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辦的一場漢服展示會上,一位年輕的中國男子穿著漢服走秀,他清新俊逸、端莊大氣,舉手投足間散發出古典氣質,恰到好處地詮釋了漢服的優雅與靈動。

這位青年名叫王志遠,1989年12月出生於遼寧省凌源市楊杖子鎮。他有著與同齡人不一樣的遭遇。自10歲以後,他不曾享有一個正常的童年生活;少年時求學艱難;青年時期曾被枉判入獄。然而,歷經苦難的王志遠仍努力向上,內心充滿陽光。他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要怎樣走,眼前這物慾橫流的塵世中的一切不會讓他迷失。

2018年9月25日,王志遠在溫哥楓扱書館的漢服展示會上。(大宇/大紀元)
2018年9月25日,王志遠在溫哥楓扱書館的漢服展示會上。(大宇/大紀元)

童年的神奇經歷

孩童時代很多記憶是模糊的,但至今仍清晰留在王志遠記憶中的,是他5歲那年的一段經歷:1994年8月他隨父母在哈爾濱參加了法輪功傳功講法班,當時父母擔心還未滿5周歲的孩子坐不住,特意備了酸奶和零食。沒想到,小小的王志遠每天坐在4千人的會場裡不吵不鬧,如同成年人一樣,靜靜聽完了10天的課。

王志遠講不出那些天他都聽到了甚麼,然而有一幕他在觀眾席上看得很真切:當李洪志大師在講法班上拿出一張法輪圖為大家講解時,他看見整個彩色的法輪連同裡面的太極圖和卍字符一直在不停地旋轉著。他告訴媽媽,那法輪是會動的。

接下來的日子裡,王志遠隨著父母修煉法輪大法,每天煉五套功法,其中一小時的雙盤打坐和45分鐘的站樁,他都能夠像大人一樣堅持煉下來。回憶當時的情景,他很慶幸自己能參加由李洪志大師親自授功的傳功講法班,師父的講法已經埋在了他心靈深處,為他未來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修煉以後,王志遠一家的生活裡充滿了歡樂和希望,父親多年的皮膚病痊癒了;母親的乳腺瘤消失了;父母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變得更加真誠、善良和寬容,成了單位裡、鄰里間公認的好人。八十多歲的姥姥認同「真、善、忍」,她原有的陳舊性心臟病也神奇般康復了。

小小年紀遭受歧視

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王志遠一家與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一樣,陷入了困境之中。自10歲以後,王志遠就不能再像其他孩子一樣,享有正常的童年生活。

王志遠的父親早期在煉功點煉功被公安錄了像,後來他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公安監控,2000年12月,父親被警察抓走,被非法判3年勞教,關在遼寧省朝陽市西大營子教養院,被迫當奴工,並遭受了長時間被剝奪睡眠、灌食等的酷刑迫害。

期間,王志遠還在上小學,班主任老師叫他念攻擊和侮辱法輪大法的宣傳稿,他拒絕了,班主任就把他的書包拿到校長辦公室去,不要王志遠留在她的班級裡。之後王志遠經常被停課去聽校長、教導主任和老師的強行「說服教育」,逼迫他放棄信仰。校方威脅他母親交罰款,否則不讓他繼續上學。王志遠幼小的心靈遭受極大打擊。

班主任經常在全班同學面前當眾侮辱和嘲諷他,說他的髮型「跟勞改犯一樣」。上課讓他坐在水泥講台上面對著全班同學,冬天有時就讓他在教室外的風口處站著。老師還經常故意出難題考他,讓他答不上來當眾出醜。但沒想到的是,王志遠基本每次都能順利給出答案。

王志遠說,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他經常向同學講法輪功的真相,同學們喜歡王志遠有自己的獨到見解,一些學習成績好的同學也佩服他,願意跟他相處。

班主任被評為「優秀教師」不久,就因臉部神經疾患,嘴巴歪了,休病假半年。後來聽說,這位老師現在已經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她選擇了退出中共相關組織。

艱難求學 渴望一技之長

17歲那年,王志遠到營口市的一所職業技術學校學習電工專業,因為他給同學講法輪大法是佛法,真善忍教人做好人,不要相信中共的謊言,校方找他談話,要求他不能向同學講法輪功真相。王志遠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不肯向學校作保證。於是入學只有短短一個月,王志遠就被學校開除了。

