罩給他們去派,最希望是直接派給急需的人。

不可能照顧到所有人,所以我寫了封信給特首和衛生福利局局長,最起碼應該在社區中心派發給老人家,譬如按長者卡一人一個星期或者兩個星期拿五個口罩,起碼有一班人不用這麼徬徨。政府有這樣的機制,社會就少了很多緊張的氣氛,甚麼都去搶購。

買不到口罩 香港行政採購應該被「打屁股」

記者:政府說要買五千萬個口罩,但是到現在,才550萬個到香港,而你們一個商家都可以找到幾萬,你覺得政府採購是不是……

沈雲龍:其實真是,我自己覺得是(港府)值得打屁股的。想一想香港貿發局和工貿處有超過六十個海外辦事處,是不是?我相信如果辦事的人,打個電話問問有沒有貨。當然去到那些大藥房買,沒有貨,但是你走遠一點,去找一些遊客到不了的地方,應該都是有很大的機會是可以買到口罩的。

當然政府買,可能根據一定的程序,譬如要投標,價低者得,或者甚至他們買到一些醫護人員用的,那個質量、規格可能不同。但是,不可以不照顧一些弱勢社群或者一些老人家,起碼這方面是可以做得到,給老人家N95戴,都呼吸不到氣,是不是?很多很普通的醫療用的口罩,在外地是買得到的。

醫護處於風險最高的位置 首先要獲得保護

記者:另外口罩出現分配不公,現在有人批評警方拿得多,醫管局、前線的醫護人員,N95口罩才幾百個,你怎樣看?

沈雲龍:醫護人員必定要照顧的了,大家都明白,醫護人員在這個情況之下,很多是面對最高風險的地方,首先要保護他們,醫護人員都不保護,誰去保護病人呢?

記者:疫情令很多中小企沒有辦法開工,你在大陸的工廠會不會受影響?現在有沒有復工?

沈雲龍:由於香港幾乎封關的情況,關了好像十個、十一個的關口,令到原本2月10日,很多工廠可以陸續開工,但是我們因為是珠寶業,牽涉到金銀、寶石的進出口,令到我們足足遲了十天才開到工。其實,如果全面封關,不是那麼簡單,很多事,意想不到,後果很大。

大陸工廠受嚴密監管 每日要探熱報告

記者:中共規定有口罩才能開工?

沈雲龍:一定要的,這次很嚴格。我想由各省、各地一直到我們城鎮的工廠都受到嚴密的監管。每天要報數,到現在開工了,一定要有一定的口罩給工人。比如每一天我們的工人進到工廠的大範圍就已經探熱(測體溫)了,再上去車間那裏,還要再探多一次,有白紙黑字記載的,每天去報告。

疫情全球爆發 珠寶業驚恐

記者:有沒有統計這次對你們經濟的影響,生意的損失有百分之多少?

沈雲龍:我們主要是出口,在中東有三十間零售店,香港只有兩個零售店。其實由香港反修例事件以來都沒有甚麼生意。這次病毒一開始傳播,我們就關了一間,只剩一間了,生意影響非常之大,幾乎停頓。很多香港的零售都非常之慘,很多餐廳幾乎少了一半以上的生意,我看有的餐廳一天吃零雞蛋(沒生意)都有。

記者:最近零售界,珠寶業跌了八九成,差不多是最慘的行業之一。

沈雲龍:因為在這種情況,沒有多少人有心情買珠寶首飾。我們自己還是對外的,等同香港很多的工商界都是,我們是外向型的。我們生產珠寶那方面,如果工廠能開工,我們都沒有這麼擔心。但是現在全世界這樣爆發疫情,我們就很怕了。現在我們手上的單都不少的,但是會不會比如美國、歐洲突然間再爆發幾十單出來,那些人會不會不敢要貨,或者要了貨,影響銷程、給錢順不順利,甚至會不會有的國家覺得這是中國進來的東西,都不要了,我擔心發生這些事。

因為疫情控制得不好的國家,比如日本、南韓,某些城市都局部差不多封閉,這種情況之下怎麼還有生意做呢?我做很多意大利生意,很多意大利的珠寶商都向我買珠寶,意大利已經恐怖到他們完全做不到生意、約不到客人。

港府和公務員應裁減20%的人工

記者:這次全球經濟都受影響,有人說有點雷曼事件的先兆,你怎麼看,你接觸這麼多中小企業,會不會出現這種破產潮?

沈雲龍:我想政府要做事,這次由政府和商家和中小企業和一般的市民,都應該要共同努力去對抗這個疫情。我就覺得政府應該帶頭,公務員減人工20%。

記者:現在還不是最差的時候?

沈雲龍:我不敢說,但是我覺得應該有兩手準備。很難說,可能有新的疫情爆發,現在封甚麼關,甚麼都沒有作用了。內部突然間,南韓、香港都爆發很多出來了,不是可以掉以輕心的時候。

記者:政府有沒有找你們商界談過?

沈雲龍:政府只是找一些大商會,我們中小企業沒有這麼快反應到。有些時間,它覺得有大商會代我們說話。

記者:你覺得需不需要改善這方面?有主動找他們談嗎?

沈雲龍:比如說口罩,我們都有寫信去呼籲政府,起碼照顧老人家。當然政府的反應通常都慢幾拍。

廠內小心防疫 對外尋找不同市場

記者:你怎麼去應對這個情況?

沈雲龍:有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控制得了,就儘量小心,原本公司有些聚會,比如開年飯都說不吃了,大家脫了口罩在一起有甚麼事情發生,整個公司癱瘓了就事情大了。做很多準備工作,我們找很多口罩回來給同事,一進公司有幾支消毒液、洗手液在這裏,每天回來都要探熱,有一點傷風鼻塞就不要上班了。

希望在這方面做足夠點,另外對外的,我們自己也都在尋找不同市場,譬如有些地方現在根本都去不了,意大利都去不了,我們都要同事緊密地跟客人在電話、網上溝通,我們也放重一點的資源下去,我們中東的零售網絡,分散一點風險。

記者:有沒有想過搬廠?因為你現在工廠在大陸,貿易戰那裏已經開始移。

沈雲龍:我想,看看東南亞,日本、南韓,那你知道,你能搬去哪裏?很多已經將生產線搬去東南亞。

勒緊褲帶 齊心共渡難關

記者:這一個關鍵時候,大家商界怎樣去共渡難關?

沈雲龍:最起碼大家勒緊褲帶。接著,如果疫情影響到我們外向型經濟,都做不到生意的話,會怎樣呢?寧願到時看著,這麼大的、像崩山泥一樣地崩下來,抑或現在儘早逐漸地做點事,減輕成本,大家一起勒緊褲帶共渡這個難關。

所以全香港,上至特首,下至打工仔都好,應該都要有一個共渡難關、一個齊心去抗疫這樣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