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日前落幕,共和黨繼續主掌參議院,民主黨奪走眾議院掌控權。外界分析,美國行政與立法中樞今後兩年的政治光譜是,反中共的國會以及鷹派的白宮。這一幕顯然不是北京想看到的,凸顯其失算和誤判。

特朗普喊話玄機?

美國中期選舉6日剛落幕,美國總統特朗普再對中共施壓。他在周三(7日)的記者會上說,北京已經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並指此計劃非常具威脅性,他絕不會讓中共在經濟上接管全球。

周三,美國商務部還裁定對中國進口的普通鋁合金板徵收反傾銷和反補貼關稅。

上周四(1日)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並暗示可以與中國達成協議。特習會將在11月底的20國集團(G20)首腦峰會上舉行。

兩天前,特朗普還公開表態,只要公平,願意與北京簽署貿易協議。外界普遍視為美方向中方釋出善意、想為貿易戰降溫。

然而,中期選舉一完結,特朗普為何立即加大對北京施壓力度?

國會將對中共更強硬

路透社報道,民主黨在贏得美國眾議院控制權後,將在未來大約10周內競選眾議院議長。佩洛希(Nancy Pelosi)力爭重返眾議院議長寶座。

特朗普周三還發了推文表示,由佩洛希擔任議長實至名歸。

如無意外,這位現年78歲、美國史上首位女性眾議院議長的佩洛西,將再任眾議院議長。

佩洛希長年關注中國人權,經常批評中共當局,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她曾推動為六四流亡學生提供庇護的《中國學生保護法案》,2008年公開呼籲抵制北京奧運。最近則多次要求政府在涉及新疆拘留營、西藏問題等人權問題上向中共施加壓力。

佩洛希也表示支持特朗普對中國的關稅舉措,認為是為美國產品爭取更公平貿易的「槓桿點」。佩洛希在3月時說:「對於中國(中共)明目張膽的不公平貿易政策,美國必須採取強有力、明智且具有戰略性的行動。」

共和黨中對中共的強硬派也在國會改選中勝出。最為代表的,是共和黨參議院議員魯比奧(Macro Rubio)與克魯茲(Ted Cruz),兩人都曾呼籲特朗普政府封殺華為、中興等中國高科技企業在美國的經營。

香港《經濟日報》說,在對華強硬派盤踞後,如果形容美國國會是中、美關係火藥桶,實在不為過份。

鷹派繼續掌白宮

此次中期選舉間接驗證了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路線,得到民意的支持。因此可以預計,特朗普的鷹派顧問團隊不會有多少調整。

白宮高級顧問團隊包含白宮幕僚長等12個高級別政策諮詢顧問職位,目前執掌者不乏政界新人、被美國「主流」政治勢力排斥的「邊緣」人物,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副教授馬釗投書BBC說。

其中最突出的代表是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他視中共為美國在全球地位的挑戰者。他離開後,如今白宮迎來了更多的鷹派,如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人,影響著美國政府的決策。

美國之音報道,納瓦羅今天(9日)猛烈抨擊華爾街高管督促美中結束貿易糾紛的行為,稱他們是試圖向總統特朗普施加壓力的「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

兩個月前,《紐約時報》曾報道,華爾街領袖9月17日在北京會見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試圖緩和美、中貿易戰。他們曾說服過前總統奧巴馬以及布殊向北京做出讓步。北京現在仍然希望利用華爾街來平息華盛頓的怒火,通過王岐山在華爾街深厚的人脈關係發揮影響力,改變美、中貿易戰現狀。

然而,納瓦羅今天在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言時表示:特朗普總統有勇氣和智慧對抗世界上那些實施不公平貿易、非對等貿易、高關稅、高非關稅壁壘的國家。「他不需要華爾街的幫助,不需要高盛的幫助。」

《紐約時報》引述分析指,華爾街與白宮「過去行之有效的關係,過去行之有效的公式,現在行不通了」。

中共一大失算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7月在接受美媒採訪時表示:「習近平似乎認為等過了11月的中期選舉,特朗普會變弱,進而減輕(貿易打擊)。這是個很糟糕的賭博。」

貿易戰前,中國是美國大豆的最大買家。在美國不斷加大對中國商品徵稅期間,中共以大量減少採購美國大豆作為報復,並對農產品徵收報復關稅。

路透社報道,一些專家原認為這些做法在周二(6日)國會選舉中可能衝擊到農業州的共和黨選情。

然而在北達科他州、印第安納州和密蘇里州等,受貿易戰關稅衝擊最嚴重的州的選民卻把票仍然投給共和黨參議員,讓特朗普在參議院的勢力更強。

「特朗普總統對中國(中共)採取強硬路線,並未付出政治代價」,位於華盛頓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國研究主管Scott Kennedy表示,「我仍預期,對中國方面短期和長期戰略上的信號仍指向同一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