後來,王志遠又找到營口市一所職業培訓學校,讀了兩年數控車床,沒想到還沒等他畢業,就在一次由「610」(專職鎮壓法輪功的非法中共黨務機構)下令的全市搜捕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中被拘捕判刑了。

儘管王志遠有很強的上進心,學習很努力,渴望著掌握一技之長,報效社會。可是只要他不放棄信仰,就無法繼續他的學業,偌大一個中國竟容不下王志遠的一張小小書桌。

2009年華能電廠招合同工,當地一百多人報考只錄取五人,王志遠憑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同年6月王志遠的父親再次被拘捕。為了營救父親,他放棄了合同工名額,每天與母親奔走於檢察院和公安局,要求無罪釋放父親,公安局和檢察院相互推諉。

為了能見父親一面,王志遠經常去看守所守候,可是從來都見不到。他在看守所外,隔著高大的水泥牆給身陷囹圄的父親唱歌,王志遠採用美聲唱法唱道:「一入紅塵千百秋,生老病死從未休,功名利祿帶不走……大法能解心中憂」、「眾生為法來,生生為此生」。他相信高昂的歌聲能夠穿透高牆,轉達他對父親的思念,鼓勵父親堅守內心的信念。

被警察暴力綁架

2009年9月23日營口市搜捕長期被監控的法輪功學員,王志遠和母親一起被綁架,那場噩夢給不滿20歲的王志遠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王志遠說:「那天晚上10點多,樓下來了好幾輛轎車,十幾個穿便衣的警察,有區國保大隊的,有省、市公安局的,他們敲門,我把門反鎖了,他們找來開鎖師傅,我把鑰匙插在鎖上,按住門把手,他們折騰半天仍打不開鎖,於是就動用了大鎬頭,直接把整扇防盜門鑿穿。警察衝進來,把我的臉按在地上,嘴裡塞進舊衣服,據說當天抓人太多,手銬都用完了,我的手被往後扭綁起來,我被抓到國保大隊部後又用手銬銬上。一個滿臉橫肉的警察過來使勁煽我的臉,當時我整個臉頰痛得發麻,即刻腫得變形,後半夜被送去看守所,當時犯人見了還以為我是個中年人。」

當晚,住在後樓的姥爺聽到母親的呼救聲,馬上下樓想去看看,剛到樓下就有警察威脅道:「你敢上去就將你也一塊抓走!」老人絕望地眼睜睜看著警察把女兒和外孫綁架走了。

律師團做無罪辯護

2018年5月9日,王志遠在海邊打坐。(大宇/大紀元)
2018年5月9日,王志遠在海邊打坐。(大宇/大紀元)

2010年3月23日,營口鱍魚圈區法院非法庭審王志遠和母親及其他5名法輪功學員,律師團為這些法輪功學員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律師問法官和檢察官,你們能找到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是違法的嗎?當時參與庭審的區法院刑事庭庭長王業家、副庭長尹文成、楊豔、書記員徐建偉和區檢察官曹寧,聽了律師的辯護都被問得啞口無言。律師們最後說,既然公訴人拿不出任何他們有罪的證據,就應該立即無罪釋放7名法輪功學員。旁聽席上的家屬們也都要求立即釋放,書記員說,「你們要鬧事啊!」並喊來法警驅趕家屬們離開庭審現場,法官宣佈休庭。

6月1日,鱍魚圈區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審7位法輪功學員。法院不通知律師和家屬,沒有律師辯護也沒有家屬旁聽。庭審時法輪功學員各自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王志遠的母親訴說在看守所遭到警察酷刑折磨。這次法官又宣佈休庭。

7月28日,鱍魚圈區法院第三次開庭,律師和家屬都不知情,庭上只有法官、書記員和檢察官3人,前後不到5分鐘就完成了整個程序。王志遠的母親被判刑3年半,他被判刑1年半,他拒絕在非法判決書上簽名。

一家三口同時身陷囹圄

而王志遠的父親已早於他們在2009年就被祕密判刑。2009年11月18日,王志遠的父親被鱍魚圈區法院非法祕密判刑5年,家屬完全沒有得到通知。

2010年,當王志遠和母親被判刑後,母親被關進瀋陽女子監獄,王志遠被關進鱍魚圈區看守所。父親已被關進大連一所監獄。因為修煉法輪功,一家三口被囚禁在3個地方,好端端一個溫馨和睦的家庭就這樣被毀了。八十多歲的奶奶和姥姥、姥爺悲憤不已。

看守所裡的磨難

王志遠被關進看守所時尚未滿20歲,同監室的犯人在警察授意下欺負、虐待他,動不動就打他,長時間不讓他睡覺、不讓他上廁所、不給他喝水,大冷天被一桶一桶地澆涼水,凍得他全身發抖。

在這期間,王志遠被強迫抽了兩次血。被強迫穿與殺人犯同款的紅馬甲,在牢頭獄霸監視下,他被強迫長期做對身體有毒害的奴工,給假花染色、編花環、加工禮品盒。

看守所裡吃的是發硬的窩頭和漂著昆蟲的清水菜湯,王志遠的身體嚴重營養不良,內分泌失調,身體嚴重脫水,全身虛弱無力,皮膚如同鋪在身體上隨時都可以揭下來。

王志遠還經常被迫刷洗地板,洗警察、犯人的髒衣服,雙手浸泡在牢房的髒水中,手被感染裂開一道道血口子,手腕都是腫的,半年後,手的皮膚仍泛著淤青。

最讓王志遠痛苦不堪的是全身上下大面積生疥瘡長達半年之久,疥瘡奇癢無比,連睡著覺時都不自覺地在撓癢。除了臉部以外,他身上沒有一處皮膚是好的。

公司主管明真相

2011年3月23日,王志遠被釋放,然而迫害並沒完結,他回家後仍在公安監控的黑名單上,當地連應聘街道清潔工都需要提供沒有修煉法輪功的證明,王志遠無法繼續學業,也無法找到工作。

不得已,王志遠離家到瀋陽投奔親戚學廚師,後來又到物業公司做保安。一天下班離開時,想起有根路燈桿常被停車的人撞到,可能鬆了,他特意去看一下,發現路燈隨時會倒下來砸到人或車,馬上報告保安部經理採取措施,避免了一個重大安全隱患。冬天很冷,王志遠凌晨在監控視頻上發現有可疑人就主動去巡查,他當班時沒出過事。主管對他的工作非常滿意。

有一次,上級部門發下照片通知保安嚴查幾個法輪功學員,王志遠發現主管聽信了謊言的宣傳,對法輪功有很深的誤解,他專門找到主管,向他講述了自己對法輪功的認識和自身的經歷,主管聽他講了一個多小時,明白真相後發自內心地一再向他表示感謝。

拒誘惑潔身自好

社會道德下滑,年輕的王志遠在社會上面臨著各種誘惑。人們不認為放縱色慾有甚麼問題,有個學廚師的同學經常去嫖娼,不認為有甚麼不光彩,反而津津樂道到處炫耀。他硬要拉王志遠去夜店,王志遠堅決拒絕了。

王志遠說:「古人講萬惡淫為首,做人要有基本的道德操守,潔身自好。我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我是有師父看護的,不會被這些東西帶動。」

內心永遠光明向善

2018年6月2日,王志遠在大溫哥華地區本拿比市脫帽節遊行的花車上展示法輪功的功法。(大宇/大紀元)
2018年6月2日,王志遠在大溫哥華地區本拿比市脫帽節遊行的花車上展示法輪功的功法。(大宇/大紀元)

王志遠在瀋陽很快就呆不下去了。只要不放棄真善忍信仰,還會再次面臨被抓捕,警察隨時可以破門而入。2013年王志遠逃離中國到了海外。

在中國大陸,王志遠學電工,不到一個月就被開除;學數控車床兩年,沒畢業就被拘捕監禁,他學過廚師,當過酒店服務員、物業公司保安,無論多麼認真、多麼勤奮,但因公司拿不到他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每一份工作都不能做長久。生存的路被堵死了。

來到海外,王志遠有了正常的生活,他認真學習,努力工作。他做過屋頂翻修、室內裝修,在工廠學會了不鏽鋼針焊和二氧化碳保護焊。

王志遠記得,到海外以後,當他第一天站在風景區展示「法輪大法好」的展板時,雖然極力強忍著,仍激動不已,淚流滿面。他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地表達自己的心聲;終於可以把法輪大法的美好講給世人了。

5歲時王志遠與法輪大法結緣,埋下了修煉的種子,從小經歷的磨難沒有使他沉淪,塵世中形形色色的誘惑亦不能使他迷失,王志遠在人生路上以「真、善、忍」宇宙特性為指導,內心充滿了光明。